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七零九业火魔经
    王崇也是无奈,丙灵剑一按,峨眉嫡传正宗的雷霆霹雳剑诀使开,连续破了红叶禅师的三十八道法术,顺手打出了雷霆霹雳珠。

    “小霹雳白胜”最惯用的就是丙灵剑和雷霆霹雳珠,前者不消说了,后者经过两百余年祭炼,炼质已得五次,足堪媲美上品飞剑了。

    红叶禅师朗声长笑,直接用自己的不死之躯,炼就的佛家大须弥尊胜佛王不坏金身,硬抗小贼魔的雷霆霹雳珠。

    十二枚雷霆霹雳珠轰在红叶禅师的大须弥尊胜佛王不坏真身上,打的火星直冒,霹雳连震。

    王崇暗道:“我这雷霆霹雳珠祭炼两百年有余,只要挨中一记,饶是太乙道圣之躯,都要洞穿一个窟窿。怎么红叶禅师这不死之躯如此坚硬?”

    “这就是毒龙寺的大须弥尊胜佛王经,炼就的佛家金身了?”

    王崇也精通佛门的龙象法,甚至还精通两家,一门无上龙象法,还有一篇是大须弥尊胜佛王经!

    前者是西方秘传,造就了三位太乙境妖圣,后者是毒龙寺秘传,只是比毒龙寺所传更胜。

    王崇自身并未修炼过,倒是6乾坤选了大须弥尊胜佛王经,如今也早就铸就金身,晋升了金丹之境。

    王崇心道:“纵然佛家金身不坏,也不见得就真能抵挡住我的法力,且再加一把力气。”

    王崇喝了一声,重新催动了雷霆霹雳珠打了出去。

    两人这边斗法,双方都不甚在乎胜负,只是不得已而战。

    王崇本身这边跟两女相斗,也是知道,该应用上手段了,他喝道:“铁犁老祖,我这边有佛法一部,请你雅鉴!”

    王崇运劲抛出一部佛经,直奔铁犁老祖,这是他早就准备好预案。

    铁犁老祖探手抓过,翻了一页,骂道:“这岂不是老祖自己的道法?”

    又复翻了一页,却微微出惊异,翻了七八页,铁犁老祖微微沉吟,叫道:“你这佛法从何而来?”

    王崇叫道:“莫要管来历,就只问你,可能帮忙否?”

    铁犁老祖呵呵笑道:“这个忙却是帮得!”

    铁犁老祖收了经书,喝道:“两位仙子且住手,听老僧一言。”

    云素裳和韩嫣,此时也知道,这般斗下去,也奈何王崇不得,何况两人也只想砍他几剑,并无想要杀了小贼魔的打算,听得铁犁老祖开口,就一起住手。

    韩嫣乃是令苏尔的晚辈,当即飘飘拜了一拜,说道:“老祖有甚话说?若是要给这小贼讲情,可就免了。”

    铁犁老祖笑呵呵的说道:“非也,非也,我不是讲情!我是见这位云素裳仙子,一身道法跟本门所传,迥而有异,但真气却颇有些相近,都是修炼的兜率紫气,便想要问一声。”

    云素裳微微愕然,她当然知道,紫宵派的道法,根本便在于玄天紫气,跟兜率紫气同源,乃是紫宵派独有秘法。

    她虽然还未修成,但却知道此法的奥秘,当即说道:“老祖真个能修成玄天紫气?”

    铁犁老祖把手一张,便有一团紫气,堂皇无双,正是九阶最上品的兜率紫气。

    云素裳想了一会儿,对王崇说道:“我要在毒龙寺潜修一段时日,你莫要来搅扰!”

    王崇松了一口气,知道总算是安抚了云素裳,虽然这几件事还未了结,好歹也算有个缓频了。

    他身子一晃,就自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嫣笑吟吟的也告辞离开,待得飞出了百里之外,就捏了补天劫手,喝道:“给我回来。”

    王崇的道家元神,倒是没什么,但正在跟红叶斗法的小霹雳白胜,却不由得身子一晃,急忙喝道:“今日就罢手,你且回去!”

    红叶禅师想了一想,似乎也没有必要,非得去吞海玄宗,躬身一礼,收了自己的巨佛金身,回转了毒龙寺不提。

    “小霹雳白胜”苦笑一声,圆脸轻肥的外貌,渐渐如水化去,恢复了本来面目,身子一晃,横渡虚空,就到了韩嫣的身边。

    韩嫣见得他来,狡黠的笑道:“你修了补天劫手,跟我息息相通,莫不成还想要逃走?”

    王崇见韩嫣一如当年,英姿飒爽,忍不住心头一软,说道:“嫣儿这些年来,可曾遇到什么为难之处,都可说与我听。”

    韩嫣冷笑道:“我倒是遇到好些为难,你去帮我把梁漱玉,齐冰云,什么云素裳,一起都杀了。”

    王崇笑了一声,说道:“莫要说气话!我们都是名门正派的弟子,哪里有胡乱杀人的道理。”

    韩嫣只是冷笑,想起来被这小贼哄骗好久,心下只是着恼,总想要找个什么法子,教训这小混账一番。

    王崇想了一想,忽然摸了一部魔经出来,笑嘻嘻的递给了韩嫣,说道:“我不久前,元神分化,去了一趟阎魔天。那边没有咱们缥缈天的魔门六宗,却有神宗魔门,传下四部魔法,好生厉害。我见他们神宗的业火部法门,跟嫣儿你们补天派的道法有些相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便用了些心思,抢夺了一部过来。”

    韩嫣瞧了他手上的业火魔经,忽然心头就是一软,心道:“他本来就是个浪荡胚子,我又不是不知,当初才认识,就当着我面兜搭齐冰云,这些年如何改的来?看在他还惦记我的份上,莫不如小小教训,就原谅一次……”

    “不,他又不是就这一个小云儿,还有好些勾搭,比如梁漱玉,他居然也敢下手,还真给这小混账得手了,这件事我也要问他。”

    韩嫣去了业火魔经,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绝不逊色补天派的道法,亦是能够直修到天魔的功法。此等功法,王崇也说送就送了,这份诚意,自不消说。

    韩嫣心底,又微微原谅了他几分。

    只是每当韩嫣想着原谅,就忍不住心底浮现出来一个靓丽的身影,这一次出现的却是邀月夫人。

    其他女修都是私底下勾兑,但邀月夫人却是名正言顺的吞海玄宗掌教夫人,这一份名头,就算怎么争,韩嫣都知道自己挣不来,又复生起闷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