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七六三谁家道果各不同
    太素妙广若是真身再次,虽然斗不过九寒魔君,但也并不会太过惧怕,但如今他的分身,就是个阳真宝宝,哪里敢跟九寒魔君叫板?

    既然已经答应,要跟这群狠人一起,挑翻了九寒魔君,那就赶紧凑一起抱团才对。

    何况太素妙广老道这边还有几个徒弟,虽然不太成器,还不如6乾坤,可也是亲徒弟。

    老道也不像王崇,野生徒弟那么多,野生的就不当人看了。

    他还是希望这些徒弟,能够有一个好一丢丢的前程。

    王崇和太素妙广老道,把整座小道观拔了。王崇这次知道了规矩,也不敢太招摇,仍旧把大道青楼放出,却让太素妙广老道以大千幻世境遮掩。

    道极宗的镇派阵法,妙用无穷,善能切合虚空,能生无穷幻景,更能够打落阳真境以下的修士境界,阳真境以上,也能打落修为。

    有大千幻世境的遮掩,小贼魔这才能够从容驱动大道青楼,悠悠闲闲的回到了峨眉诸人藏身的洞天。

    王崇了一道信号,虚空就张开裂隙,把大道青楼吞了。

    王崇收了这件宝物,太素妙广老道,带了自己的小道观,落在了洞天之中,却见应扬悠然迎了过来,微微一笑,说道:“太素妙广道友,你也来参与此番盛事,九寒魔君当真是失道寡助。”

    太素妙广叹了口气,说道:“我的真身,再有数日就来。”

    他当年还曾想要替徒弟报仇,被演庆真君阻拦,如今也不知道应扬记仇与否,若是记仇,太素妙广真君可就有些难过了。

    他倒是不惧应扬,但应扬身后,还有个天恨,还有个令苏尔,还有个……玄叶!

    太素妙广真君,因为真身在缥缈天,应扬和令苏尔晋升道君,他倒是心知肚明,但在玄胎天,他就是个阳真宝宝,故而玄叶也成了道君,他是这会儿才知。

    太素妙广瞧了一眼,四大道君,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一声,说道:“也不过是为了道统,闲忙罢了。”

    玄叶道人微微清潭,瞧了一眼欧阳图,如今他只剩下这么一个徒弟,当初玄德从缥缈天,给他取来剩下的灵图,他就知道,峨眉南宗算是没了。

    若没有这些灵图,玄叶也突破不得道君,可没了峨眉南宗,他日后就要始终差一步。

    这些事儿,玄叶倒也不想多说,毕竟若无现在,哪里有将来?

    将来的事儿,还是将来再说。

    王崇乖乖的先回到了令苏尔的身边,他总觉得天恨瞧自己的眼神,有些咄咄逼人。

    若是换了其他人,小贼魔也不畏惧,但这位可是三劫的魔君,着实不好招惹。

    太素妙广来了数日,果然天地间有些玄妙感应,这一次是玄叶亲自出去,把太素妙广真君迎接了过来。

    五大道君齐聚,便是在缥缈天也是盛事,在玄胎天……根本就聚不起来,也没有那么多。

    也只有九寒魔君和庄不修两个,两人又绝对不会凑一起,聚一聚。

    天恨掐指微微一算,说道:“再有三日,便是良辰!九寒魔君就要合拢天地了,庄不修十成十会出手,我们等这老狐狸出手,再动手不迟。”

    应扬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五个去合都九寒魔君,你们去拔了五大魔宗的根基。”

    “没有了五大魔宗,九寒魔君想要踏出最后一步,就须凭自身的魔功了,但我猜他,十之八九,没法凭一己之力迈出玄胎天。”

    玄德,欧阳图,王崇,答应了一声,至于太素妙广的阳真宝宝分身,早就被这位道君收了,以资增进一分法力。

    他的那些徒弟,也派不上用场,玄德道人亲自出手,拔出了太素妙广这些徒弟体内的符印,送去了玄胎天外的旗门里。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几位道君各自打磨法力,以求百尺竿头,更近一丝。

    太素妙广真君头顶上现了三颗青色舍利,

    玄叶和应扬头顶上都各自现了一团庆云,只是玄叶的庆云为玄色,庆云之中雷光滚滚,又有龙蛇之兆。

    应扬头顶的庆云,乃是至为精纯的太清之气,云光通彻,选妙无双。

    令苏尔的头顶上,却是一座小山,山外有海,海中有山,又复有一团紫日,高悬山海之上,隐然为一重小世界。

    天恨魔君头顶,却有不同,乃是一卷书册!

    太上魔宗的传宗之法,名为离恨天书,此书铭刻在天魔至宝——天魔离光尺!之上。

    天恨魔君头顶上这一卷书册,便是太上魔宗集合数代人之力,炼就的两件后天至宝之一——离恨天书。

    这一团道果,凝聚了太上魔宗所有真传。

    王崇这会儿,望向天恨头顶上的道果,那一卷记载了太上魔宗所有秘法的——离恨天书。

    却总是有些眼熟,似乎此物跟他有缘一般。

    王崇暗暗叫道:“我可不要乱想,此物怎会跟我有缘。莫要再多看了,再多看,天恨又要看我……”

    王崇强行按耐住,心头的蠢蠢欲动,只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觉得离恨天书跟自己有缘分。

    五位道君各自催运道果,磨炼道力。

    时间忽忽而过,天恨魔君第一个睁开双眼,说道:“九寒魔君开始合拢天地了。”

    也不用他说,就连王崇都感应到,整个玄胎天,生出了轻轻的蝉鸣,天地间似乎有无数大蝉,啾啾鸣叫,本来颇静谧娴雅的一件事儿,却让人听得全身毛。

    王崇心头暗暗吃惊,忖道:“这九寒魔君是什么蝉儿妖么?怎会如此古怪?”

    天地间,无数的蝉鸣,渐渐连成一片。

    整个天地,所有的声音,不管是风雷天象,还是花草树木,又或者飞禽走兽,俱都不能出声息,被蝉鸣掩盖。

    王崇几次三番,想要屏蔽这一道声音,但却始终不能,他渐渐受不住,忽然屁股后头,五条尾巴齐出,仍旧抵御不得,嗖的一声,又复冒出来一条又粗又长的尾巴。

    小贼魔暗暗叹道:“这次……屁股是真不够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