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七五四九寒魔君
    王崇心道:“我要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可就好了。”但是嘴上却不能这般回答,只能笑道:“玄胎天大举进攻峨眉,顺带也打死了我毒龙寺几个弟子。”

    “欧阳道友也知道,玄胎天出动了多少人,不说那十余万修士,光是十余位太乙,我们毒龙寺就得罪不起。”

    “我老师铁犁不忿,把我送来玄胎天,让我伺机报复。我也是听得那些玄胎天的修士所言,才知道峨眉诸位道友,故而特来投奔。”

    小剑仙欧阳图,当真有一种看到怪胎的感觉。

    他略略琢磨,居然还真就相信了几分。

    铁犁老祖不靠谱的名头,欧阳图也略略听过几分,毕竟他修道比白云都还要久一些,跟铁犁老祖修行的年代,差距没那么远。

    甚至他都见过没有道化之前的铁犁。

    而且王崇此时,一身的毒龙寺道法,真传道法又做不得“假”。

    欧阳图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果然跟玄胎天的道友们,有些误会,多道友一个,日后解释误会的时候,也能轻松一些。”

    欧阳图带了王崇,前去拜见玄叶和玄德。

    玄叶倒也罢了,王崇见到玄德,可就吃了一大惊,玄德道人头顶上,有一团清光,正是太清仙光凝聚的太乙不死之身,而且是最为正宗的手法。

    若是玄德道人能更进一步,化道成君,这一团清光就能化为庆云,乃是选门道法之中,最为纯正的道果之一,威力至大。

    王崇的小霹雳化身,都没有玄德这般精纯功力,还是借助了虹城炼就了太乙不死之身。

    “玄德这老东西,如何也悄悄的成了太乙境大圣?他之前的金丹宝宝,果然是装的,虽然我猜测,他隐藏了修为,却没想到,居然隐藏了这么多。”

    玄叶仍旧是意气风的模样,玄德却显得稳重了许多,两人跟王崇打了一个稽,这是尊重他真人境的法力。

    王崇左顾右盼,也不见什么玄胎天各派的教主夫人,心头不觉微微失望,暗暗忖道:“玄德这是把那些女子都藏在何处?”

    他倒也不是想干点什么,就是好奇而已。

    只是毕竟他现在的身份,乃是毒龙寺许了,非是小霹雳白胜,不合问这么私密的事儿。

    王崇呵呵一笑,说道:“我初来咋到,收得一枚符印,不知该如何处理。”

    王崇相信,自己有此遭遇,峨眉的这三位也逃不脱,故而开口问一声,若是大家都有法子,那就百无禁忌,若是峨眉三人都被种下了符印,就要再多商议其他法子了。

    玄德微微惊讶,问道:“道友也能收纳符印?”

    王崇把手一张,一枚符印若有若无,飘荡掌心。

    玄德道人这次松了一口气,说道:“玄胎天有一位九寒魔君,已经修炼至脱去化道九劫,只差一步,就能登临劫仙之位。”

    “他如今是玄胎天五大魔宗的太上总掌教,法力深不可测,几乎把这一方天地炼化,以己心代天心,以我道为天道。若是九寒魔君能彻底做成这一步,但凡是此界生灵,都要为此人统辖,为他一念生灭。”

    王崇心头一惊,叫道:“此人是五大魔宗的太上总掌教,岂不是比我们缥缈天任何一位老祖,都修为更胜?”

    玄德点了点头,微微苦笑,说道:“除非是我老师当年,飞升之前,才能够匹敌这位九寒魔君。”

    若是九寒魔君如此厉害,也真的确除了就要飞升的阴定休,缥缈天无人可及。

    王崇心头也是冰凉,暗暗忖道:“韩无垢送我来玄胎天,却是要让我去死么?”

    “虽然死了一具化身,也不影响什么,我再重新修炼回去就是,但终究……”

    王崇正心头暗暗思忖,却听得玄德说道:“一真派的教主,此界唯二的道君庄不修,为此跟我们联手,想出一个法子,把十余万弟子和一部分太乙境的道门大圣,送去了缥缈天……”

    王崇顿时就脑门一热,不由得甚是讪讪,暗暗忖道:“这些人,原来不是敌人么?我镇压了几个,应易杀了一个……”

    “只怕不是敌人,也杀出仇来了。”

    玄德道人见王崇脸色古怪,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道友也不须在意,这些人并不知此中细节,他们是真以为跟我峨眉有仇,因为那九寒魔君魔功浩荡,什么阴谋也瞒不过去,故而此乃假戏真做!”

    王崇思忖良久,又复问道:“既然如此,我们又该如何?”

    玄德道人叹息一声,说道:“道友且把符印拿来!”

    王崇把符印递了过去,玄德道人取出一件法宝,王崇却也认得,乃是峨眉的护山至宝。

    玄德把这道符印送入其中,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这是峨眉的乾坤镜,此宝其实非是一件法宝,乃是我峨眉镇派的仙府奇珍回仙镜的仿制品,主要功能,就是借助回仙镜的法力。”

    王崇心道:“怪不得你没有把回仙镜带走!”

    玄德送入了符印,笑道:“我们若能在九寒魔君渡劫的时候,将之击杀,此界就能恢复原貌。庄不修答应我们峨眉,若是能帮忙,便可允许峨眉在玄胎天开宗立派。”

    “道友来的正好,你寻玄胎天各派报仇,暂时……还是压下。且跟我们一起,做成此件大事儿,也来玄胎天开辟一派如何?”

    王崇不由得微微一愣,玄德道人果然口才便给,说辞厉害,几番绕圈,就把他绕了进去。

    亏得王崇真不是来替毒龙寺“死难”的徒弟报仇,他就是来找玄德他们混混一起,所以犹豫良久,乔做作了一番,这才答应道:“便暂时听玄德道友所言。”

    玄德大喜,说道:“道友果然深明事理!”

    “你在玄胎天行事,只怕也要遮掩些身份,我这里就有一门道法,可供道友用来伪装身份。”

    王崇自忖所学的道法已经太多,很想要拒绝,却听得玄德说道:“此法出自海渊派,乃是吞海玄宗在此界的分支。”

    王崇顿时就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