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五九仙孽
    王崇如今样貌,性命,来历,道法……都跟当年去千花岛的时候不同,但仍旧心头惴惴。

    面对水冰月的时候,他还不怎样,毕竟水冰月也不过是个寻常阳真,小贼魔并不觉得邀月的这位手帕交能够看破自己。

    毕竟演庆真君,断了自己的因果,莫要说水冰月,就算此界的道君,也不是人人都能窥出破绽。

    王崇反而比较担心“虹仙子”,当年的小虹儿。

    当初在九焰岛,虹儿也没认出他来,王崇也不担心,她这次就能认出来,但却担心萧观音这个宝贝徒弟,跟这位虹仙子照面。

    那对红玉双剑,可未免有些扎眼!

    水冰月远远的见了自家好友,两人也有百年没见了,甚是欢喜,她也早就知道季观鹰此人,只是并不曾见过,只听说是演庆真君跟金母元君提亲,把自己好友许配。

    当年水冰月还颇替好友抱不平,觉得是屈就了邀月夫人,却哪里料得,这位演庆真君新收的小徒弟,当真惊才绝艳,出道以来,几乎是横扫之姿,赢下了大衍境第一的名头。

    只是后来,就不曾闻听季观鹰有什么传言,反倒是他的好友小霹雳白胜,名震天下,十分的了得。

    此番一间,水冰月也偷偷观察了一番,却现王崇道气昂然,居然已经破境,成了金丹宗师,也不由得讶然。

    修道之人若是能够在二三十年内突破天罡,都算是天资横溢,百年之内踏入大衍,成就剑仙,都可算得道法出众。

    但想要晋升金丹,谁不是最少三五百年,甚至千年以上的磨炼?

    如王崇这般百年晋升金丹,几乎是没听说几个,就算是峨眉老祖钦点的几个徒孙,目前都没人晋升。

    应扬铸就无漏金丹,现在还没得几人知道,水冰月也是不知。

    她暗暗忖道:“怪不得演庆真君,把这个邀月指给了这个小徒弟,金母元君也肯,这小子果然天资过人,乃是千年不曾见的妖孽人物。”

    水冰月笑盈盈和邀月夫人见过礼,调笑道:“这位便是妹夫?”

    邀月夫人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但却没法说不是,只能说一句:“水冰月道友甚是芳心不老,还爱开这等玩笑。”

    水冰月笑嘻嘻的,说道:“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当年都是演庆真君批季观鹰道友:万里寒空只一日,金眸玉爪不凡材!果然非是凡材。”

    王崇微微一笑,说道:“早知道水道友和我邀月姐姐,乃是至交,只是一直都忙于修行,也不曾陪邀月姐姐去看望水道友。此番水道友来我荒僻之地做客,务必要多盘恒几日。”

    水冰月微微颔,答道:“只怕是要叨扰数年了。”

    王崇知道水冰月和邀月夫人,都要渡阳真第一难,虽然修道人对自己的劫难都有所感应,但却也并不能掐算的清楚,故而两人究竟什么时候渡这阳真第一难,却是谁也说不准。

    水冰月和邀月要一起渡阳真第一难,还真不好说,会在大罗岛呆多久。

    王崇和邀月迎了水冰月和她的十余个徒弟,到了丹鼎岛。

    王崇找了个借口,也不陪着来客,只推脱说两人好久不见,自己在场,反而不便,急忙出来找萧观音。

    萧观音见王崇神色匆匆,也不知道师父要找自己做什么,她本来在磨炼剑诀,急忙起身迎接王崇。

    小贼魔抓住了萧观音的玉手,说道:“徒儿,如今为师有一件事儿,要你赶紧去做。你这就再去峨眉一趟,帮为师跟你白胜师叔,把两界幡借来。你邀月师伯要渡阳真第一难,须得此宝护持。”

    萧观音听得是这般重要的事儿,也不敢怠慢,急忙说道:“徒儿这就去!”

    王崇见萧观音要驾驭红玉双剑,急忙拉住了这个徒弟,叫道:“你剑遁太慢,我且借你你一件宝贝。此宝乃是西方二妖圣赐予门下,名叫离火焰光旗,飞遁最为神。”

    萧观音也不知道,王崇是怕她驾驭红玉双剑,剑光一起,就被人虹儿看出来,这是她的飞剑,还道师父果然操心邀月师伯,关怀的无微不至,就连自己求援,都预备下了宝物。

    萧观音接了离火焰光旗,得了王崇法诀传授,一抖这面小旗,就化为一道火虹,望空走了不提。

    打走了萧观音,去了个“祸患”,王崇这才略略安心,忖道:“如今不怕在观音这里露馅了。”

    王崇收拾了心情,从凌虚葫芦内取了些仙酿,着人给邀月送去,自己却闲适起来。

    他背着双手,悠然望天,心情忽然就有些晴朗。

    王崇虽然是找借口,但实际上,他也不愿意去待客,毕竟水冰玉是个女子,他也没得甚话可说。

    自从铸就金丹,王崇一直都在打磨道力,直到都御道人来袭,邀月归来,连番多事儿,这才有些空闲出来。

    小贼魔心境飘飘,问道:“你说要我三年百年才铸就金丹,如今我已经铸就了金丹,该当如何?”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我也不知。

    王崇反问道:“你说的三百年后机缘,如今也只有两百年来,究竟是什么?”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一个摆脱仙榜的机缘!

    王崇微微惊讶,反问道:“成就劫仙不好么?为何要摆脱?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成就劫仙当然好,只是不上榜的劫仙和上榜的劫仙,却大大的有别!

    王崇沉吟良久,问道:“劫仙是如何?仙榜究竟是什么?上榜不上榜,有甚区别?”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不知道!

    王崇知道再问下去,演天珠也还是只会答曰不知,也不再问了,只是沉吟,反复琢磨,演天珠这些话究竟什么意思。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下九天这些年,渡过劫数之辈有百余,成就劫仙之辈有十余,其余尽为仙孽……

    王崇悚然吃惊,叫道:“仙孽?”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这些仙孽不死不灭,不增不减,游荡虚空,甚至就连天魔都避之唯恐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