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六八三真法炼就太乙仙,灵光五气碎流年

六八三真法炼就太乙仙,灵光五气碎流年

    王崇抬脚就想把玄机踹翻,只是玄机道人道行高过他一个境界,哪里是容易被踹到?

    玄机道人一翻身坐在了地上,叫道:“我想要道君!”

    王崇哼哼两声,说道:“我才是个阳真宝宝,管不到你道君?何况,我也把阴定休打死我。”

    玄机道人哼哼道:“他只会打死演庆,不会在乎我们两个。”

    王崇是真想沾染这破事儿,当年他也就是痛快的嘴儿,谁料的玄叶真去跟演庆兜搭了一脚,如果再把玄机弄成门徒,他都相信自己真有成就劫仙的一天,上天不是降下劫数,是直接降下一个阴定休来。

    妥妥的作死。

    云素裳也不认得玄机,在旁笑道:“你修为也不弱,为何要白莲花童子季观鹰为师?”

    玄机道人这会,身上的气机还是金丹,云素裳也不识得他真正的修士,更不知道,为何忽然多了这么一个道士。

    玄机道人瞧了一眼云素裳,忽然扯住了王崇,叫道:“也好!我就跟冰云说说,你是怎么纳了一个外室!”

    王崇急了,心道:“这事儿怎么能跟小云儿说?”急忙叫道:“徒儿莫要乱说?”

    云素裳却起了点心思,问道:“齐冰云是谁?”

    玄机道人哼哼道:“是我徒孙,这小贼求亲了几次,我没许他。”

    王崇心头骂道:“你亲手写的婚书孩子我手里……”

    只是当着云素裳的面,王崇也不好说的这么清楚,只能恨道:“莫要败坏我名声。”

    玄机道人还未搭话,就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徒儿!你此时做的甚好!”

    一转头玄机道人就不见了。

    王崇甚是惆怅,暗暗忖道:“玄机居然也道君了!我还不知何时能够太乙。”

    若是玄机道人在此,必然往他脸上狠踹一脚,骂他一句:“老子修道几千年?你特么才几年?能太乙就已经是惊世骇俗了,还惦记道君么?”

    只是玄机道人并不能听到小贼魔的心声,故而也没有人踹他。

    云素裳虽然心头对齐冰云的事儿,仍旧不能释怀,但却相信,以王崇这般性子,应该不会勾三搭四,何况……两人也没定什么名份。

    云素裳也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逼问此事。

    王崇在玄机道人走后,又复坐在了石板边,闷头吃喝起来。云素裳也继续替他弄烤肉,自己却只吃浅浅几口,到了她这等修为,饮食原非必须。

    王崇忽然叹了口气,云素裳忽然住了手,捧住了香腮,看了小贼魔一会儿,忽然露齿一笑,说道:“你当初被我压在下面,又没有很恼恨我?”

    王崇还是反应了一会儿,才醒悟得云素裳说的是小天榜,淡淡答道:“我辈只求大道,区区浮名,有甚可想!”

    云素裳又复问道:“可是,你为什么,好几次见到我,也从不说话,那般傲慢?”

    王崇心道:“我能说是曾寄生过,所以不好意思照面吗?”他冷哼,答道:“我一个正经的修士,如何能见到美貌女仙,就去跟人兜搭?”

    云素裳吃吃笑道:“你也觉得我美貌么?”

    王崇忽然问道:“破珠子,怎么回答?”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我从没让你兜搭这女子。

    王崇思忖了一会儿,正要说话,忽然心头微微一颤,一股力量传递了过来,逼得他修为节节拔升!

    王崇骇然问道:“怎么了?”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道家元神要破境界了!

    王崇惊道:“不是才渡过六难么?怎么就立刻要证太乙?不会有道化之兆罢?”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莫要呱噪!

    王崇一脸惶急,云素裳也不知道,他怎么这几日就如此躁郁,伸手轻轻一拉,王崇就下意识的握住了云素裳的玉手,再也没有撒开。

    吞海玄宗!

