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七四过了三灾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过了三灾!

    王崇惊道:“怎么就过了三灾?”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白云都不在此界了,你如何过不得三灾?

    王崇惊道:“玄机那老王八,把我的小云儿,已经带出了缥缈天?”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自然!

    王崇顿时就怒了,大骂道:“这老王八现在何处?且让我去杀了此人。”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那谁知道!

    王崇满洞转了七八个圈子,又复问道:“如何去其他天?”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下九天还好,阳真境就能横渡,就是不太容易活去,死在路上的甚多。九霄天就要你有道君以上的修为了……”

    王崇骂道:“我就不信玄机那老王八,有道君的修为。”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就算是下九天。缥缈天,功德天,光明天,清净天,琉璃天,欢喜天,玄胎天,阎摩天,七曜天!你知道他去了哪一天?

    王崇一时气馁,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还是安安心心修炼到化道之境罢。

    王崇正欲说话,忽然冥冥之中,有一股玄奥之觉落下,罩落在他的本身之上。

    先天五气金丹,收了这无可名状之物,顿时更纯净了一分,臻至绝无半分瑕疵之境。

    许多妙用,本来颇有滞涩,此时却活泼起来。

    王崇微微动念,一枚五色霞光缠绕,丢溜溜乱转的金丹飞出,在这枚金丹之中有五重山海,把这枚金丹撑的元气盈满。

    丹珠五气,层垒分明,光霞流转,熠熠生辉。

    王崇把身一摇,就化为了一头丙火灵蛇,又复身躯一盘,化为了一头冰螭,冰螭寸寸皲裂,一头玄异妖虫显出,妖虫就地一滚,化为了一头白牛,最后足踏一朵青莲,小贼魔重新出现。

    五行神变之术,每一次变化,便有多一种体悟。

    王崇此时神光内莹,法力返照自身,忽然生出灵悟,连续六七种神通浮现脑海。

    一名曰离光法!

    一名曰玉肌仙体!

    一名曰五行合炼

    一名曰木仙诀

    一名曰……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这是天赋神法,你快选一种!

    王崇问道:“不能尽得之?”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莫要废话,快选!

    王崇稍稍浏览,就选了五行合炼,应扬晋升金丹不久,就领悟了五行合炼,可以一行真气,化生四行,亦能五行归一,颠倒逆转。

    王崇的山海经,也是五行道法,十分艳羡,但自己却领悟不来,也只能徒呼奈何。

    此时天赋神法,他当然选了最对自己道行路数的五行合炼。

    选了五行合炼之法,王崇却现六七种天赋神法消去了数种,只得两种浮现,他念头一动,这两种天赋神法便自收了。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倒是好命!按理说只能选一种才对。

    王崇所收的两种天赋神法,一名木仙诀,一名曰云霄千幻法!

    木仙诀乃是点化之术,能够点化花草树木,只却不是点化为生灵,是点化为法宝。

    云霄千幻法乃是腾云之法,唯一的妙用就是,能够把云霄幻化,或云车,或灵兽,或仙禽,或亭台,或飞筏……种种不一,随心变化。

    王崇收了自家的金丹,忽然叹息一声。

    如今峨眉的厉害人物,玄机,玄叶,白云,玄德,甚至欧阳图尽数走了,回仙镜这等仙府奇珍还态度暧昧,对他颇多支持,诺大一个峨眉,等若落入他手里。

    吞海玄宗季观鹰,不但铸就了天外之品的金丹,如今先天五气金丹还渡过了三灾,前途无可限量……

    但就是这样,王崇的心底,仍有深深的遗憾。

    齐冰云的离开,非是偶然,不管他以后是什么样子,他熟悉的这些人,迟早都会一个个离开,以各种的方法,甚至此事也非道行能够解决,反而是他道行越高,这些人离开的就越远。

    就如演庆真君和金母元君,两人都修炼至道君之境,又都在吞海玄宗,却并不如何亲近,各有不同算计。

    王崇这里悄无声息的渡过了金丹三灾,邀月夫人却同水冰月一起,在大罗岛上勘探地貌,最后选定了一处叫做流翠谷的地方。

    这里东海人鱼三公主巨玥儿曾住过,山谷的背面,是天然海湾,正面却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山谷,不但风光秀丽,而且颇为僻静,距离阿罗山庄也不远。

    水冰月的千花岛,也是修筑的花团锦簇,故而给邀月夫人提了好多建议,邀月夫人也觉得跟好友讨论,如何修造清修的宫舍,比跟王崇强多了。

    但是两人商定了如何建造,邀月夫人忽然又想念起小贼魔来。

    邀月暗暗忖道:“这几天都配合水姐姐,未免有些冷落他,也不知道小季现在如何?”

    邀月夫人立刻就打了门下大弟子徐月柔,去请王崇,让他也来看一眼,新选定的地方。

    徐月柔赶回了丹鼎岛,刚好王崇也度过了三灾回来。

    这位月柔仙子见到王崇,把邀月夫人请他过去的事儿说了,王崇笑道:“邀月姐姐有请!我这就去。”

    他大袖一翻,先天五气飞出,化为一艘飞舟,对徐月柔说道:“师侄儿就请上来,跟我同去。”

    王崇妙悟的五行合炼,又复有云霄千幻法,能够以先天五行真气,演化诸般景致,用来驾驭飞遁,乃此界第一等的仙家气象。

    尤其是他精擅虹化之术,五行神变,不拘变化任何飞遁之物,底子都是一般,故而飞遁之,天下无双。

    徐月柔刚踏上了这艘飞舟,就听得破空锐啸,飞遁之,竟然平生尽见,似乎比自己师父的玄玄炼遁术还要快些。

    这位月柔仙子不由得暗暗忖道:“我师父当年真个好眼光,怎么就挑了这么一位夫婿?如今不但道入金丹,阳真有望,而且功力浑厚,我却不知哪里能寻得这般一个良人。”

    王崇以云霄千幻法,幻化飞舟,一路疾驰,到了大罗岛,远远的见到无数山海力士正在搬动巨石,建造地基,不由得笑了一声,说道:“你师父选的地方,倒是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