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二三鸿鹄子前来打劫
    此番太乙宗可称得上是倾巢而出。

    威灵门下的大弟子玉阳,还有个二五仔玉都,善胜门下的狮童子,海会门下的宋潜溪,碧霞门下的元傲君,这些王崇的旧识几乎都来了。

    其余五人也尽皆是太乙宗的阳真境大修,四大道圣这次誓要一雪前耻,务必让峨眉在这次斗剑上灰头土脸。

    甚至海会道圣还把上次斗剑,赢回来了一辆车驾暂借出来,让这十个阳真境的弟子能够一路养精蓄锐,不须自行飞遁。

    狮童子端坐在软塌上,心底一直有些犹豫,他眼瞧快要到了东土,忍不住说道:“要么还是我来对付小霹雳罢!”

    玉阳淡淡说道:“此番斗剑,干系到了宗门的脸面,狮童子师弟,你上次输了给白胜,这一次怕还是要输。你乃是本门三大战力之一,勿要保证胜算,不然你的胜负事儿小,咱们宗门输了宝贝也是小事儿,这脸面却哪里寻回来?”

    狮童子叹息一声,没得话说,只能看了一眼,几个用来做牺牲的师弟,颇有些羞愧。

    游龙子孙少少忽然说道:“几位师兄放心,我虽然胜不得小霹雳,也绝不会让他请看了本门。”

    游龙子孙少少和天泉子徐子雅,乃是这一次斗剑,被太乙四圣指定挑战欧阳图和白胜的人选。

    太乙宗四位道圣商议过了几次,决定弃掉这两场斗剑,因为他们怎么思索,都觉得门下这些弟子,谁也胜不过这两个凶人。

    狮童子已经是太乙宗,三大阳真高手之一,也许玉阳子和宋潜溪能够稍胜一筹,但也不过就是一线。

    小霹雳白胜能够百招之内,小挫狮童子,换句话说,就算玉阳子和宋潜溪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这种人还不如让一个寻常阳真去对敌,空出来玉阳子,宋潜溪,狮童子去挑战其余峨眉真人境高手,务求胜的干脆。

    狮童子心知,这两个师弟初入阳真不久,实力甚差,若是脆败与欧阳图和白胜之手,只怕道心都会有些不稳,但没奈何,这是为了师门脸面,他虽然最重公平,却也不好说,非要再去挑战一回白胜。

    元傲君淡淡说道:“狮童子师兄,莫要说你,就算我也想要再挑战一会儿那小贼!只是……不得不隐忍,待得斗剑结束,我必然要再去跟白胜分个死活。”

    元傲君好容易收了一个“徒弟”,被白胜当面给斩了,还抢了素琴仙子走,虽然素琴已经拜师白胜,两家关系也略有弥补,但她还是忘不了自己那个徒弟。

    只是元傲君再心高气傲,也只敢说挑战小霹雳白胜,不敢说去挑欧阳图。

    小剑仙那嚣狂至极的一剑,不但劈开了她的身子,也让元傲君彻底明白了,自己和欧阳图的差距……

    十位太乙宗的真人,混没料到,此时在不远的数百里外,三个被他们视作大敌的峨眉剑仙,正在鬼鬼祟祟的窥探。

    玄德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们手里果然没有飞剑么?”

    欧阳图苦笑道:“我只得一口无形剑,要冒充九渊的门徒,也不能用了。我们南宗一贯的穷,哪里有甚多余的飞剑?”

    玄德讪讪的说道:“我们本山的飞剑也都是有数,哪里有多余?这却如何是好?”

    王崇瞧着这两位阳真大修,玄德也不冒充金丹了,一身功力倒是果然深厚,至少他的第二元神比不了。

    至于玄德和欧阳图哪一个更强,两人没得动手,他还真瞧不出来。

    如果玄德不是伪作金丹,也是能在阳真境论排名入前十的人物!

    可就是这么强的两个人,跟着王崇一起,暗搓搓讨论没有备用飞剑的时候,一股穷酸气扑面而来。

    王崇没可奈何,只能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倒是为了这事儿,跟朋友借了一对奇形飞剑,只是如果这边露了白,以后他也没法用了。”

    王崇把虎翼双钩取出,分给了玄德和欧阳图一人一口。

    欧阳图十分惊讶,叫道:“这不是重离子的虎翼双钩么?”

    王崇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是我跟好友季观鹰借来。”

    玄德笑道:“虎翼双钩也算宇内有名的飞剑!没关系,待我施展个幻术,把此宝变成魔门的如意天魔钩罢!”

    欧阳图说道:“这类幻术,我也精通,就不劳烦玄德掌教。”

    小剑仙伸手一抹,一口虎翼钩就改变了形制,变成了一口如意天魔金钩。

    玄德笑呵呵的把自己手头那一口虎翼钩,也幻化了形象,变作了如意天魔金钩,笑呵呵说道:“既然用魔门的飞剑,我也用魔门的剑诀罢。天上天下魔意剑我可不会,但魔皇剑玺还能耍两手。”

    王崇只觉得,自己被彻底刷新了三观,对峨眉那位老祖,有了全新的认识。

    “阴定休都教了徒弟些什么?为什么玄鹤那种野生的弟子一脸玄门正宗的模样?这几个亲的都这般有手段?”

    王崇甚至觉得,若是自己当年拜师峨眉,没有被白云大师撵出来,只怕这会也学坏了。

    欧阳图伸手一指,说道:“玉阳子,宋潜溪,狮童子,还有元傲君,再凑一个那个穿黄衣的雄壮男子!这几个都归我!”

    王崇急忙叫道:“玄德掌教你功力深,就负责剩下的四个,我来对付那个嘴脸年轻的。”

    玄德叫道:“你来对付那几个,我来对付那个年轻的!”

    王崇喝了一声:“我先出手了。”

    他施展天罗如意禁法,化为一道金霞,就直奔最年轻的游龙子孙少少,他领略过玄德的本事,再也不跟这位峨眉掌教动嘴了,只肯“动手”。

    小贼魔实在说不过这位大掌教。

    玄德虎翼钩一扬,身剑合一,气势比王崇还要嚣张十倍,光是看气势,妥妥的资深魔修。

    欧阳图倒是还还没忘记喝了一声:“九渊门下三徒弟鸿鹄子前来打劫!”

    王崇心道:“欧阳师兄这是欲盖弥彰了,这句话应该我故作失言,呼喝出来,才是栽赃的正确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