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四七九武当梁庸
    武当派以五化威德真君和耀灵真君为传承,威德掌教有九大弟子,每减一人,便增一人,永远保持此数。

    耀灵真君收徒可就多了,足有数十,每死一个,就如演庆真君一般,众弟子齐齐提升排名,如今门下诸弟子以五岳道人为尊。

    梁漱玉思来想去,就在耀灵真君门下里,挑了一个早就不知所踪的门人,权当做自己师父,委屈的给自己降了一辈。

    赵剑龙在小道观,潜修数日,刚把一门遁术炼成,葵花和尚忽然接到令苏尔飞剑传书,只能先行离去,把师侄儿托付给了王崇。

    王崇倒也不差多照顾一个,他还有三个老徒儿呢。

    燕北人和尚文礼资质一般,年纪又大,虽然有道入天罡的底蕴,重新修行丹鼎法,也没什么优势,重入天罡之后,就迟滞了下来。

    倒是孙青雅,进境非凡,虽然远远不如奚南,奚元,但至少也有奚洛的资质了。

    王崇一直都觉得,奚洛资质太差,若非有两个哥哥,自己根本不会收下这个小“搭头”。

    但是在收了三个老徒弟之后,这才觉得,奚洛的资质,也还算是不错了。

    王崇平日也不大管他们几个,他自己也要时时修炼,这一日,小贼魔刚刚做了每日功课,把那一粒青莲籽炼化了一番,就听得外面有个柔柔的声音叫道:“武当梁庸求见峨眉吞海两派道友。”

    王崇顿时呆住,他冥冥之中,总感觉这个名字好生熟悉。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不要瞎想了,就是梁漱玉!

    王崇惊道:“这却是为啥?”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我怎么知道?

    王崇头一次有跟演天珠“面面相觑”的感觉,尽管这破珠子哪里有什么脸皮?

    他走出了道观,却见一个身材瘦瘦小小,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女孩子,有些羞怯,还有些忐忑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她也未免太会装假?”

    梁漱玉并不知道,自己报了个名字,演天珠就知道她身份来历,还跟王崇泄露了自己的底子。

    她是想破了头都不会想通,梁庸这个名字是破绽。

    梁漱玉还觉得自己并无什么惹眼之处,见到王崇就飘飘万福,说道:“我是武当飞羽道人门下,听得有两派道友在此,特来求助!”

    王崇还真是头一次见到“梁漱玉”。

    这个女子的大名,他倒是早有耳闻,绝没想到是这般羞怯的一个女子。

    他淡淡答道:“这里只有吞海玄宗季观鹰,并没有峨眉的人!”

    梁漱玉脸上似羞还喜,踟蹰犹豫,王崇是真不知道她在想些甚么,若是知道,这小贼魔能把鼻子气歪了,当场就会动手。

    梁漱玉想的是:“小霹雳不在,只有季观鹰,我是不是该出手,先杀了这小子?”

    她搓了搓手,强行压下去这个诱人的念头,毕竟季观鹰也不是很好杀,上一次就是恶斗了许久,还没能杀的了。

    梁漱玉很怀疑,王崇有什么秘法,能够召唤小霹雳白胜,若不然上一次,那位凶猛昭著……或者说臭名昭著的峨眉南宗的凶人,也不可能来的这般及时。

    若是自己不能短短时间内,拿下对手,待得小霹雳来援,此番创造的机会,可能就白费了。

    “算了,且先饶他一命,日后再取。”

    梁漱玉有些可怜的说道:“小妹下山行道,在附近听得有一头恶蛟兴风作浪,坏了甚多无辜人家的良田,就想要出手除去这头妖物。只可恨道法不精,几次相斗都没能将之斩杀。”

    “听得附近有吞海玄宗的季道友和峨眉南宗的白胜道友,这才冒昧前来,想邀两位看在道门一家的份上,拔刀相助,为黎民百姓除此恶蛟。”

    王崇摇了摇头,说道:“我要守护几位道友闭关,怕是没得办法分身?”

    梁漱玉甚是惊讶,暗道:“难道赵剑龙还在此处?他可是见过我,不若一个照面,先把他杀了?只是怎么瞒过季观鹰?”

    梁漱玉脑中勾勒了几个计划,甚至还把剩下的八只天魔手暗暗催动,只是犹豫了一二,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容貌也做了遮掩,赵剑龙未必看到出来,且先不忙杀人。女孩子家家,总打打杀杀的不好……”

    赵剑龙若是知道,梁漱玉给自己评价是——女孩子家家,总打打杀杀的不好。只怕能气晕过去,他好几次都差点被梁漱玉杀了,如果是不好,何苦追杀他?

    梁漱玉和王崇,互相说了几句没有“应扬”的话,两人心底都有一种,要不要趁热杀了对方的冲动。

    演天珠倒是活跃的紧,左一道凉意,右一道凉意,送个不停,就好像卖凉糕的,在满大街的叫嚷卖糕的卖糕的!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不要冲动!

    演天珠送出第二道凉意:这么美貌,杀了岂不可惜?

    演天珠送出第三道凉意:把虎翼双钩给她,你不是没用了吗?

    演天珠送出第四道凉意:你试试问,要不要拜你为师?

    王崇忍不住骂道:“送虎翼双钩也就罢了,你这破珠子一贯败家!让人家拜师是什么胡话?她现在真正的师父是九渊,假报的师门是武当?凭什么拜师我吞海玄宗?”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要么你问问,她愿不愿意跟你结亲,错了……结拜,收个干妹妹!

    王崇骂道:“越不成话,我是那般饥色之人吗?见人生的美貌,就求结亲,叫妹妹?我看她长的也就一般,远不如我邀月姐姐!”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那是她用天魔幻变遮掩了容貌!

    这破珠子随即一道凉意,就有一张宜喜宜嗔的娇靥在王崇的脑门里虚虚浮现,把个小贼魔吓的差点跳起来,差点就以为自己被梁漱玉以天魔大法入侵了识海。

    他忍不住骂道:“你莫要搞的我差点以为自己中了法术。”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先把称呼换了,叫妹妹!或者叫表姐。我来教你,你就说——这位姑娘,我见你好似我多年失散的表姐。不知芳名什么,芳龄几何,家住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