    天光云影楼深处。

    王崇望着煌煌天劫,还有在旁边“助威”,让天劫酷烈百倍的师父背影,忍不住叹息道:“怎么就直奔太乙了?”

    演庆真君淡淡的说道:“谁知!”

    王崇心道:“这是做师父该说的话吗?”

    但是他也不能埋怨,只能双手一圈,飞出了六般法宝,都是太古五行气兵之列,先天五气所化。

    王崇伸手一点,五气浑象圈第一个飞出,把周围百里之地,尽数化为先天五气的禁地,除了他自己驾驭的先天五气,再无任何异种气息能够存续。

    渡过阳真六难,王崇的实力呈现指数暴增,现在他甚至觉得,自己遇上最弱的几个太乙,亦能击而杀之。

    只是他面对了破境之劫,是永远都没法证实这一点了。

    要么他渡过劫数,成为太乙境的大圣,要么他身死道消,世间再无王崇,都不会再有机会,去以阳真境的修为去斩一次太乙。

    王崇这一百余年,在演庆真君的指点下,已经把山海经功法修炼至圆融无暇。

    纵然这一次太乙天劫,猛烈无匹,远远过之前的阳真之劫,王崇也并不畏惧。

    他仰望天宇,却见无数雷光,色若银白,化为蛟龙之形,满空盘绕。

    “就算这些雷光如何猛烈,我亦不惧!”

    “就是不知道,我会有什么道化之兆……”

    太乙境的天劫,对王崇来说,也并不算什么,他更担心的是,自己会有什么道化之兆。

    王崇双手虚抱,顿时有一股清华之气冲上九霄,一道雷光化为雷蛟,跟王崇出了真气绞杀一处,顿时生出了五光异彩,雷蛟随即被吞没。

    王崇稍稍吐了一口气,刚把这一股雷光吞吸化纳,就有第二股雷光落下。

    王崇仍旧以先天五气,把这一道化蛟雷光吞噬,这是他早就定好的渡劫之方。

    先以先天五气,炼化雷劫,虽然也会损耗真气,但也会让他以雷劫为补充。

    晃眼十余道雷光次第轰落,王崇以山海经功力,一一消融,他渐感真气不济,饶是山海经法力雄浑为此界第一,但也承受不得如此猛烈劫数。

    要知道,这劫数不光是他自己引,旁边还站着一个道君呢!

    有演庆真君的气息在,吸引的雷劫,足能把寻常太乙之辈轰成渣了。王崇若不是以山海经,修出了天下雄浑第一的功力,换一门道法,也早就被轰灭了。

    “须得以灵池剑补益元气了,只是按照目前的劫数,灵池剑的天地元气,怕是过不得一半……还是另换一个法子。”

    王崇的身子质气转化,此乃道家聚则成型,散则为气,变化无穷之妙术。化为一条白龙,冲霄而起,顿时把所有的雷光都引动,数十条雷光,化为蛟形,一起轰落下来。

    虽然在师父面前,展露峨眉的道法,不是什么好事儿,但王崇谅必演庆真君,早就知道小霹雳是谁,也就顾不得这些秘密了。

    白龙化劫术一出,剑光冲霄,剑意化为白龙,鸣啸千里。

    王崇也不动用灵池剑,施展五行神变之术,自身化为剑意白龙,跟无数天雷狠狠恶斗在一处。

    忽忽小半个时辰过去。

    王崇朗声长笑,剑光微微变化,身上竟尔生出了牵引之里,雷光落下,就化为一条雷龙,绕身飞转。

    此乃峨眉秘传“九霄雷术!”

