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四一三弟弟,你要的五行灵物来了

四一三弟弟,你要的五行灵物来了

    邀月伸手捻起一根铁尺般的宝物。

    此物断了半截,原来是什么样子,已经无法知道,黑漆漆的,也无灵光,也无锐气。

    邀月问道:“用一门禁法,可换此物否?”

    百眼毫不犹豫的答道:“只要道诀,不要禁法。”

    王崇呵呵笑道:“算了罢!这些破烂物,他换一千年也没得人要,哪里值得什么道诀。”

    邀月有些可惜,放下了半截铁尺叫道:“这铁尺若是熔炼,有几种金铁之精,可以用作炼剑的材料,虽然份量颇不足……”

    旁边插话语的那头妖怪,心头微微一动,心道:“听起来,这位夫人似乎是个会炼剑的,不知能否请她出手,帮我炼一口剑。”

    炼制飞剑的法门,比剑诀还要罕有,好多散修数百年辛苦,也能凑齐炼一口飞剑的材料,只是却苦无人帮忙炼剑。

    这头妖怪名叫雷蟾,心头转了几个念头,就叫道:“这位夫人和公子,我这里也有些宝物,不知可有中意?”

    王崇瞧了一眼,却见这头妖身的货物,都是些矿精一类,显然此妖精擅钻地之术,从地下的矿脉中**的东西。只是好些东西,他也不知道来历,更用不着。当下一笑说道:“却是没甚可需求。”

    说来也凑巧,峨眉众人所乘的淡金小舟,居然也飞了过来,见到两头妖怪的东西,王野灵的唯一门徒龙泊儿忽生欢喜,叫道:“几位师姐师兄请看,那里不是我们要找的太元金精。”

    王崇心道:“这傻孩子,如何就能说出口来?这岂不是让奸商坐地起价?”

    两个妖怪果然都做出了肃然之色,百眼就叫道:“我这里的宝贝,只换道诀,若是无有,且莫开尊口。”

    龙泊儿羞涩一笑,说道:“抱歉抱歉,小道看错了,原来不是。”

    峨眉众弟子,就有人吃吃浅笑,王崇也不识得,笑的那位峨眉女弟子,倒是多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

    司徒威也得了一葫芦乾元换骨丹,如今脱胎换骨,更炼成一身的罡气,身上阴阳二气流转,学的却是少阳玄阴两门剑诀。

    这位当年的风流倜傥公子,却去了纨绔之气,换了一身道气,有好些师姐妹在一处,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言不动,端坐在淡金小舟的角落,默默运炼真气。

    花飞叶俨然一副大姐头的模样,在这些天罡境的峨眉弟子中,就要数论到她排行最高,故而此行以她为主。

    这位峨眉女弟子倒是稍见年长,也不知道是限于功力境界不到,驻颜之术略逊,还是不希望自己只停留在十几岁的稚龄。

    花飞叶正要带了一种峨眉弟子离开,雷蟾就忍不住叫道:“我这些都是万年难遇的宝贝,几位真不要来些?我只想求人帮忙炼一口剑……”

    峨眉众人却没有人答他,头也不回的去了。

    王崇也和邀月,去其他的妖怪和散修之处,再不理会这两头妖怪。

    王崇和邀月转了一圈,倒是真收了一些材料,有些能炼制法宝,有些能炼制飞剑。

    王崇通过了第二元神,如今也知道炼制太白灵光剑的材料都有哪些,甚至还收了一块太白精金,只是份量颇不足。

    虽然略有收获,王崇仍旧觉得不甚符合期许,他心头暗忖道:“这些散修的东西,虽然来历奇怪,种类也多,但真要说起来,还未必及得上我打劫了小阳宫和明山宗,加上阿罗教的库藏更多。”

    其实这也不怪海市,这里最多也不过就是金丹境的妖怪,金丹境的散修都少,九成九以上都是大衍,又能有什么好宝贝?

    就如家财巨万之辈,去什么寻常街市闲逛,除了图个新鲜,还真能买到什么珍奇之物不成?

    他刚觉得海市有些无趣儿,就听得远远的一声牛吼,不旋踵就有一队修士大张旗鼓而来。

    这支队伍足足有十余位大衍,三位以上的金丹,为之人居然是金沙教的副教主极光夫人,旁边就是极烈,极烈手托一座小山。

    这座小山灿烂耀眼,宛若透明,里头有一头白牛,哞哞乱叫,在里头打转。

    旁边一名散修叫道:“极光夫人又把落珈岛的镇岛之物请出来了。只可惜,谁人有一口飞剑与他?”

    邀月眼睛一亮,叫道:“太乙元精!弟弟,你要的五行灵物来了。”

    王崇也是陡然振奋,叫道:“居然是最难得的金系灵物,只可惜我没有多余飞剑与他们。”

    邀月夫人架起遁光,就像极光夫人迎了上去。

    极光夫人这几年,都想给侄儿极烈一个好前程,故而请出了落珈岛的镇岛至宝,想要换一口飞剑。只是飞剑太过难得,纵然这块太乙元精,已经有数千年火候,仍旧没能如愿。

    只要有高手祭炼,这块太乙元精,立可成为极品法宝,甚至也能炼制飞剑。只是炼剑须得有独门秘法,炼剑的高人,莫要说极光夫人,就算金沙教都没这般本事。炼成法宝又太可惜,这才一直都没用动用。

    极光夫人眼瞧一个容貌甚美女修,拦住自己一行人的去路,忍不住喝道:“道友意欲何为?”

    邀月夫人取出了王崇所赠的玄阴剑,叫道:“可否换取太乙元精?”

    极光夫人眼睛一亮,正要说话,她背后的一位金沙教金丹长老,就露出贪婪之色,喝道:“这不是本教丢失的飞剑么?怎么在你手里?”

    邀月夫人好气又好笑,没想到金沙教的长老居然如此不要面皮,诬赖自己情郎所赠飞机,是偷他们金沙教的。

    极光夫人微微犹豫,她倒是没有这般不要面皮,这口飞剑品质极好,也附和极烈所需,甚至飞剑的属性也颇和极光真法,正要开口阻止那位金沙教的长老,这位长老却悍然出手。

    出手就是金沙教的秘法,漫天金沙飞出,向邀月夫人卷来,他有心夺取飞剑,故而出手就是杀招。

    王崇也未有料到,邀月居然要舍了玄阴剑,替他换五行灵物,正心头感动,忽然见得这位金沙教长老的无耻,诬陷邀月偷剑,不由得一拍大腿,暗叫一声:“好爽利的老人家,如此忠厚,居然动手了,这太乙元精不用飞剑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