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一三小贼魔不是好人
    “弟弟,可有想着姐姐?”

    邀月喜滋滋的从天而降,落在六阴元灵大法筏上。

    王崇心底就只有一句话,还是对自己的说的:“千万不要看韩嫣!”

    邀月当年,也没多强悍,也就是同为金丹境,一个人吊打东海三枭。

    若非是孤鸿子偷袭,她只怕就能把东海三枭拍死。

    当初王崇还真是“年轻”,又是亲手救了邀月,也没觉得这位“邀月姐姐”的道法有多强横。但这些年,他经历的战斗多了,也对这位“姐姐”的厉害,略有估计。

    邀月在金丹境界,只怕顶的上七八个玄鹤。

    虽然还未到了龙吉吉那种,金丹境就可以跟极光夫人硬撼的级数,也相距并不十分遥远。

    若是邀月只是金丹,也还罢了,王崇也不怕她,但如今的邀月可是阳真大修……

    王崇估算了一番,如今的邀月也算不得多厉害,大约跟黑风双煞完好之时差不多,也就顶的五个极光夫人,单打独斗没准能把玄阴魔魈给活活打死。

    王崇是心底里真的有鬼,遇到邀月才不是欢喜,而是计算双方的战力。

    他十分担心,若是自己一个应对不善,跟韩嫣有什么眉来眼去……

    可怜他们两个,也只是大衍境,若是被邀月觉察到有些苟且,只怕他当年的毒誓,就要应验了,邀月一准就能把小贼魔和韩嫣一起打死。

    邀月也顾不得韩嫣在旁边,伸手按住了王崇的肩膀,一张俏脸宛如春风化暖,柔媚入心。

    韩嫣微微低下螓,以补天秘法给王崇了一道消息,恨恨的问道:“这又是谁?”

    邀月貌似二十七八,身段高挑,风韵成熟,举止柔媚,眼波流转,生就无限风情。

    纵然韩嫣不想承认,也须得夸赞一声,此女媚骨天生,风情多趣儿,的确是男子眼中的绝世尤物。

    王崇好生心累,他先露出一个微笑,对邀月说道:“姐姐许久不来看弟弟,原来是突破境界去了。恭喜姐姐,成就阳真。”

    他还得偷偷以补天秘法,安抚韩嫣:“快走!找个借口溜吧!莫要惹怒邀月,吃眼前的大亏。”

    韩嫣若非低头,邀月就能看到她一张俏脸,全是铁青之色。

    齐冰云和小贼魔有些暧昧,韩嫣是知道的,但邀月是哪里来的?她可就不晓得的了。只看邀月和王崇的亲密,就可以知道,这小贼魔不是好人。

    没得招惹这么美貌的女仙,还能是什么好人?

    邀月欢喜的紧,笑盈盈的说道:“你不是也突破了大衍之境?我来接天关已经有些时日,听的人说,你还颇有名声。”

    王崇心底就打鼓,暗暗忖道:“除了颇有名声,也不知还有没有人嘴欠,说出来不甚好的名声来。”

    他此时就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究竟为了甚么,招惹这么多女仙?随便一个已经很好,他所认识的女仙,哪一个不是美貌绝顶,可玩千年?

    想到此处,他忽然想道:“不对也!当年不是演天珠那破珠子,怂恿我去招惹邀月的么?”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呸!

    王崇还未来得及呸回去,演天珠就又送出一道凉意:活像你是个君子一般!

    王崇怒骂道:“老子怎么就不是君子?”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问问眼前两女子,谁人承认?

    王崇差点骂娘,韩嫣怎会承认他是个君子?就算邀月夫人,也不曾承认,当年虽然是演天珠怂恿,他自己可也颇骚浪,若不然两人正正经经,只是救人,哪里会厮混到一起?

    还得以拜师演庆真君,得这位老师帮自己斩断因果,逃过了命中大劫?

    邀月见得情郎,欢喜的什么也似,跟王崇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王崇可就辛苦的很,一面要应付邀月,一面要应付韩嫣,韩嫣见这小贼魔越的不像样子,气恼的站了起来,笑盈盈的对邀月说道:“峨眉杨祖一脉韩嫣,见过邀月夫人。”

    邀月也听说,韩嫣乃是杨祖一脉,接天关都是杨祖一脉的势力,韩嫣出现在此处倒也不奇怪,只是她也略微好奇,为何这个女子会跟王崇同行。

    邀月夫人还以一礼,她是金母元君的弟子,按照此界惯例,各派以道君为同辈,她的辈分极高,韩嫣还应该叫一声师叔的。

    韩嫣不肯叫师叔,只叫夫人,邀月倒也不甚在乎,只是态度就未免冷淡。

    韩嫣也不理会,王崇以补天秘法来的求助,素手轻挽,忽然笑了一声,就那么扬长去了。

    王崇惊出一身冷汗,刚才韩嫣要是说些什么,他这会儿怕不是要被邀月一剑穿心!

    邀月夫人也是聪明伶俐的女子,韩嫣举止古怪,又跟王崇同行,她如何就不会怀疑小贼魔?只是邀月终究还想给王崇脸面,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他难堪,故而最后只做不知,根本不曾提起半句。

    王崇带了邀月夫人,自然就回去了接天关,丹鼎城虽然亦是他的势力,但未免守御单薄,若是有甚事情,周转不过来。

    进了接天关,他有正反五行逆空大阵的控制权柄,邀月夫人就算真动手,王崇也能凭借大阵,轻松逃命。

    回了接天关,王崇就切换了虚空,寻了一处没人的所在,他还未想好该如何交代,脑袋上就挨了一记。

    邀月夫人埋怨道:“你这些年可是寂寞了?”

    王崇忙道:“不曾!”

    邀月夫人又埋怨道:“可有想我?”

    王崇忙道:“有,这个真有……”

    邀月夫人盯了他半晌,才幽怨的问道:“又不曾寂寞,还有想我,为何离开接天关数次,却也不回去吞海玄宗?”

    王崇一拍脑门,叫道:“弟弟是听人说起,西境苦海的纯阳大圣善于炼剑,故而才辛辛苦苦,去替姐姐求一口飞剑。本想等接天关的差事了解,就给姐姐一个惊喜……”

    王崇忍痛把一口玄阴剑取出来,心底还有一个小鼓,在不停的敲打:“莫要让邀月夫人知道,这口飞剑跟韩嫣手里的两口是同款,不然真不好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