    王崇学步当年的玄叶,要以峨眉秘法把雷劫之力,化纳为自身法力,突破劫数的时候,还能让功力突破瓶颈。

    王崇拼力运使峨眉的两大秘法,跟雷光恶斗又复数个时辰,这才五指一挑,无数道雷光汇聚,化为一条纯白雷光,就如宛如最温顺的灵宠,绕身飞舞,被他以法力收降。

    王崇刚刚喘息了一口气,还未劫数过了。

    忽然就有漫天火光汇聚,火海之中,一头火麒麟咆哮,携带无穷天火,狠狠的撞击了下来,都没有给王崇任何反应的机会。

    王崇也只能施展五行神变,以火克火,此等天劫,不合五行克制之术,化为同样一头火麒麟逆冲天空。

    两头火麒麟恶斗了三日三夜,王崇这才重新化身人形,长啸一声,一掌拍碎了这头火麒麟。

    小贼魔刚刚把满空劫火一收,就见无数清气,汇聚成滚天巨木,每一根都有千百丈长短,粗如房舍,一起砸落下来。

    王崇亦只有催动玄功,化为一条青龙,张牙舞爪,跟这无边青天巨木恶斗在一处。

    恶斗了一日一夜,王崇所化青龙已经是遍体鳞山,只能又复一变,化为一头青牛,左冲右突,又复恶斗半日,青牛也骨肉糜烂,只能又复化为一头青毛巨猿!

    连续三变,王崇跟青木天劫恶斗了数日,终于打散了这一波天劫,却见满空黄气,化为一座山峰压下,顿时把青毛巨猿给压在下头,再起不能。

    王崇挣扎了良久,忽然身子化气,变化成无数戊土真煌,啃食这座天劫神峰,不过七日夜就把天劫神峰啃食殆尽。

    紧接着就有无边黑水弥漫,王崇的五行真气略略沾染,就有腐蚀之兆。

    这天劫黑水厉害无比,王崇也知道五行神变已经不足持。只能随手一翻,落下一叶太乙莲叶舟,此乃他修习山海经,至阳真境,自证神通太古五行气兵炼就的神兵之一。

    太乙莲叶舟在天劫黑水之中,随着怒浪翻涌上下,王崇同时还驾驭五气浑象圈,炼化天劫黑水。

    虽然他的五气浑象圈,能够把一切异种元气,都化为先天五气,奈何天劫黑水厉害无比,他拼尽全力,也只能炼化一丝。

    尽管如此,王崇也知道,自己应对的没差。

    一面以太乙莲叶舟护身,一面催动五气浑象圈炼化天劫黑水。

    这一劫过的最是艰苦,王崇足足熬了七个月,这才把最后一丝天劫黑水炼化。

    连续渡过了雷劫,火劫,木劫,土劫,水劫,王崇已经筋疲力尽,但眼瞧天空衣衫,有无数白气弥漫,化为无穷神兵利器,纷纷落下,他也只能长啸一声,终于催动了灵池剑,跟最后的庚金神兵劫恶斗在一处。

    也亏得他渡过天劫黑水的时候,趁机把雷劫和前头的三行天劫,落下的劫气尽数炼化,此时法力已经颇有增长,五行变化更趋精妙,这才经受的住无边神兵的攒刺。

    王崇的剑术,那真是千锤百炼,又复经历几乎两百年以上的磨炼,直追当年的欧阳图和玄叶。

    五口灵池剑翩然如电,跟庚金神兵劫恶斗了十余日,王崇已经击碎了最少十余口天劫神兵,炼化了少许庚金天劫之气。

    此时他不光是自身真气已经消耗殆尽,就算是灵池剑内的真气,也都转挪出来,补充自身了。

    除了借助无双剑术,拼斗的时候,趁机回气,恢复一点真气,再无其他手段。

    王崇借助一口灵池剑护身,猛然一咬牙,探手从虚空中抓出了蛟王斧,狠狠斩向一头天劫神兵。这口天劫神兵轰然一声,被他斩碎,化为点点白光。

    王崇随手一翻,灵池剑就把点点白光尽数收了。

    他稍稍缓了一口真气,又复催动灵池剑,跟无数的天劫神兵恶斗一处。

    此时的王崇,已经什么手段都用尽了,甚至就连峨眉各路秘传剑术,都已经尽数使了出来。

    山海经的一切变化,都给他穷尽至矣!

