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四四七发了凶性
    王崇,邀月和白莲花童子,就这么在天池岛呆了下来。

    邀月素知王崇的本事,又见他也不焦急,每日多半闭关,要么就不知所踪,猜得他有谋算,就不再操心这些杂事儿。

    白莲花童子却有些安耐不住,几次想要提醒王崇和邀月夫人,他们已经被荒海钓叟那老王八骗了,那口灵池剑妥妥的要不回来。

    邀月却总是安慰她说,没得事情,王崇更是理都不理她,弄得白莲花童子一个人生闷气。

    有桑姥姥每日灌注灵精,那是多好的机缘?

    只是区区十余日功夫,王崇的白莲花化身修成了“幽玄阴山,黄泉狱海”,堂堂正正成了天罡“小妖”。

    桑姥姥以为得了一个宝贝,还耐心传授他自己领悟的道法,指望王崇好生修炼,等自己撑不住了,寄魂过去,能够更加方便操纵这具“身子”。

    王崇哪里瞧得上桑姥姥的道法?

    纵然这头木妖能够修成阳真,乃是妖族罕有的人物,他可是吞海玄宗门人,演庆真君徒弟,随便什么道法不能直指道君?

    王崇在桑姥姥跟前厮混了几日,居然还打听得一个秘密,原来桑姥姥还囚禁了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叫做周安世,乃是道极宗的人,师父正是曾“拦路打劫”的癫狂道人洞明。

    王崇被桑姥姥看的极紧,也没空闲去瞧一眼这个倒霉的少年,不过他得知此人也被桑姥姥抓来,就猜到了洞明道人为何要“拦路打劫”了。

    周安世十之八九也是一个寄魂夺舍的对象,这位师父是想要救自己的徒弟。

    洞明道人被逐出了道极宗,也找不到人帮手,估计身家也甚穷,这才想抢一件法宝来天池岛拼命。

    桑姥姥给王崇灌了几天的灵精,渐渐觉得不是滋味,心道:“这小家伙怎么无底洞一般,给他灌注这些灵精,只怕都能催生一个金丹境的妖修了,怎么却还是个天罡?”

    桑姥姥心有不舍,一狠心断了灵精,又复把血气滚滚注入过来。

    王崇忽然感觉不对劲了,心头忖道:“这老妖怪又搞什么鬼?这些垃圾一般的血气,有个甚用处?”

    他把血气转给了小篁蛇,心头就有些安耐不住,忖道:“把第二元神召唤过来,杀了这个老妖罢!”

    桑姥姥性子暴戾,又复惯爱吞噬精血,绝非是什么良善之妖,尽管就算她足够良善,小贼魔也下的去手。

    想到此处,王崇就改了主意。

    其实白莲花童子的莲子,品质比桑姥姥还要高一些,只是比不得这头老妖怪的六千年道行,积累的灵精浑厚。

    他原本还指望能够提升莲子的品质,若是这具白莲花化身能够突破大衍,王崇就能用来修炼先天五气金丹了。

    桑姥姥不肯再多提供灵精,王崇顿时就了凶性,他暗暗捏着法诀,轻轻召唤,过不得片刻,就有两道人影横渡虚空而来。

    却是“小霹雳白胜”,带了应扬一起过来。

    应扬还在参悟道法,第二元神也势必不能把他扔下,那就是害人了,所以就一并带了过来。

    第二元神在天池岛上寻了一处荒僻的地方,留了一口丙灵剑护住应扬,在地上留了一行字,就破空而来,见到桑姥姥,就是当空一剑。

    丙灵剑化为赤虹,从天而降,生生把桑姥姥本体的古桑树劈成了两半。

    一直在桑姥姥树冠中栖息的青鸾,天生灵性,预感到了危机,急忙双翅一震,冲上宵空。

    这头妖鸟还未威,就被人一把捏住了脖子,喝道:“想死想活?”

    这头青鸾虽然天生不凡,但始终也不过是寻常妖怪,境界到了金丹境,就再无突破,也只是积累了几千年的道行罢了。

    遇到有阳真境界的小霹雳,当真想死都难,想活都是靠命。

    这头妖鸟被雷霆之力,殛的浑身黑,忙不迭的怪叫,算是服软,然后就被人在体内种下了一朵诡异的金莲,抖手摔入了一个洞府里。

    青鸾还想要冲飞起来,一威风,就有三四十个金丹修士冲了上来,狂喝道:“这头妖鸟是我们的……”

    青鸾双翅才展开,就被几十道法术轰下来,然后就被人死死按在地上,逼它修行什么丹鼎法。

    青鸾刚刚略略强硬,就被人下了十余种手段,折磨的痛不欲生,忙不迭的服软。

    “小霹雳白胜”随手处置了青鸾,剑光挥洒,又复斩落下来,他已经见到了桑姥姥的那一粒六千年的元丹。

    桑姥姥也是阳真妖修,被人没头没脑的一剑劈成了两半,怒火冲霄,巨大的妖身一合,就要修复伤势,跟人拼命。

    她哪里料得身边的那朵“小白脸”……

    错了!

    是小白莲。

    早就惦记上了自己一颗六千年的“心”!

    王崇那里还要伪装了?

    他来天池岛就是为了这一颗六千年的木心,当下施展了五行神变,化为一道金光卷过,一把抓住了桑姥姥被第二元神劈开妖身,露出来的那一颗“木心”,大喝一声就生生拔起。

    桑姥姥的木心,乃是她当年修成的“元丹”,若是失去,至少要损折两三千年的功力,比白莲花童子丢了莲子还要严重的多。

    这头老妖狂吼一声,无数枝干翻卷,想要抓住王崇,却还哪里能够?

    王崇一把得手,顿时施展了补天劫手,横渡虚空,挪到了天池岛的宝库里头去了。

    桑姥姥虽然合拢了妖身,但缺了木心,只觉得功力急遽滑落,身体里空落落,说不出来的难受。

    她眼瞧这个莫名出现的大敌,又复一剑如虹,气势万钧的斩下,树身一摇,生生脱出了一个身高十余丈的木人。

    这具木人是桑姥姥炼就的木胎神,也是她想要扛过道化之劫的手段之一。

    这具木人身材却曼妙,若非一张脸都是木瘤,疙疙瘩瘩,十分怕人,有太过高大,倒也似乎一个美人儿。

    第二元神催运剑光,狠狠斩下,桑姥姥的木胎神忽然爆出一道混沌色光气,化为光幢,护住了自身,竟尔抵挡住了丙灵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