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零七三个老徒弟
    “演天珠,演天珠……”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梁漱玉,拿到土行灵物?”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我怎知道?

    王崇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好几年了耶!我已经把木行灵物炼化,都开始祭炼水行灵物了。”

    王崇知道炼宝乃是个慢工出细活,当初玄叶炼剑,足足化去了数十年,五彩仙子陈锦绣和朱红袖炼如意天魔金钩,自然也不会时间太短。

    他又复炼化一行灵物,功力倒是大进,只是……

    耽搁了这许久,也没有通过朱红袖见到梁漱玉,小贼魔就隐隐有些蛋疼!

    他估摸也用不了几年,就能够把水行灵物也炼化,待得那时候,还要陪在这边,就有些穷极无聊了。

    可是王崇也不能走,毕竟如意天魔金钩也算是不俗的魔门飞剑,出炉的时候,十之八九会有人来抢夺,他还得替两女护法。

    “再不回家,邀月姐姐就该着急了啊!”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呸!

    王崇骂道:“你这是不想好好交流了吧?”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早让你拜师赵剑龙,偏你不听。若不然此时,已经把梁漱玉收做徒弟了。

    王崇骂道:“放屁!那是九渊的徒弟,我什么本事,什么身份?也能抢过来?”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呸!

    这破珠子今儿有点情绪。

    王崇其实也是郎当惯了,他自己闭关,还算坐得住,守着朱红袖和陈锦绣炼宝,就有些不耐。

    他在那里转了几圈,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自己好像还把什么东西拉在了凌虚葫芦里头。

    当时跟梁漱玉恶斗,王崇为了怕殃及池鱼,就把赵剑龙,燕北人,尚文礼,孙青雅丢凌虚葫芦里头了,这一晃,就是好多年都不记得。

    他中间还想起来一次,打算送去大罗岛,后来也一并忘了。

    这还会死因为在这边耽搁太久,才忽然就想起来这么几个人。

    王崇急忙把凌虚葫芦取出来,晃一晃,把这四人一起弄了出来。

    赵剑龙在凌虚葫芦里好吃好喝,日子甚爽,闲来还能指点王崇的几个老徒弟修行,倒也很有些滋润。

    忽然被王崇弄出来,他还有些不习惯。

    见到王崇,赵剑龙急忙问了一声:“在藏在季师叔的葫芦里,已经有多久了?”

    王崇算了一下时日,答道:“我也不大记得。”

    赵剑龙虽然有些不舍得,毕竟葫芦里的日子太舒服,但终究还惦记着,自己铸就金丹,该回去看望师父,还有许多事儿要做。

    就拱手为礼,跟王崇说道:“多亏季师叔这几年照顾,我如今也炼成了几样法术,有足够了自保之力,打算回去毒龙寺一趟,就此跟师叔别过。”

    王崇微微一笑,说道:“去吧!”

    赵剑龙刚要走,忽然现景致不对,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王崇回答道:“虚渊6洲!”

    赵剑龙顿时就脸色一呆,这里可是太上魔宗的老巢,他怎么就忽然被带来了这里?好在这位毒龙寺高弟,也算是身经百战,倒也没什么惧色,只是没敢把遁光往天空纵起,而是施展了地遁之法,钻入了地下,走的悄悄静静。

    赵剑龙走了,王崇瞧了一眼自己的三个老徒弟,不由得微微惊讶,叫道:“怎么都大衍了?”

    燕北人和尚文礼都是老脸一红,压低了声音说道:“在师尊洞府,吃了些灵丹仙酿,好些年下来,也就悄悄突破了。”

    孙青雅心思稍稍复杂,心道:“若是师父怪罪下来,可就有些糟糕。这两个糟老头子,可是吃了不少的好东西,我又偷偷给红云和金铃留一些……”

    王崇也不在乎那些家底,挥了挥手,说道:“你们且先回宗门去,我还在这边有事儿。”

    燕北人,尚文礼和孙青雅微微一愣,正要问宗门在哪里?就被王崇一袖袍裹了,借助天邪金莲,施展了一个横渡虚空之术。

    他走的时候,把第二元神留了下来,倒也不怕朱红袖她们没人守护。

    王崇直接回了丹鼎岛,把三个老徒弟一扔,叫道:“且去跟我见过你们的师兄师姐。”

    王崇才一露面,就有丹鼎门弟子飞报给了奚南,奚元,奚洛三兄妹,如今丹鼎门已经是他们三兄妹掌握,奚南做了丹鼎门的二代门主。

    他们也赶紧去通知萧观音,萧和尚和极烈,甚至就连邀月的徒弟巨玥儿都过来拜见。

    王崇也没见太多人,只是在一处偏厅,见了自己几个徒弟,伸手一指,说道:“给你们收了三个师弟妹!”

    奚洛年纪如今也不小了,但毕竟入道的早,故而样貌还是少女,见得这燕北人,尚文礼和孙青雅,就忍不住说道:“师父怎么连这般老的徒弟也收?”

    三个老徒弟顿时有些羞臊。

    王崇笑骂道:“小丫头莫要胡言乱语,你做师姐的,怎能说出这种话来?”

    他伸手一指极烈,说道:“烈儿比较稳重,就由你来带挈这三个师弟吧!”

    极烈急忙答应一声,倒是并无怨怼,师父叫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如今的极烈可是王崇门下最听话的徒弟,不似奚南,奚元,奚洛几个,对王崇的感情是亦师亦父,时常还有些顽皮。

    王崇偷着以秘法传音给这个徒弟,说道:“他们几个都不大懂事,师父这才把这三个师弟妹交给你,你勿要悉心指点。你尚文礼师弟,是峨眉尚红云的亲爷爷!你燕北人师弟和孙青雅师妹,是峨眉燕金铃的父母。”

    极烈出身落珈岛,他姑母极光夫人,念念不忘,就是让这个侄儿广大门楣,但作为十四岛的散修,先天就给名门大派瞧不起,也没结交过什么大派的好友。

    上次他结识了武当的胡苏儿,峨眉的花飞叶,以及峨眉南宗的司徒威,就觉得终于有些脸面,但这几个人如何比的峨眉的一仙二云两个铃铛?

    极烈心道:“果然是师父,待我真好。”

    师徒几个正在闲谈,就有一个丹鼎门弟子怯怯的进来,禀报道:“那个独脚乞丐,忽然要说求见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