    此时的王崇,并没有觉察,他的身上,渐渐浮现到了一些符印,这些符印出现的悄无声息,渐渐连成一片。

    王崇一剑撩空,忽然感觉到体内生出一股奇异的道力,这一剑扭曲蜿蜒,划破长空,生生把十余柄天劫神兵一起粉碎。

    王崇随手翻转,以灵池剑收了这些天劫神兵粉碎,散落的点点白光,但是心底却生出了惊惧。

    “须得快些渡过这一重劫数!”

    王崇有心压制,但却现自己根本压制不住,剑光一出,那一股神秘的道力就附在剑光之上,就如呼吸一般,根本不由自主,天然而生。

    剑光引这股道力横扫,顿时无数天劫神兵粉碎。

    王崇稍稍迟疑,就不多犹豫,狂催这股道力,跟庚金神兵劫恶斗了又七个时辰,这才把所有天劫神兵悉数击碎。

    天劫神兵粉碎,无数庚金劫气跟他的先天五气融汇,让王崇的道行不住的增长。

    也吞吸了小半庚金劫气的灵池剑,竟然炼形质一转,又复多了炼质一次,如今已经是炼质六次,炼形四次的上品飞剑,剑光从四十余丈,暴涨为六七十丈,白光如电,品质提升了一个大层次。

    王崇等候良久,果然再无天劫落下,这才振奋精神,长笑道:“真法炼就太乙仙,灵光五气碎流年。无物可离虚壳外,有人能悟来生前。”

    “师父!弟子渡劫成功了。”

    演庆真君的声音,淡淡,仍旧没有半分语气起伏,说道:“甚好!”

    王崇稍稍动转身子,微微蹙眉,弹指飞出一道镜光术,却现自己的身上,多了五道神符,这五道符印道力流转,那是无上大道,也是他身躯道化的征兆。

    甚至也是山海经,修炼至第七卷——不周神山,北冥苦海!

    天然生成的神通,号为先天五行神禁!

    他渡过劫数,生出了五道先天五行神禁,这五道符印,便是五种天赋神通,亦是五种道化之力,如今这道化的征兆,还不算强烈,但随着日后功力日深,道化之力就会日益侵蚀躯体。

    山海经修成的功力,已经是最为坦途,最能抗衡天道,但依旧免不了道化。

    此乃天罡法的最大弱点,亦是最大的优势。

    王崇体味这五道符印,过了良久,这才轻轻一拂长袖,把五道符印都遮掩了,印入了身躯之内,又复再对演庆真君拜了一拜。

    演庆真君的语气,淡淡的说道:“你证道太乙,成就大圣,以后吞海玄宗,就是你为掌教了。为师要去了。”

    王崇惊讶道:“师父要去哪里?”

    演庆真君淡淡说道:“自然是阎魔天!”

    王崇有心想问,但却并不知道该问什么,毕竟他不在道君之境,也不知演庆真君遭遇什么难题。他有些预感,这位师尊的情况,也并不见得大好。

    演庆真君伸手一指,喝道:“我的天光云影楼消失后,此地便是你的道场,你可以在此处立一处奇景,佑护我们这一脉的人。”

    王崇答了一声,却听得一个沉沉的声音,喝道:“演庆师兄,请不要转身。”

    演庆微微一震,随即说道:“灵昭!你还出不得来吗?”

    那个声音叹息一声:“我怕是难过……”

    金母元君的脸孔忽然出现,亦有些难过模样,但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吹了一口气,演庆真君探手抓了这一股气,淡淡说道:“金母有心了。”

    王崇还未多说什么,就听得演庆真君喝道:“我去也!”

    天光云影楼骤然不见。

    原本的天光云影楼最后生活的演庆一脉弟子,忽然就现自己平日所居的云楼,再也不复,一起落在空地上,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生了什么。

    远在阎魔天的演庆真君,忽然侧了侧身子,露出了小半张脸孔,只是这半张脸孔诡异至极。

    整个阎魔天几乎所有的修士,在同一瞬间,都微微侧颜,只是却没人知道,自己做了这个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