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九七我家师父好生美貌
    元傲君随手一捏,指尖就出现了一组符箓,伸手一拍,就打入了王崇的体内。

    王崇任由这组符箓,落入自己的丹田,并且跟云蜃真气合二为一。

    同样来自上天梯的法力,元傲君的法力却带有一股无与伦比的霸道,幽深沉凝,比起王崇的云蜃真气,另有一种奇异。

    王崇甚至有一种感觉,若是同样的境界,自己使用云蜃真气,绝非这个“师父”的对手。

    作为王崇唯一的女师父,元傲君给他的感觉和令苏尔,演庆都不相同。

    王崇拜师令苏尔,是修行还未入门,故而对令苏尔几位尊敬。

    他拜师演庆的时候,背负无数追杀,直面演庆的时候,惶惶不可终日,宛如丧家之犬。当演庆为演天珠算计,出手把他斩断因果的时候,王崇只有惧怕,甚至到了现在,他仍旧极端畏惧这位师尊。

    但如今他修为也不俗,拜师又没几分真心,瞧看元傲君的时候,偶尔还会冒出几个大不敬的念头。

    “比如……这位师父,跟我邀月姐姐,春兰秋菊,各擅胜场,也是好生美貌。”

    王崇正在乱冒打不恭敬的念头,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这位师父,没几年好活了。

    王崇惊讶道:“她看起来好端端地,为什么没几年好活?可是修行出了问题?”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不是修行上的事儿,元傲君过得几年,就要被西方二妖圣座下白莲花童子斩杀,死的还挺惨。

    王崇再偷看了一眼元傲君,忽然就觉得,这么美貌的师父死了实在可惜,就问道:“要不然,我找个机会,先杀了白莲花童子?”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白莲花童子是八大奇妖之外,第九个突破金丹境的大妖,天资横压一世,就连项情都要输在他手里。不过也是个好机会,你正好趁机收了项情……

    王崇忽然反问道:“项情不是个男的吗?”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当然是男的。

    王崇怒极,反问道:“男的我怎么收?”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混账,谁让你收后宫了?我是让你收徒弟!

    王崇哦了一声,不好在吭声了。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的脑子,净想些不干不净的。

    王崇骂道:“哪里有什么不干净?不都是你让我去做的?比如邀月,比如红袖,比如观音!”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混账,本来就让你收几个徒弟,我有让你勾搭齐冰云,韩嫣,还有……比如这个美貌的师父?

    两人争吵起来,王崇一时压不住火,最后被演天珠呸呸呸呸呸……十八个呸,吐槽的脑门冰凉,再一次输了阵仗。

    元傲君见王崇有些情绪低落,也不知道他是被演天珠骂的,还以为被自己种下了咒法,颇有些难过。

    她倒是挺喜欢这个徒儿,若非王崇是个妖怪,说不定就真的收为入室了。

    元傲君安慰道:“莫要这般难过,大不了师父日后格外开恩,让你多活几年。”

    王崇心道:“我家师父,性子真直,也真不会说话。”

    他急忙答道:“徒弟不是难过这个,只是深恨自己的修为不够,不能立刻替小阳宫诸位师长同门报仇。”

    元傲君笑道:“你想报仇?为师就给你一个机会。如今老师想让我也加入,玉阳和玉都两位师兄,去抓捕小霹雳,你跟我一起,便有机会报仇。”

    王崇听得心底一颤,他倒不是怕玉阳和玉都,而是听到自己的老师,说起她的老师。

    “那不就是碧霞吗?难道这位道门大圣回来了?”

    王崇急忙问道:“师祖也在山上么?”

    元傲君不知道王崇在担心什么,随口答道:“你师祖刚刚回来。”

    王崇顿时就吓了一跳,心道:“亏得我没在瞳卢宫闹事儿,不然下场堪虞,这位老祖怎么回来了?”

    王崇故意问道:“师父,是玉明山那边已经没事儿了么?师祖他老人家,才回返瞳卢宫?”

    元傲君摇了摇头,叹息说道:“非是如此。那个小贼打劫了你们小阳宫,还去打劫了海会师伯的云楼宫,以及善胜老祖的玉明宫,听说还去了威灵老祖的净居宫,闹得风声鹤唳,所以你师祖才回来。”

    王崇听得不对劲,心道:“小阳宫和云楼宫是我干的,但是玉明宫是怎么回事儿?”

    他补问了一句:“玉明宫也出事儿?不是四位老祖都在吗?”

    元傲君也不知道,她眼前的徒儿,就是让太乙宗上下恨的咬牙的“峨眉南宗小霹雳白胜”,解释道:“白胜那贼子,让他师伯玄叶出面,引诱开了四位老祖,潜入了玉明宫做下一场大案。把你善胜师伯祖的库藏,车驾舍,灵兽舍,仙衣舍,灵药舍,混材舍……一十六舍,乃至寝宫都给偷光了,据说连床被窝都没留。”

    王崇目瞪口呆,心底只有一个念头:“这活绝逼不是我干的。”

    “究竟是谁!栽赃与我?”

    王崇想了一回,又复气馁,暗忖道:“就算是我出面辩解,有小阳宫和云楼山的前科,也绝无人肯信。作案的这人,也忒无耻,弄得我百口莫辩。”

    元傲君见这个徒弟,似乎一脸的呆滞,心道:“他应该也是被这小贼吓住了,敢去道圣家里偷东西,白胜这厮的胆子真不知有多大。”

    元傲君问道:“你可敢跟为师去抓捕白胜?”

    王崇急忙叫道:“徒弟一定要去,这般天赐良机,我定要给师门……”

    说到这里,王崇急忙改口,说道:“给旧日师门报仇。”

    他如今拜师了元傲君,也不好在口口声声给师门报仇了,尽管……其实太乙宗跟小霹雳白胜的仇,也真不小了。

    元傲君盈盈一笑,叫道:“既然如此,你稍微收拾一下,跟为师走罢。”

    王崇急忙答道:“徒弟什么也不用收拾,这就可以走了。”

    元傲君也干脆,吩咐了身边的玉女,过不多时,就有人给她备好了车驾,元傲君带了王崇,就出了瞳卢宫。

    这位太乙宗的女修,当空御车,宛如神女飞天。

    王崇趴在车辕上,偷眼瞧去,暗暗忖道:“我师父真是好生美貌,不输邀月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