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七八七人间至凶修罗场
    王崇当着邀月夫人的面,什么也没法说,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此事我自会处理。你们不用理他。”

    邀月夫人虽然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吞海玄宗教主夫人,但平时也不大管门派的事儿,她也是大派出身的弟子,自然有分寸,不会过多干涉自家夫君。

    王崇把天魔太乙身和天符化身留下,却让小霹雳白胜和道家太乙身,遁出了原身,径直来见司徒威。

    司徒威自从应扬撵走了自家师父,在峨眉的地位,反而略有抬升。

    应扬执掌峨眉,仍旧令他为六大执事弟子,甚至也还曾亲手指点过一些道法。

    司徒威几分权衡,也不敢有什么举动。

    毕竟师父走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应扬又是跟自己师父,是天下皆知的生死之交。

    司徒威干脆就做了最老实的一个,除了闷头苦修,什么事儿也不多,甚至就连门派的事儿都少插手。

    知道这一次出了事儿,司徒威想起当年,师父曾叮嘱过,这才不避嫌疑,偷出了峨眉,来吞海玄宗报信。

    这会见到师父,司徒威泪眼婆娑,他当年跟王崇离家,忽忽就是百余年,因为拜了这个师父,俨然便是此界最杰出的小一辈人物。

    他如何不知道,自己真的是运气好?

    自己师父真的是世上最好的师父!

    所以司徒威一直都老老实实,勤奋努力,师徒勤能补拙。尽管他不管多努力,都比不上自家师父,眼瞧着几个长辈,什么吞海玄宗季观鹰,应扬,阳真不过是稍稍水,太乙简简单单一步登。

    甚至到后来,道君都不大值钱了。

    应扬化道之后,司徒威总觉得,自己的老师,说不定哪天也成了道君,故而这个孩子,比以前努力十倍,就怕给师父丢人。

    王崇和应扬的事儿,司徒威虽然有些无所适从,但毕竟也算是修道年久,见过无数场面,在峨眉的时候,还能压抑,但此番又复见到师父,顿时就眼眶红了。

    王崇微微一笑,说道:“莫要如此作态,你且回去峨眉,辛苦修行,不要动什么声色。”

    司徒威不知就里,但既然自己师父都说话了,他自然听从,急忙就离开了吞海玄宗,直奔峨眉而去。

    王崇的道家太乙身和小霹雳白胜的化身,联袂而起,直奔摩天6洲而去。

    摩天6洲没有正道门派,却有魔家四宗:天魔宗,补天派,乾坤道,混天道都在此处立有山门。

    王崇已经是除了几位道君魔君之外,此界最顶尖的人物,甚至他都可以说一句,遍观此界太乙大圣,也无有自己的对手。

    故而纵然是来了魔门的老巢,也不大遮掩了。

    反正天魔宗和乾坤道势弱,补天派其实也不甚好,韩无垢虽然是大魔君,但却早就离开了补天派。

    就只有混天道有一位大混魔君,也是几近千年不曾出世,也不见得就会管什么闲事儿。

    王崇两具化身联袂到了摩天6洲,便直奔补天派。

    韩无垢虽然不在补天派,也从没人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潜修,但补天派一定有这位大魔君的线索。

    王崇一路上,两具化身的脸色都十分凝重,他如何不知道,自己斗不过韩无垢?

    即便是此番,他携带了三件天魔至宝,一件仙府奇珍,也仍旧没有任何把握。

    但王崇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命劫,不能不来。

    尽管回仙镜和演天珠都劝说过,只要他苟在吞海玄宗,就能度过这一场劫数,但命劫之物,便是无可避让。

    韩无垢掳走了齐冰云,便是算着王崇不得不来。

    补天派如今甚至衰微,只有一处擅长,名为补天峰,总共也只有数百弟子,这一派几乎都是苦修的路数。

    到了补天峰外,就能见到补天派的弟子,在山峰上挖了一个仅能容身的山洞,坐在里头,苦苦修持,凭肉身硬抗天地间的风霜雪雨,不尽罡风。

    王崇脚下遁光涨缩不定,心头也颇犹豫,不知该如何面对此劫。

    演天珠自从把记忆都还给了王崇,又复夺了玄胎天所出的天魔舍利,便活泼不少,在天上兜了一圈,忽然飞了回来,对王崇说道:“你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王崇苦笑道:“我哪里晓得?”

    演天珠施展天魔秘法,把补天峰后的一处景致挪移了过来,四个美貌的女子,围在一个方桌旁,面前各自摆了一行方形小牌,正在推杯换盏,间或丢出一张小牌,也不知玩的什么游戏,倒也其乐融融。

    王崇只瞧了一眼,就脸色雪白,两个化身都是如此。

    这四个美貌女子,他都尽数认得。

    一个是韩嫣!

    一个是齐冰云。

    还有一个居然是朱红袖。

    另外一个便是云素裳。

    小贼魔忽然心底浮现了一个念头:“若是梁漱玉和我邀月姐姐也都在,这便是人间至凶修罗场。”

    “韩无垢,这是要玩死我啊!”

    王崇心头正如此想,便听得一个悠悠然的声音说道:“我补天派有一秘术,位列六艺之一,名为补天玄娲境!”

    “小贼魔!你可敢进去走一遭。”

    王崇心头微微一沉,这个小贼魔的绰号,世上从无人当面称呼与他。

    韩无垢敢如此称呼,便是拿捏了他的短处。

    王崇沉吟片刻,喝道:“还请大魔君为我开示,这补天玄娲境有何等妙处?”

    这个悠悠然的声音,说道:“无他,便是能让你另有一世,另有一番恩爱情仇。这四个女孩子都答应了,也陪你进去走一遭。”

    “你走过这一遭,你我的因果,便算了结!”

    “我也给扬郎一个薄面,也给你三位师父颜面,你瞧着如何?”

    王崇叹了口气,说道:“我怕是也没得不走的选择。既然如此,就走一遭罢。”

    韩无垢忽然又悠悠说了一句:“还有一件事儿,好叫你得知。演庆不须我把邀月也拉过来,算你有些运气。九渊也护住了梁漱玉,只说让她自择,梁漱玉拒绝了……”

    “你可知道,她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