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七三这不是开向玄胎天的车
    白云大师惊道:“难道不知会其他师弟妹?”

    玄机一脸悲痛,摇了摇头,说道:“师父说,若是你不走,就不须多说,只让我一个人逃命。”

    白云大师一脸的惊呆,玄机又复说道:“他对玄德师弟的说的是,直接走,不要带任何人。”

    白云大师惊道:“峨眉怎会落得这般田地?我绝不肯信?”

    玄机难过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静静等候了片刻,白云大师忽然说道:“我听师兄的!”

    王崇也不知道,他苦苦思索,自己的金丹第三灾,为何跟白云大师有关的时候,玄机已经带了白云大师,玄一,齐冰云,秦登仙,莫银铃等人,悄悄出了峨眉。

    这位阴定休的大弟子,不但精熟峨眉一切阵法,更精通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诀,莫要说小贼魔不知道,就算知道,也觉察不了这位“大师伯”,居然裹带了人口,其中还包括了他亲爱的“小云儿”逃了。

    玄机不在峨眉居住,白云大师又在闭关,玄一也是深居简出,王崇也没怎么关注这三位长辈,所以他是足足十余日之厚,才现许久不见齐冰云,也没见到莫银铃了。

    当时的王崇,也没怀疑什么,只是心血来潮,掐算了一番,这一番吃惊,顿时非同小可。

    “玄机老王八!居然把白云,玄一都骗走了,还拐走了无形剑和五火七禽剑……”

    还有一句,王崇也不敢喊出来,玄机居然把齐冰云也拐走了,这件事他如何能够容得?

    王崇连续换了阴式灵算,玄天兜率算法,先天玄指演命术,算来算去,都只能算出一件事儿,那就是——玄机入魔。

    他虽然一直都不清楚玄机的底细,也在两界幡内的乾元牢见过玄机的道化之躯,但一直都不觉得这位阴定休大弟子,能够有什么不妥。

    毕竟也是阴定休的第一个徒弟,若不是老实可靠,阴定休这老东西,怎会收为徒弟?

    “玄机怎么可能入魔?”

    王崇再做推算,却越算越是混沌,不由得心头也是越的焦躁。

    此时玄机已经带了白云大师等人,进了接天关,而且连过一十八关,到了第一关,甚至抬头不远,就能看到补天的鸷玄。

    齐冰云心头忐忑,她也不知道,为何玄机,白云,会带了他们来接天关,只是暗暗忖道:“我留了一封书信给季郎,就是不知,他什么时候能看到。”

    玄机道人袖中飞出一辆云车,七头灵禽拉扯,华盖绚丽,他招了招手,让白云大师他们登上此车,就架动此车,直奔鸷玄魔君。

    玄机早就打过了招呼,故而接天关上,也无人管他。任由他闯入了鸷玄魔君的身躯,甚至穿了过去,来在了域外虚空。

    玄机出了缥缈天,掐指略作推算,驾驭的七头灵禽拉扯的绚丽云车,忽然横空挪移。

    白云大师等人,也不知道横渡了多少亿万里,但却都十分惊讶,玄机道人的法力浑厚。此时的玄机,表现出来的功力,绝非是寻常阳真。就算血如来那种太乙,都远远不如。

    玄机的七禽云车,在虚空之中飘荡了也不知道多久,这才遥遥眺望见一番天地。

    白云大师忍不住问道:“前方可是玄胎天?”

    玄机道人淡淡答道:“不是!前方是阎魔天!”

    白云大师惊讶道:“不是说去玄胎天么?”

    玄机道人淡淡答道:“我说了谎!”

    白云大师心头骤然一冷,问道:“师兄为何撒谎?”

    玄机道人忽然反问道:“师妹你可知我来历?”

    白云大师忍不住叫道:“我怎会不知道你来历?”

    玄机道人淡淡笑道:“师妹是真不知道,师兄原来是鸷玄的师弟,天魔宗……出身。”

    白云大师惊的呆掉了,她完全不信,世上还有这等事儿,忍不住叫道:“师兄……你莫不是疯了?”

    一直都不说话的玄一,淡淡说道:“我也是天魔宗之人,当年有个名号,叫做天魔大母!”

    白云当真是被震惊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秦登仙和齐冰云,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齐冰云心头微寒,忖道:“如此说来,我岂不是也是魔门?季郎他是吞海玄宗的门人,玄门正宗……”

    齐冰云的一颗心,忽然就堕入冰窟,却不是因为自己的旧日师祖,后来的大师伯,以及自己的师父,居然都出身魔门,而是有些散。

    莫银铃是最糟糕的一个,她就差簌簌抖了,咬着牙,就只想大哭一声,只是却也不敢哭,生怕给师父招惹麻烦,让大师伯突然就出手,杀了自己师徒。

    她袖里牢牢抓住,重离子的金盆,只想要把一旦有事,先把自己和师父护住。

    白云大师良久,才反问道:“师兄你出走峨眉,也就罢了,为何定要骗我?”

    玄机道人诧异的说道:“我已经拜师阴定休,抹去了前尘,再非是魔门中人,如今是峨眉的大弟子,峨眉有了危机,我带师妹出逃,岂不是理所当然?”

    “虽然没去玄胎天,是我骗了师妹,但之前的话,却并无半分虚假,峨眉只怕真的不要姓阴了。”

    白云大师一时糊涂,忍了好久,才问道:“如今大师兄到阎魔天,却是为了什么?”

    玄机答道:“当然是在阎魔天立下峨眉道统,把老师的道门传承下去。我一人势单力孤,有了师妹帮忙,传承峨眉之事,必然事半功倍。”

    白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甚,只能报以沉默。

    玄机能够穿过鸷玄的身躯,又能万里横渡虚空,从缥缈天来到阎魔天,一身神通法力,已经乎了她的想象。

    就算是寻常太乙,也绝做不到此节,玄机自称是鸷玄师弟,白云信了七八成,至于带她到阎魔天,为了立下峨眉道统,她却根本不信。

    玄机道人驾驭了七禽云车,冲入了阎魔天,一身道袍之上,竟然隐隐泛起金光,那是峨眉两界乾元须弥金光大阵的气息。

    王崇在峨眉,算来算去,却什么也算不出来,只能喝道:“演天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