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六四二小师叔
    这位罗玄道人见得王崇,挣扎着呵呵一笑,一口气上不来,直接就死了。

    王崇叹了口气,他知道此乃命数,谁也没本事救得。

    小贼魔伸手一按罗玄道人的额头,稍稍感应,却不由得惊喜交加。这位刚刚道散的罗玄道人,体内的洗天经修为,居然跟灵池派的洗天经一般无二。

    只是也不知道,这位罗玄道人所学法诀,怎么好像缺漏了好些,功行颇有破绽。

    王崇施展魔功,把一点魔识寄托。

    过了片刻,这位“罗玄道人”轻轻睁眼,把手一招,就有一口古拙的长剑和一卷书册飞了出来,双手捧了,献给了王崇。

    这口长剑是洗天派传宗之宝,这卷书册便是洗天派秘传的道法,洗天经和洗天剑法!

    王崇好歹也曾拜师过灵池派,只是略作翻阅,就明白一件事儿。

    洗天派和灵池派必然源出一同,传承的洗天经便是灵池派的十二正法之一,只是颇有残缺,虽然得洗天派历代前辈补足,仍旧不够完整。

    至于此派所传的洗天剑法,王崇猜测,必然亦是灵池派十二正法之一,此法在缥缈天的灵池派已经失传,但是在阎魔天的洗天派却传承完整。

    只可惜,没有了完整的洗天经,这一派的传人根本无从挥洗天剑法的威力。

    “既然此界的洗天派,所学洗天经便是灵池秘传,就不要借用罗玄道人的身份了。”

    “演天珠!且为我遮掩一二。”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要做个私生子,还是秘传弟子。

    王崇笑道:“如今我身份不同,就不要伏低做小,就做他一个小师叔吧!”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也好!

    被魔识寄托的罗玄道人睁开双眼,淡淡叫了一声:“小师叔!”

    王崇笑道:“乖师侄儿!我替你把洗天派传承下去,也不会让你白叫一声师叔。”

    小贼魔身子一摇,一身功力渐渐逆转,转为了精纯的洗天经修为。

    他抓起来洗天派的道经和传宗的洗天剑,喝道:“我且先闭关几日,参悟这洗天剑法。”

    罗玄道人阴阴一笑,也是盘膝打坐,一身功力顺着灵池派所传,最为正宗的洗天经心法,缓缓运转。

    王崇在洗天派也没呆多几日,就有一道遁光迤逦飞来。遁光之中有一个长大道士,带了三四十个年轻人,直接在洗天派的道观正中落下。

    他瞧了一眼,曾辉煌无数年头的洗天观大殿,冷笑了一声,说道:“可惜此派所传,也是道门正宗,门下弟子却不成话,沦落成这般样子。”

    长大道人乃是退魔联盟的一位执事,此番是被派来做洗天派的门主,他昂然踏入了大殿,却不由得颇为意外,见罗玄盘膝而坐,居然精神炯炯,旁边更有一个年轻道士,风度娴雅,气息渊深。

    长大道士喝道:“罗玄!交出洗天派传承之物,安心去吧!”

    “罗玄”阴惨惨的说道:“盟中计较已定,罗玄本来也不该推拒,只是不巧,闭关多年的小师叔季观鹰,听闻了此事,勃然大怒,夺了传宗的洗天剑和道书。如今观中是他做主,我并无交代。”

    长大道士忍着怒气,看了一眼王崇,叫道:“交出洗天剑和洗天道书。”

    王崇淡淡说道:“凭什么?”

    长大道士怒道:“就凭我是盟中计定的洗天派新门主。”

    王崇哈哈大笑,喝道:“你资质太差,修不成洗天经,让盟中换一个有资质的来。”

    王崇却不是硬顶之辈,他也没必要为了洗天派得罪退魔联盟,毕竟阎魔天最强大的二十八家门派,联手组成了退魔盟,根本无可抗拒。

    但是他以这位长大道士资质不足为借口,就避过了跟退魔盟正面硬抗,只要能让对方落不下来脸面,这件事儿就有了转圜的余地。

    王崇暗暗忖道:“退魔盟就算力撑此人,但我待会动手,将之击败,也就不好意思过分强硬了。要么就是与我共掌,小爷有的是法子消磨他。要么就是换个人来,我的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在新来之人面前,也有一份脸面。”

    王崇此番,并不是要保住洗天派,而是要保住自己的“身份”,只要他能够成为洗天派的元老,接下来有的是手段,把洗天派重新收回来。

    长大道人却哪里想得到,王崇有许多谋算?

    他出身小寒山,只是资质逊色了师兄一筹,做不得掌教,又复贪恋掌教的位子,就活动了一番,拿下了这差事。

    若能坐稳洗天派的掌教之位,他相信凭自己的能耐,足以把洗天派扬光大,不逊色小寒山,甚至这位长大道人还邀请了数位好友,跟自己一同加入洗天派,共襄盛举。

    他如何忍得了王崇?

    当下这个长大道人就喝道:“我谢寒山出身小寒山,如今已经是阳真大修,位列退魔盟三十六位执事之一。你凭什么说我不够资质?且让我看你有多少资质。”

    谢寒山捏了一个寒山手,一座宛如小山般的手掌就拍了下来。

    他也知道洗天派的洗天经,颇有些妙用,善能消散一切法力真气,故而就想要凭自己“深厚”的功力,抵消洗天经的妙用。

    谢寒山出手这一招,让跟随他来拜师洗天派的年轻人们,都生出了仰慕之色。

    这些各派挑出来的年轻人,要么就是资质差些,本派优秀弟子尽多,所有就送出来,给一个前程。要么就是出身小派,没什么厉害功法,想要转投更好的门派,搏一个仙家未来。

    洗天派的颓唐,这些年轻人都有耳闻,虽然知道洗天派也的确有些底蕴,但却仍旧未免有些忐忑,但此时见得谢寒山出手,都不由得暗暗忖道:“有这么一个掌教,他还能不传我们小寒山的功法?”

    “就算洗天派的功法寻常,有小寒山的秘法可学,也必然前程似锦,各种好处受用不尽。”

    王崇面对这一招寒山手,微微一笑,身子不动,手足不抬,潜运洗天经的法力,只是轻轻一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