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六七四南观鹰北素裳
    王崇十成惊讶,他真想不到,天魔压境,生死难料的阎魔天,还会有人叛出退魔盟。

    别的修士,只是跟天魔作战,并没有离开过阎魔天太远,出战都有一万三千座退魔台所化仙云护身,但王崇可是从外面过来,更出去活蹦乱跳了好些次,自然知道阎魔天外的天魔有多危险。

    围攻阎魔天的魔君至少十余,上次为了给天墟报仇,出动的七位还不是全部。

    反观阎魔天,只有五位道君,王崇虽然不知道这五位道君的法力如何,上次他见得六妙清净道君跟天墟大魔君斗法,还处于下风,就不甚看好阎魔天的道君。

    当初接天关一战,九渊和韩无垢,杀原天魔的魔君,直如杀鸡,就算是倒霉的鸷玄,凭了大自在天魔幡,都不惧夜刹大魔君。

    比较起来,阎魔天的道君都似乎逊色了一筹。

    当然,此时的王崇还不知道,神渊派的那位,跟自己有莫大关系。

    “这种界天,还能叛逃,这是什么脑子?”

    王崇腹诽了一句,就问道:“未知道这位道友是谁?需要抓活还是弄死?有无口供需要逼问?”

    郭怀玉苦笑道:“生死不论!只是道友果然有信心,对付此人么?她是曾经小天榜第一的青衣剑云素裳!跟道友曾一时瑜亮。”

    王崇第一反应,却是自己侵入阎魔天,附身的那位青衣女修,他当时也不知道,青衣剑云素裳是小天榜第一。

    后来他被天相上人,也列入小天榜,凭着阳真境修为,立刻成为小天榜第一。

    谁都以为,王崇必然横压数年,却没想到,不过数月,青衣剑云素裳就突破阳真,成为小天榜创立数千年以来,第七位上榜的阳真修士,又复把王崇给压了下去。

    王崇是没法展露全力,也不在乎小天榜这个虚名,故而数年后,两人先后下榜,云素裳却是一直都没有王崇机会,一直都牢牢压着小贼魔。

    也因此之故,退魔盟各派都是公认的,洗天派季观鹰和紫宵派云素裳为年青一代并列的两大天才,号称——南观鹰北素裳!

    王崇对这个绰号,十分之反感,故而从不在任何人面前提及,也从不跟人讨论青衣剑云素裳。他这个习性被人知道,却有更多八卦传出,都觉得小贼魔是被云素裳一个女子压住,不得翻身,心底觉得羞愧。

    王崇好多次都想骂:“老子羞愧个鸟?”

    王崇愣了片刻,郭怀玉却以为王崇是对云素裳有些畏惧,急忙说道:“盟中也知道,光凭道友一人之力,怕是对付不了云素裳,故而还遣出两位真人,随同你一起去抓捕青衣剑云素裳。并且司主还特意借出了一件宝物,请季观鹰道友用过之后,尽快归还。”

    王崇心道:“区区云素裳,一个阳真宝宝,当初老子说寄托元神,就寄托元神了,哪里需要这般麻烦?”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这般说,也没人会信。

    退魔盟上下,都把他和云素裳当成同等之辈,甚至都觉得青衣剑云素裳,有紫宵派这个阎魔天第二大派的道法传承,比王崇还胜出一筹。

    当然,这也是因为云素裳成名太久,又是阎魔天有名的仙子,各派年轻才俊,不知多少人拜在青衣剑的石榴裙下,没人会觉得突兀而起的洗天派季观鹰,能够跟青衣剑相媲美。

    王崇沉吟良久,说道:“既然如此,就让这两位道友来帮忙吧!”

    至于天相上人的法宝,王崇并不在意,他对付一个阳真宝宝还需要什么法宝?

    当初“小霹雳白胜”跟应扬吹嘘,不是三位以上的太乙,某便可来去自如。现在的白胜是真“单挑”过三个太乙的,玄机,白云,玄一!

    郭怀玉送了一口气,急忙说道:“两位道友就在外头!”

    过不得一会儿,王崇就见到了两位熟人,一个是谢寒山,一个是山禅大师,两人的脸色都是铁黑铁黑,至于另外一位小恶道人,此时已经回自家山门哭去了。

    三人都是道行深远之辈,数十年苦修,又是修行的丹鼎法,早就回了阳真之境,可三人也都明白过来,这绝非是什么厉害法门,而是一门极度弱化的法门。

    三人这阳真之境,还未必打得过稍微厉害一些的金丹。

    谢寒山等三人商议了好久,这才想要回退魔盟求援,结果却现,洗天派季观鹰如今在盟中如日中天,地位稳固,凭他一个执事,还真搬不倒小贼魔。

    他也是听得云素裳叛逃之事,这才决定过来跟王崇交涉,至于帮手云云,是为了扯上一层盟中的关系。

    如今谢寒山的境界虽然仍旧阳真,法力却低微,很担心王崇找茬杀了自己和山禅大师,但有了这一层名义,料必王崇就会有些顾忌。

    王崇也没想到,居然见到这两位熟人,他早就把谢寒山,山禅大师,小恶道人给忘掉了。

    一般来说,这种几十年不见的人物,都会被在他修行上远远甩在后面,再也不会是小贼魔的敌手。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主动把功力荒废,看起来犹如翻身躺倒肚皮朝天的小狗,彻底放弃了人生的对头。

    王崇笑道:“我跟两位颇有交情,郭灵官你且去吧!不用再管我们!”

    郭怀玉取出一件法宝,王崇却把手一摆,说道:“我最近新炼了一件法宝,用不着借司主,你也时常出去巡天狩魔,不如就暂且用几日。”

    郭怀玉本来还想劝说,但王崇说让他用几日,这位郭灵官就暗暗忖道:“司主借的这件法宝,威力至大,我留在手里,巡天狩魔就等若多了一层保障。”

    “何况,季观鹰抓不住云素裳,也不过就是任务失败,没得什么大事儿。还是我自己的性命要紧。”想到这里,郭怀玉也不客气,就把法宝收了,一拱手离开。

    王崇冲着谢寒山和山禅大师微微一笑,说道:“两位如今可还需要后续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