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九零会哭的玄德
    王崇暗暗琢磨,若是自己现身,这些明山宗的弟子觉察不妙,分头跑了,岂不是少了些“乐趣”?

    他把十仙图一抖,明山宗主千盛雪走了出来,见到自家的山门,脸色就是黯然,问道:“主人可是要灭了明山宗?”

    王崇摇头说道:“我是觉得,明山宗没有宗主,十分可怜。留在南土,未免会受人欺压,想要把明山宗都搬迁走。”

    千盛雪问道:“若是明山宗不想离开,该当怎样?”

    王崇笑道:“你可下去问问自家门徒,小阳宫是甚下场。”

    千盛雪稍稍犹豫,驾驭了遁光,回转了明山宗,过了半日,又复回转了来,低声说道:“明山宗愿意搬场。”

    王崇叫道:“甚好!”

    他把手一会儿,小篁蛇就飞了出来,伸手一指,叫道:“让你明山宗的弟子,带了家什,都进去吧。”

    千盛雪微微犹豫,自己先飞入了小篁蛇大嘴之内,兜了一圈,知道里头是一座洞府,这才放了心。

    她乃是明山宗主,权柄威严深重,回到了宗门,连番号令。不过多时,明山宗各处的弟子,就都带着家私,飞入了小篁蛇的大口之中。

    明山宗虽然占据的山场广大,但也不过就三千余弟子,远远比小阳宫门人要少。而且有了千盛雪主持,搬迁的尤其快。

    只得一日,人就走的差不多了。

    王崇待得人都进了黑风洞,这才开始施展法力,把明山宗的各处道观,一一拔起,送入了小篁蛇肚腹内。

    千盛雪颇为配合,王崇也不做绝,只打算把明山宗都搬场去大罗岛,到时候寻一处岛屿,让明山宗落脚。

    这些道观,他还是打算还给明山宗的。

    小贼魔做事,十分讲究,就只是有句俗语:搬家一次,宛如遭贼。

    明山宗举派搬迁,自然会丢些东西,比如宗门的护山大阵,派中的厉害法宝,道经典籍,各种珍惜材料,门派豢养的灵禽仙兽,各处灵田,门派种植的灵药……

    这些“不当紧要”的家私,经过这一场搬家,也就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甚至还有一批豢养灵兽,种植灵药,有些炼制法宝专长的门人弟子,也都就此“走失”,再也找不回来。

    王崇在大明山和小明山这边,把明山宗掘根的时候,玄德早就和玄叶两人,到了玉明山。

    峨眉掌教亲来,虽然太乙宗上下都知道,玄德也不过才是个金丹,却也没人敢轻视,四位太乙境的道门大圣,也一样是一起迎接了出来。

    玄德也不动声色,耳边听得玄叶一句:“为兄去了。”知道这位二师兄,趁着混乱,抢入了玉明山,这才略略放心。

    玄德古朴大方,看着就像是至诚君子,非是小贼魔那种贼头贼脑,本来想要长的憨货一些,没得几年,就变得帅气逼人。

    玄德是天生的真老实人。

    接到了太乙宗的书信,就做了两手准备,把一口无形剑和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谱,托人送给了玄叶。

    然后就动身前往南土,他到了南土,玄叶前后脚也到了。

    有了这位二师兄出马,玄德心底就按定了许多,见到太乙门四位大圣,拱手一礼,态度十分拘谨。

    海会道圣虽然恼怒,峨眉南宗的小霹雳白胜,做事太不地道,把两边都逼得无可转圜,但仍旧压住了火气,拱手回礼,也不多说什么,先把玄德请到了玉明宫。

    双方分了宾主落座,海会道圣才说道:“玄德道兄!你觉得此时该当如何?”

    玄德道人咳嗽一声,忽然就啼哭了起来。

    太乙宗的四位大圣,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善胜道圣开口,说道:“玄德道兄,如何这般悲戚?”

    玄德抽抽噎噎,说道:“诸位道兄当知,自从老祖飞升,我峨眉就分了三支,玄叶师兄带了人走,分家另过。我们本山的人和南宗,势同水火,犹如仇眦……”

    海会道圣心道:“这是你峨眉的丑事,跟我们太乙宗说什么?”

    玄德道人见没有人劝说,就放声大哭起来,他也是金丹境的修为,功力深厚,哭上几天几夜,泪水都不带干涸。

    反正他就是一个拖延时间的,若是太乙宗愿意让他哭下去,也不用绞尽脑汁儿,来想其他招数,所以玄德道人是越哭越来劲,一直哭到了太乙宗的几位道门大圣都心生恻隐。

    还是善胜不忍,劝说道:“玄德道兄,莫要哭坏了身子。”

    玄德本来只是哭,这会捶胸顿足,还哭出花样来了。

    还是海会道圣忍不住说道:“峨眉本山和南宗,并不和睦,此事举世皆知,道兄励精图治,把本宗整饬的好生兴旺,谁人不说一句,阴定休果然选了一个好徒弟,你也莫要太难过了。”

    玄德执掌了峨眉本山,几乎没有任何作为,哪里扯得上一句“励精图治”?

    海会道圣也是没了办法,堂堂一个太乙境道门大圣,也信口开河,说起了胡话。

    玄德见终于有人搭话,就哽咽着说道:“本来也不过是一件小事儿,只恨峨眉南宗跟我们本山,仇恨太大。白胜那贼子,就诱哄了白云师姐,说有峨眉弟子被杀了,这才惹得白云师姐冲动,不小心伤了几条性命。”

    说到这里,玄德又复嚎啕大哭,叫道:“道弟,着实不知该如何给诸位道兄交代,着实不知道啊!”

    太乙宗的威灵、海会,善胜,碧霞四位道圣,沉默不语,想要看玄德玩什么花样,奈何诸位峨眉掌教,哭功惊人,没人劝说,就放声嚎啕,做出了哭足一年的架势。

    威灵沉默了片刻,还见到玄德偷偷施展了一道法术,给自己的泪腺补水,实在没法子了,只能说道:“白云也没杀什么人,都是峨眉南宗的那位小霹雳白胜,出手杀了南土的四位阳真道友,还杀了数千小阳宫门人……”

    玄德泪眼婆娑的走了过来,抱住了威灵的胳膊,扯着威灵的道袍,一面给自己擦眼泪,一面叫道:“就是,就是,我家白云师姐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