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六三二不经意
    只是毒龙寺如今的道法,还未彻底完善,远不如灵池派的灵图经,洗天经,混元仙经等道法尽善尽美。

    也比不上峨眉的太清宝箓,直指劫仙!

    但日后,铁犁老祖补完了道法,可就真不一定了。

    王崇正浮想联翩,却见梁漱玉小手轻轻一抓,真武老祖的身体轻轻一晃,虚虚一指,遥遥天边,最后一丝法力飘然散去。

    九口飞剑得了真去老祖的法力补充,快活的飞来飞去,但是那口星斗离烟剑,仍旧飞到了王崇身边绕了几圈,久久不去。

    张瑾雯也颇奇怪,笑道:“可惜季观鹰师弟不是我武当派的人,若不然就能得这一口星斗离烟剑认主了。”

    王崇哈哈一笑,说道:“就算得了这口仙剑认主,我也带不走,只怕要一直镇守接天关。”

    张瑾雯微微一笑,说道:“接天关虽然沉闷,却对磨炼道力颇有好处。”

    王崇瞧了一眼,这位武当八美之,武当三代的大师姐,笑道:“张师姐可是快要晋升阳真?”

    张瑾雯笑道:“倒是的确有些感悟。”

    张瑾雯是武当三代修道最久之人,早就渡过了金丹三灾,若不然当年也不会跟金丹境的小霹雳白胜斗一个不相上下。

    她精研大雅十二剑律,乃是武当一脉,威力最大的剑法,若是剑术臻至十二转,便可越境斩杀敌人。

    若不然当年小霹雳白胜,也不会被逼的破境,差点弄出事儿来。

    王崇颇为艳羡,说道:“我渡过三灾,却不知道何时才有突破阳真的契机。”

    张瑾雯忽然就不想说话了,她修道多少年?寻常金丹之辈,修行五七百年都是惯常,渡过三灾也有数百年,此界阳真修士平均年龄在一千三百年以上。

    吞海玄宗季观鹰,乃是当今正魔十二派,最有天才之名的少年。

    以山海经晋升大衍,大衍境就能修成虹化之术,号称大衍境第一剑仙,已经算得铭传四海。

    后来又不过百年,就铸就金丹,还顺带渡过了三灾,这已经是绝世妖孽的级数。

    甚至因为他晋升太,导致天下金丹境五大至强排位,都没有来得及将之排入进去……

    但不管那一门派的长辈,以及年轻人,谁会觉得吞海玄宗季观鹰,比不上金丹境五大至强?

    张瑾雯这等修行千年的“老师姐”,都会对这位入道才百年的后进师弟客客气气,一小半是尊重王崇是演庆真君的弟子,但真正让这位武当派三代大师姐敬重的却是小贼魔的修为。

    要知道金丹境五大至强,还有峨眉掌教玄德呢!

    才不过修道百年,就能媲美峨眉掌教,这是何等天资,何等妖孽?

    张瑾雯见王崇一脸的遗憾,深以不能早些晋升阳真为遗憾,忽然就像把这小贼魔踢上一脚。

    梁漱玉脸上笑吟吟的,但忽然就有些牙根痒痒,想要咬这小贼一口。

    梁漱玉拜师太上魔宗的九渊魔君之后,一直都是笑傲一切的存在,似乎只有一个魔极宗的项情,可堪做对手。

    诸如玄德,欧阳图,都是上一代的人物了,梁漱玉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他们。

    但峨眉南宗的小霹雳白胜横空出世,金丹境还不如何,阳真境却剑压天下,虽然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小霹雳白胜不如欧阳图,但作为这数百年来出头的人物,白胜的确风骚天下。

    再然后,就是吞海玄宗的季观鹰,季观鹰没有白胜名头那般大,除了大衍境横扫大罗岛,也没太多出色的战绩。

    但只凭着修行度这一项,就傲视世间所有修行之辈。

    百余年铸就金丹不算什么!

    但季观鹰是以号称此界第一难修,第一迟慢,第一艰辛的山海经铸就金丹,这就是足堪骇人听闻了。

    季观鹰铸就金丹,是否金丹境第一人还有待商榷,但金丹境真气第一浑厚,却是无可驳斥。

    就算魔门那些修炼万魔山心法的人,都不敢说能够跟山海经相匹敌。

    现在这个叫做季观鹰的小贼,就在她梁漱玉,太上魔宗第一天才面前,一脸忧心重重的叫嚣:“不知道何时才能晋升阳真……”

    梁漱玉心底暗骂道:“马毛坯!季吐奶,你装个什么小季季?”

    王崇也就是随意说了一句话,他渡过三灾,的确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晋升阳真。

    他忽然就现,张瑾雯和梁漱玉,似乎瞧他的眼神,有些不甚善良,这才回味过来,讪讪的说了一句:“也是!我才修道百年,阳真不急!”

    张瑾雯捏着袖中飞剑,淡淡的说道:“季观鹰师弟,你赶紧离开吧!师姐我忍不住想要出剑了。”

    梁漱玉一把抓住了小贼魔,冲着张瑾雯微微一笑,说道:“我去送一送季观鹰师弟。”

    王崇被梁漱玉扯着,身不由己的离开了接天真武观。

    那口星斗离烟剑,盘绕了两圈,似乎在送别,这才回去了跟其余八口武当派的飞剑汇合。

    眼瞧着出了第七关,王崇看了看,自己被梁漱玉抓住的手,心情略有些复杂。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翻过手来,也抓住她的手。

    王崇骂道:“莫要如此老不修。”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这般好机会,你怎么能不抓紧?

    王崇骂咧咧的叫道:“抓什么紧?老子不是那种勾三搭四的人。”

    梁漱玉带了王崇,用最快的度离开了接天关,当他们冲出第十八关的时候,一个吞海玄宗服色的胖子,笑眯眯的望着两人,自言自语道:“季观鹰师弟,怎么会跟武当派的万花剑梁庸关系如此紧密?要不要告诉邀月师妹一声?”

    “算了罢!人家的家务事,我做师兄的不好插手。”

    王崇也不知道,他和梁漱玉的亲密,已经被人看了去。两人遁光飞出千里,王崇这才讪讪的问道:“可以放手了罢?这般拉扯,不太成体统。”

    梁漱玉撒手放开了王崇的手,叫道:“季吐奶,老娘跟你势不两立!”

    一道剑光飞出,直取小贼魔的颈上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