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零零天恨门下
    凌飞本来还担心,又有一个厉害的家伙追上来,却没想到,什么吞海玄宗季观鹰,却忽然停下,横剑当空,显然是要跟追上来那人厮杀。

    他暗暗忖道:“早就听说吞海玄宗的季观鹰,乃是大衍境第一剑仙!我本来还以为是言过其实,但交过手这一次,倒是让我清楚了他的底细!只怕须得全力出手,才能战而胜之。”

    凌飞也不知道,自己估计的大谬不然,远远不是小贼魔的真正本事,他心头有事儿,也不愿意耽搁,又怕被王崇再追上来,遁光加,就赶紧走了。

    所以凌飞也没有看到,那追上的剑光和王崇两个人,根本就没打起来,反而郎情妾意,诸般和谐。

    王崇苦着脸,思忖了良久,才说道:“我就换个太上魔宗的身份吧!”

    他被凌飞突袭,若不是当机立断,换回了一身功力,只怕就要倒霉。

    所以再不想用比较此等的法力了。

    朱红袖微微点头,王崇先把小篁蛇放出,自己躲入了其中,就把黑斯礼的妖身取了出来。

    他已经久不用妖身了,因为再没有任何一具妖身,能够追的上他本身的功力。

    本来人妖相化之术,就是用来斗法的法术,而且此术极容易俗称,一旦人妖相化,凡俗之身也能直入金丹。

    故而当年尸黎国流毒无穷,国灭之后,仍旧不衰,还有重离教现世。

    但此术最大的弱点,就是妖身实力太差,金丹境的大妖,也抵不过寻常大门派的大衍。

    何况妖身也不值得修行!

    打个比方,有人有了妖身,一百年间,自己本身修行用了五十年,妖身用去五十年,最高也不过才五十年的功力,比起全部时间都用在本身修行的人,就是个蠢弟弟。

    何况妖怪有天生限制,就算如何拼命苦修,也难过金丹,有用来修炼妖身的闲工夫,本身道法做出突破怎么就不好了?

    王崇是能够把功力任意转换,根本不需要从头修行,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在妖身上浪费多少功夫。

    若非朱红袖乃是正经的魔门女修,陪伴她身边,用不得吞海玄宗的身份,王崇是真不想再用妖身了。

    他原来的妖身,除了送给徒弟,就是废掉了,只剩下了京吞海,孤鸿子,黑斯礼,徐盛和卢照霖五具,其中京吞海和逍遥府的徐盛妖身,几乎是再没有机会动用。

    孤鸿子他本来培养做第二战力,但随着白胜被炼成了第二元神,又突破了境界,本身又开始铸就金丹,还吞掉了阿罗教,这具妖身不要说做第二战力,就算做玩物的用处都没了。

    王崇更换了妖身之后,催运五识魔卷,重新返老还童,身长大。

    黑斯礼身躯不够尽善尽美之处,被尽数改过,样貌不够俊挺之处,也去了缺陷,这位天恨魔君正牌徒弟,身躯内修行魔功有所损伤之处,也悉数修复……

    待得王崇把这具身躯连续四次返老还童,重又长大,已经变成了一个俊美无匹,满脸邪气,拥有致命魅惑之力,却又浊世翩翩的佳公子!

    王崇甚至给这个身份挑选了一件法宝,他本来想要选虎翼双钩,但思忖此宝日后,或者本身还要用,就另选了金莲剑。

    此剑或者韩嫣能够知道来历,但问题是这个身份,本来也瞒不过韩嫣,多这一个破绽,也就不算什么了。

    金莲剑和凌飞的短刀一般,都是以炼质为主的剑器,这口金莲剑炼质三次,足以硬拼大多数的仙家飞剑。

    王崇自忖有了这具妖身,再配合金莲剑,就算遇到凌飞之流,也足以应付了。

    他甚至还把灵池剑内的天魔金丹取出来,一口吞了下去,这等金丹本来就是一种灵材,魔门道家都会以丹元祭炼法宝,生吞了也能增长功力。

    王崇过得三四个时辰,才走出了小篁蛇,却见朱红袖正在祭炼火云帕,而且已经祭炼的差不多了,毕竟这件法宝本质不差,只是需要略作调整。

    朱红袖见他出来之后,一身精纯的极乐魔光,不由得笑道:“果然是天恨魔君门下的本事。”

    王崇嘿嘿一笑,心道:“当然是天恨魔君门下的本事。就是我这个天恨门下,见到这位老魔,他说不定就一掌劈死了我。”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也不一定,杨琊脾气古怪,也许会真个就把你收成徒弟,然后让你百年之内突破阳真,若不能做到,就炼成神魔一流,那下场可就比死还难过了。

    王崇被吓唬的一惊,心底头一次比脑门还要冰冷,暗暗忖道:“我此番借红袖儿之力,接近梁漱玉,取得土行灵物,把道虫培养到灵机充盈,就赶紧回吞海玄宗闭关,把先天五气金丹铸成了罢!”

    “真正成了金丹境,我才能恣意放肆……不过我都有了兜率金丹?”

    王崇刚刚想到这里,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毒龙寺一脉的功法,太容易道化,金丹境也就还罢了,你若是继续修行,只怕阳真境就撑不大住。

    王崇叫道:“那你还让我修炼此法?”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所以我让你修行山海法,此法没有瓶颈,若非你那位旧日大师兄太过急功近利,山海经为此界最不容易被道化的法门。

    王崇微微一愣,问道:“所以你让我以山海经突破,最后改换毒龙寺心法?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不错!

    朱红袖见王崇呆呆的看她,微有羞意,叫道:“还不上来?”

    王崇哈哈一笑,举步跨上了火云帕,说道:“红袖儿祭炼法宝的本事,果然非同小可!”

    朱红袖略有些得意一扬下巴,说道:“我虽然没有大师姐那般博通百家,但九渊老师一直让我们先博通诸般技艺,见识过了天地,才选择一门魔门秘法去专精。我这些庞杂手段,也都是扎根基的时候学的。”

    王崇想了一想,说道:“我就不曾有这些点拨,回头你教我一些如何?”

    朱红袖想起王崇使用法术的“窘迫”,还真就相信了小贼魔的说法,一口就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