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七八二打劫了一个爽
    王崇决定,还是等一等。

    反正他不着急提升功力,等有机会回去缥缈天,在道魔太乙身的护持下,又有无数法宝傍身,才想办法让这具化身证就太乙。

    那样才最安全。

    “什么化身多?老子也一共就四个,能够突破太乙境的化身好吗?天符化身晋升,我甚至就连一个阳真境的化身也没了,就只剩下一堆金丹境的化身了。”

    小贼魔吐槽了一句,演天珠回呸了一句,两人都没得话好说。

    玄德和欧阳图,把九寒魔君设下的祭坛尽数毁去,玄德道人就叮嘱了欧阳图一声,前去参战了。

    欧阳图和王崇,一个太乙,一个阳真,根本没资格参与围剿道君的战斗。

    至于玄德为什么不叮嘱小贼魔一句,那是因为小贼魔正在把忙着收取祭坛,顺带掘地三尺。

    王崇把最后一处祭坛也给掘了,收入了演天珠,笑呵呵的飞至欧阳图身边,叫道:“道友!我们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坐观此战如何?”

    欧阳图想了一想,答道:“也好!”

    反正两人也没法参战,找个地方观战,自然是甚好。

    王崇立刻就提议:“不如去一真教如何?”

    欧阳图吓了一跳,叫道:“庄不修也算是同盟,如何就要打劫去?”

    王崇抱屈起来,说道:“只是寻个地方观战而已,如何欧阳道兄,就觉得我会去打劫?”

    欧阳图犹豫良久,说道:“我有个师弟,就是这个脾气。我们有一次,跟太乙宗冲突,他就把太乙宗上下打劫了一个爽。”

    王崇心道:“是老子不假,但我哪里有打劫一个爽?明明就捡了一些不要钱的破烂,还被挂了个拖油瓶,如今还要传授道法。”

    他想起素琴仙子,这个女徒弟真心不是自己想要,只是如今素琴跟司徒威眉来眼去,小贼魔也没奈何。

    王崇想了一想,连提了几个地方,欧阳图都是一脸的“你真要去打劫他们?”的表情,弄个小贼魔也没了情绪。

    只能说道:“我们去最近的腾勒里峰如何?那一处没有人烟,不怕打劫!”

    欧阳图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觉得那里不错。”

    两人驾驭了遁光,不过数日,就跨越了小半个玄胎天,在腾勒里峰按下遁光。此处是附近百万余里之内,最高的一座山峰。

    从山峰上望去,远处的战场一览无遗。

    王崇嫌弃大道青楼晦气,上次取用,引来无数战斗,随手取了一座青鸾斗阙,放在峰顶,招呼欧阳图一起来坐。

    两人进来青鸾斗阙,王崇居然现,这座天宫内,还有当年令苏尔存下的数十坛美酒,当即开了一坛,跟欧阳图凭风畅饮。

    欧阳图和王崇,各自施展了一道镜光术,两道镜光高悬,照映出来战场。

    只是这处战场,乃是道君在恶战,两人的道行都不够,故而照映出来的战场,总有许多无法观瞧之处。

    但饶是如此,却也足以让两人知道战斗的情况了。

    九寒魔君跟天魔舍利的魔识合一,又收了所有的化身,此时已经半疯癫,身上的道化之兆,越来越是明显。

    只是越接近道化,也就越的实力强横。

    应扬,玄叶,玄德,令苏尔,天恨,太素妙广,庄不修七位道君,都不敢轻撄其锋,各自施展独门道术,只把九寒魔君围困起来。

    想要拖过此人道化的一刻。

    九寒魔君乃是渡过九劫,修行万载的魔门巨擘,就算七位道君联手,也未必一定能够诛杀。

    但只要拖过时限,九寒魔君自然道化,谁也知道,该如何着手。

    七大道君之中,应扬,玄叶,玄德三人,头顶上都是一团庆云,最为引人瞩目。

    阴定休飞升之后,峨眉大衰,甚至最弱的时候,只有三位阳真,而且玄叶还不在峨眉本山。

    但如今随着应扬恢复了杨道人的本来面目,玄叶和玄德化道成君,峨眉中兴之势,已经大成。

    便是令苏尔,都忍不住暗暗叫道:“姑父恢复了功力记忆,必然会重新执掌峨眉。”

    “玄叶和玄德,就只好在玄胎天了。”

    “只是玄胎天姑母又要,峨眉今后,再也不是阴定休的峨眉,是杨家的峨眉了。”

    天恨魔君杨琊,倒是没什么闲杂念头,他就是可惜,刚才见到的两件天魔至宝,如今又都不见了。

    尤其是天魔舍利,若是落在他手里,天恨自忖最多再有百年,他就能再渡一劫,成为四劫的魔君。

    太素妙广和庄不修,两人出身不同,太素妙广真君也就罢了,毕竟是缥缈天的修士,此番又复抱住了杨祖一脉的大腿,自忖这家事儿过后,自己还能再渡一劫,又有帮忙的情谊,道极宗必然可以在缥缈天和玄胎天都安然无恙。

    但庄不修却心头震惊无限。

    “三个头顶有庆云的,不消说肯定是一伙!那个道果十分复杂的,叫那个什么杨道人好几次姑父了,必然也跟他们一伙。”

    “那个天恨魔君,怎么好像也跟他们一伙?”

    庄不修瞧了一眼太素妙广真君,心下十成肯定,这货也跟那群一伙。

    他不由得就悲伤起来,暗暗忖道:“本来以为灭了九寒魔君,玄胎天便是我一真教的天下。谁料到会出来这门多别处的道君。他们这是究竟要干什么?”

    “难不成要侵入玄胎天,还赖着不走么?”

    “可怜我玄胎天,怎么就这般被贼惦记。”

    庄不修有心留下些法力,以备后用,但是他才稍稍留力,就现有几股法力激荡,把他逼到了最前面。

    连试了几次,庄不修也只能拼尽了老命,跟九寒魔君打的崩塌天地,饶是他还是游斗,也是损耗极大。

    玄德是最迟证就道君,此时一面催动头顶的庆云,一面暗暗忖道:“也不知道,九寒魔君还能支撑多久。可惜我如今做了道君,又是峨眉脸面,不要做些别的事情。刚才要是抽空,去把一真教打劫了,岂不是甚好?也不知道欧阳图能不能抓住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