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四零零飞雷剑光术
    王崇在远处暗想:“小剑仙这个逼装的甚是可以,老子就装不出来。”

    玉阳喝道:“我太乙宗又不是天魔宗,还怕了你不成?”他太乙真诀全数催动,手上七道白光腾飞。

    欧阳图朗声长笑,喝道:“玉阳道兄的确不同凡响,故而某也须跟白胜师弟借剑一用。”

    王崇心道:“原来刚才的逼还没装完。欧阳图的言下之意,对付天魔宗的人,连飞剑都不须,真是嚣狂!”

    欧阳图嘴上说的客气,剑光一斩,从容把这位太乙宗的三代大弟子逼退,他根本就没看被他一剑逼退的玉阳,盯着元傲君,笑的酣畅淋漓。

    任谁都看的出来,这小剑仙是想要施展个手段,先把元傲君弄死。

    王崇心道:“我也趁活打个劫罢。再不出手,美貌的师父怕是就被欧阳图弄死了。”

    当下狂喝一声,叫道:“师兄,我来助你。元傲君留给我,你去对付其他两人。”

    欧阳图洒脱一笑,果然剑光就奔着玉都去了。

    玉都好歹也是三百年后,能够成为道君的人,真没表现的那般弱。他就是不想动用全部的功力,被人瞧破底细。可面对小剑仙的无双剑术,玉都也不得不拼了老命,手中的金莲剑一卷,生生和欧阳图斗了七招。

    虽然玉都被杀的节节败退,但终于撑到了玉阳来援,两师兄弟联手,还是被欧阳图杀的汗流浃背,苦苦支撑,却也勉强稳住了阵脚。

    玉阳和玉都都是阳真境界的顶尖人物,随便一个出来,都能让极光夫人这种阳真仰望,而且是望不到大小头的那种。

    若是换成极光夫人,欧阳图说不定一炷香的功夫,就能玩一个百人斩。

    饶是如此,玉阳也暗暗叫道:“再跟小剑仙斗一会儿,我和玉都怕是都要挂了,还是赶紧回山门去,能有师父庇护。”

    他仗着太乙真诀,七道白光翻飞,硬生生顶住了欧阳图,带了玉都节节撤退,只是两兄弟都有些艰难,一时间照顾不得元傲君了。

    元傲君被王崇死死缠住,心头有些绝望,暗忖道:“没想到峨眉这般穷横。来了个小霹雳白胜,就把本门搅的翻天覆地,玄叶又来挑战四位老祖,如今欧阳图更是强横霸道。”

    她也想摆脱王崇,但小贼魔哪里是这般好摆脱?

    王崇凭了一口丙灵剑,虽然远不如小剑仙欧阳,但也杀的元傲君出尽本事,不敢有丝毫松懈。

    王崇跟元傲君恶斗了数招,忽然卖了一个破绽,喝道:“如是能交出两口飞剑,我可以放你一条活路,并且把素琴送回。”

    元傲君愣得一愣,却见王崇又复取出了一口丙灵剑,双剑合一,差点把她生斩与剑下。

    一时间居然捉摸不透,王崇是真要临阵要钱,还是耍个花招,哄骗自己,趁机乱下杀手。

    王崇其实也有些暗暗叫苦,欧阳图威势太盛,所以元傲君也被逼的毫无保留的全力出手。

    别看小剑仙欧阳图一剑就把这位美貌师父劈了,元傲君还真没那么弱,几乎跟邀月相差无几。

    元傲君全力拼命之下,王崇也只有拼尽吃奶的劲,也被逼的拼了命。

    两人厮杀的炽烈,元傲君心道:“就算给他两口飞剑,此人怕也是不会送回素琴,更不会放过我,还是骗他一骗!“

    元傲君喝道:“我与你两口飞剑,你放回素琴师妹。”

    她扣指一弹,果然有两口飞剑射出,王崇微微惊讶,小贼魔本来就疑心重,哪里会真的伸手去接,一抖手就是十二枚雷霆霹雳珠飞出,圈住了这两口飞剑。

    “咦!不是飞剑。”

    王崇反应的绝快,剑光与身合一,拔空冲霄,元傲君放出的两口“飞剑”,隆隆巨震,生生把十二枚雷霆霹雳珠全数震开。

    甚至一枚品质最差的雷霆霹雳珠,都被炸的降低了品质,倒推到了一次炼质的层次。

    王崇亏得走的快,没有被波及,可就心头余悸,暗暗叫道:“这是什么道法?”

    欧阳图远远的叫道:“白胜师弟,元仙子所用,乃是太乙宗的飞雷剑光术,此术虽然有剑光字样,却非是剑术,而是一门雷法,雷光最快,号为天下奇绝。”

    王崇心道:“这位美貌师父,还真是心狠手辣,若非我见机的快,差点就给她用雷法炸死了。”

    王崇抬手一招,收了十二枚雷霆霹雳珠,见到有一枚被炸的掉了品质,也是心疼,叫道:“偏你有雷法,我就不懂吗?”

    “也吃我一雷!”

    王崇施展弹指惊雷之术,连飞出一十二记雷光,他的弹指惊雷之法,远不如元傲君的飞雷剑光术威力,但动绝快。

    元傲君本来还想跟他都雷法,但一晃眼的功夫,就被漫天的雷光包围,只能把两相欢飞出,盘空一绕,把十二枚弹指惊雷之术,以柔劲弹开。

    王崇出的弹指惊雷之术,炸的漫天云霞翻滚,却没能伤到元傲君。

    元傲君急忙又复使出飞雷剑光术,只是王崇也不用雷霆霹雳珠跟她对拼,而是催动了弹指惊雷之术,抢先一步,把她的飞雷剑光术引爆。

    双方都颇精通雷法,元傲君的飞雷剑光是把雷法用演示为剑术,若是敌人不知底细,以飞剑相迎,剑光就会被炸开,让她乘虚而入。

    王崇的弹指惊雷,却是正宗的剑法,从剑法中演化出来的法术,动奇快,虽然威力不及元傲君的飞雷剑光术的百分之三四,但却恰好克制对方的法术。

    不管威力多大,是重要击中敌人,方能挥威力。

    王崇以弹指惊雷之术,提前一步,引了元傲君的飞雷剑光术,倒也让这位太乙宗的女修,有些憋闷,她也只能催动两相欢,把王崇的法术弹开。

    双方晃眼间,就恶斗了数百个回合,都暗暗吃惊对方的道行法力。

    元傲君心道:“这小贼,杀了我的好徒弟,这仇非报不可。既然走不脱,就跟他拼了吧。”

    王崇想的却是:“美貌的师父太狡诈,远不如邀月姐姐那么好骗。演天珠,你有什么招数没有?教我一个。”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