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七五三又见古人
    王崇施展玄天禁法,伸手一抓,这条似龙非龙,似蛟非蛟的怪物,又复化为一根禅杖,落在了他的掌握。

    王崇也不知道,这些人因为什么相斗,亦无兴趣知道,但既然此人对自己出手,打杀了就是。

    王崇伸手一抹,这根禅杖就有无数玄紫符箓飞起,只是一瞬间,就将此宝祭炼,然后往回一丢。

    这根禅杖就化为一道紫光,兜脑把一个头陀打死。

    这个头陀一死,他支持的一路阵法就自失效,一道剑气冲破了黑气,见得王崇就骂道:“贼子受死!”

    王崇觑得阵法之中还有人,似乎被人用法术伤了,都一动不动,本来还想问一声,要不要救人,见冲破阵法的一个青衣少女,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

    仍旧是一丢禅杖,化为一道紫巍巍的光华,把这个莽撞的青衣少女也一并打死。

    接连打死了两人,王崇暗道了一声晦气,随手收了青衣少女的飞剑,驾驭遁光就绕了过去。

    他对玄胎天修士的风气,十分不喜,想起来玄胎天的修士,曾跨越一界,来攻打峨眉山,心头暗暗忖道:“这一界的修士,若都是这等脾气,也须怪不得玄叶,玄德他们做了好些事儿。”

    “也不见峨眉的人在票缥缈天有什么恶行,偏来了玄胎天就如此,只怕还是此界水土不好。”

    王崇刚走不久,就有几个修士翩翩飞来,见得两个死人,还有那些被法术所伤的人,都是急忙去救人。

    不多时,那些人被救了过来,他们也不知道都生了什么,只以为那个头陀打死了自己的大师姐,又复死在大师姐手里,两败俱伤,一起命丧,哭哭啼啼了一阵,谢过了救命的人。

    两边的人师门略有渊源,攀搭上了几分交情,就一同去找一个朋友,要借助人家的地方养伤。

    王崇也不知道这些修士的后事,他飞出三千余里,就见得一个美貌少女,手持花篮,足下两个大蝴蝶翩然翻飞,正在山间采桃子。

    那山上所生的一株桃树,结的桃子,颇肥大鲜美,王崇看的也食指大动,忍不住按落云光,问道:“这位仙子,可否送我几个桃子?”

    持篮少女笑道:“却是不能!这桃树乃是本山碧落仙子所有,我就是个侍女,哪里敢奉送仙子的东西。”

    王崇本来也就是偶然兴起,听得此物有主,这少女又是个侍女,非是主人,也不好勉强,只能笑道:“在下唐突了!”

    他云光一起,便欲继续赶路,少女颇有些不忍心,暗暗忖道:“这桃子也没准数,仙子也从来不点,就偷偷送他一个罢!”

    持篮少女摸了一个最大的桃子,扔给了王崇,叫道:“莫要跟人声张,免得我要受责罚。”

    王崇探手接过桃子,心头一笑,忖道:“该当送她些东西,以作报答!”

    王崇手中也没什么得用的宝贝,不比平日真身,随身有无数的好东西,他思忖了一番,伸手一拍,把一道法力混合一道玄天禁法,打入了少女的体内,笑道:“我也没什么东西好做答谢,就送你一道法术,你日后稍作练习便可运用。”

    王崇打入少女体内的,便是一道六九云车法,此法他并未炼入本命法术,却不是不够玄妙,而是兜率金丹不须此法。

    本来此法,就须得阳真境以上,才能联系,王崇如旧当年韩嫣一般,也是有长辈打入一道法力,阳真境以下,也可以炼成,只是威力不如罢了。

    少女也没想到,王崇居然随手赐法,不由得又惊又喜,她天资其实不差,但因为出身低微,故而碧落仙子并无收徒,也只拿她当个侍女。

    尽管这个少女,修炼寻常的道法,也突破了大衍境,仍旧没有得传真法。

    甚至就连飞行,都要指物代形,化为两只大蝴蝶,托住双足,不能直接御气。

    王崇随手送的一道法术,恰是飞行之术,少女眼瞧王崇遁光去的远了,这才暗暗忖道:“这位仙长,功力甚高,说不定是个金丹宗师,才能把一道法术送我。。”

    少女催动六九云车法,身边便有无数云光飞出,化为一辆云车,六九云车法所化云车,视功力高低不同,个人喜好,所化的云车制式也有差别。

    这个少女心思灵巧,但功力甚低,故而这辆云车十分小巧,只得十步长,两步宽,云气狭长,游走灵动。

    少女一时间忍不住,驾驭晕车,玩耍了一回儿,这才记得还要摘桃子。

    王崇连续遇上两次修士,便隐约觉察到,玄胎天的修士,比缥缈天和阎魔天都多了十倍以上。

    缥缈天很多凡俗之人,一生也未必见过什么“仙人”,比如燕北人和尚文礼,两个武林大宗师,行走江湖多年,也没遇到什么高人,没有拜师的机缘。

    但玄胎天只怕就算是普通的凡俗,也能时常见到有道行之人,游戏风尘。

    王崇又复飞遁了半日,再掐指推算,暗暗忖道:“应该是到了地头,这附近也不见有什么端倪,只怕犹如玄叶当年一般,弄个洞天隐藏了起来。”

    王崇提气喝道:“某乃毒龙寺弟子,奉了家师铁犁之命,来求见峨眉玄叶,玄德,两位真人。”

    王崇这边话音才落,身外虚空浮荡,就有一股力量牵引,把他吞入了虚空。

    小贼魔身形才消失,那处虚空就自不见。

    这一番动作,熟极而流,也不知经过多少练习,这才养下如此手段。

    王崇落入了一座洞府,极目远眺,却见一个熟悉的人影,飘然而来,喝道:“不知道是毒龙寺哪位道友?”

    王崇想了一想,说道:“我乃是铁犁老祖新收的四徒弟,叫做许了!”

    王崇身上天符书的法力震荡,无数玄紫符箓浮现,三十六道阴阳天符剑亦自浮空,对面的人才爽朗笑道:“果然是毒龙寺手段,我便是小剑仙欧阳图,见过许道友。”

    “未知许了道友来玄胎天,究竟有何贵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