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二四大罗岛主,别来无恙否?

三二四大罗岛主,别来无恙否?

    一颗巨大的龙头,在巨浪之中现身,老龙张开巨口,朗笑道:“大罗岛主,别来无恙否?”

    王崇压下了心思,他还真砍不动这头老龙。

    他听说过无数次巨头龙王的威名,但还真的头一次见到这头老龙。

    即便没有见过,王崇也不怕认错,天下间只有八大奇妖能够突破金丹,八大奇妖中也只有这么一头老龙,哪里还能认错?

    小贼魔也笑了一声,喝道:“老龙王为何阻路?”既然巨头龙王以礼相待,他也不好立刻翻脸。

    巨头龙王巨头一晃,化为一个须皆白的老人,足踏巨浪,喝道:“老友归来,巨头怎能不宴请一番?你那大罗岛暂缓回去,也不妨事,还是先来我龙宫做个不之客罢。”

    老头哈哈大笑,王崇还不觉得怎样,苏味道,周寒以及两家的子弟,却都是又惊又喜。

    之前王崇也说过,自己跟巨头龙王相熟,他们虽然猜测,王崇确有认识巨头龙王,但这头老龙何等身份?

    天下八大奇妖之一,东海之主,手底下妖怪要以千万论头,何等威风,何等气势?

    所有人都不认为,王崇跟巨头龙王真能有什么交情,最多不过互相面熟罢了。

    此时王崇回大罗岛,巨头龙王居然出面揽客,这可不是寻常的交情,甚至已经非是好友可以形容,两家必然极其熟捻,颇有“通家之好”的感觉。

    王崇还真不怕这头老龙,虽然巨头龙王的实力,必然远在极光夫人之上,但是他身边可还有邀月夫人呢,邀月可也是远在极光夫人之上。

    他不怕巨头龙王,但却有些担忧另外一件事儿。

    正要想个借口,推拒了这场宴会,老龙王就极不识趣儿,开口说道:“小女巨玥儿也十分想念季教主。自从那日教主把她撇下,走了一个无影无踪,小女回家后哭了几场,老龙心下十分不忍。”

    王崇这会儿,是真想要杀龙了。

    周寒,苏味道,以及周苏两家的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心道“怪不得季观鹰说自己和巨头龙王交情极好,原来是翁婿关系,哪里还有不好?”

    也不乏有人偷着瞧邀月,邀月和王崇的关系非是什么秘密,至少他们这些人尽皆知晓。

    王崇也把眼来瞧邀月,低声说道:“姐姐!这是孤鸿子的锅,与小弟并无半分关系。”

    王崇哪里敢耽搁,先一句话撇清了关系,再细细的解释,把自己说的完全无辜,忠贞刚烈,只差给自己捆绑一条唤作节操的带子,在邀月面前翩跹起舞。

    邀月心下甚是羞恼,她自然不会负气,学人间的凡俗女子,就把王崇撇下,丢给那些小骚浪蹄子,已经想好了如何摆布这小混蛋。

    待得王崇解释清楚,她心道:“原来错怪了观鹰弟弟,这件事倒是的确不怪他。”

    巨头老龙王也甚不会看脸色,也顾不得王崇脸色铁青,还笑吟吟的说道:“今日正好,邀月夫人也在。你若不开口,季观鹰那小东西,是绝不敢把小女带回家,总要你这位正经的夫人开口才是。”

    邀月夫人心头颇羞,但是却也觉得,这位巨头龙王说话倒也好听,心头忖道:“男子三妻四妾也是寻常,可我不允许,谅他也就不敢。这位小公主,我去收来做个徒儿也不错,妾室……这小混蛋就不要想了。”

    邀月轻轻一笑,说道:“老龙王的盛情,我和季观鹰当该感怀,这就请老龙王带路罢!”

    巨头龙王精神一振,急忙把手一指,分开了海浪,出现了一条直通海底的甬道,叫道:“老龙这就带路。”

    王崇只能驾驭了六阴元灵大法筏,紧随直下。

    老龙王一身法力,当真通天彻地,也不见他怎么催使法力,数以亿万吨的海水就被排斥了开来,化为一条亮晶晶的甬道。

    在水下飞了不过半个时辰,众人就见得一座宫殿,或者说——宫殿群落。

    至少有数万间宫殿,连绵不绝,化为了一座远胜人间的城郭。

    也不知道九天之上是否真有天宫,但料天上的宫阙也不过如此。

    一个苏家的年轻少女,不过才炼气层次,平生就没出过门,这一路上见到海6风光,已经赞为平生罕见,如今见了龙宫的盛况,顿时生出,不负此生的感慨来。

    她瞧了一眼,自家的“老祖”,苏味道修道数百年,已经是她十多代的先人了,忍不住想道:“季观鹰小祖宗,得蒙龙宫招婿,不知我苏家的老祖宗是否也有此机缘?”

    苏味道也不由得赞叹一声,对王崇说道:“若非小师叔祖带契,苏味道只怕平生都没这般眼福。”

    老龙王在前头,呵呵一笑,说道:“苏道友若是愿意来,老龙无任欢迎。”他大袖一挥,飞出了数十块令牌,说道:“此乃我的龙宫令牌,只要持了在手,就能任意来往。我手下群妖都可供驱策,甚至充当座骑。”

    这些令牌飞出,王崇微微颔,苏周两家的子弟才敢收取。

    苏周两家子弟人手一块,但最后还富裕了二三十块,王崇一笑说道:“巨头老龙王如此盛情,味道贤侄孙儿,周师兄你们都收起来吧!日后赐给晚辈,也是一件好物。”

    周寒和苏味道一起大喜,急忙把这些东西收了起来,作为吞海玄宗弟子,两人还真不须此物,但家族子弟却十分需求。

    此物他们还弄不来,若非有这等机会,巨头龙王亲赐,就凭他们还真没这等面子,就算邀月这等阳真大修,巨头龙王说不在乎,也就不在乎了。

    演庆真君功参天地,巨头龙王是真怕,但吞海玄宗门下,谁能请得动祖师?

    王崇也不知道,邀月是什么打算,心底还在暗暗盘算:“人鱼三公主,长的倒也美貌绝伦,若是邀月肯,收入房中,倒也是个趣儿物。”

    王崇回想了一番,巨玥儿的相貌,只记得十分美貌,但具体生的什么模样,他倒是早就忘记了。

    小贼魔就不是个贪恋美色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