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二八五炼就第二元神
    天下八大奇妖之外,几乎没有妖怪能够突破金丹,踏入阳真以上,但却有活了极漫长岁月的大妖。

    那些年岁过千年以上的大妖,体内的金丹,乃是极合用的法宝,只要稍加祭炼,就能挥极大威力。

    王崇手里就有令苏尔当年收集,给韩嫣做聘礼的十二颗丹珠,若是肯下苦功,也能炼成太元珠,只是火候稍浅,不如云台山的那一套宝贝。

    过三千年以上的大妖内丹,最合适给阳真境的大修寄托元神。

    阳真境虽然能够修成元神,飞腾变化,斗法的时候,比肉身还要强上数倍,但元神一旦受伤,也会伤了根本。故而才会有人用三千年以上大妖的内丹寄托元神。

    也就是俗称的——炼就第二元神。

    成九姑肉身被玄冰所毁,一时半会无法复原,元神出巡,最怕受伤,若是斗法被人所伤,往往数百年难得恢复,修为也会倒退。

    可若是有一枚三千年以上大妖金丹为寄托之物,炼就第二元神,跟人斗法,以第二元神飞出迎敌,不但威力更胜原身,而且还不惧受伤。

    韩嫣手里的这枚八千年古妖内丹,火候充盈,比三千年的大妖内丹,当然要好上十倍。

    成九姑若是得了这枚八千年古妖内丹,立刻就会恢复全部功力,而且因为第二元神,并无实质,纯由真气组成,斗法之能还会胜过肉身。

    若论价值,八千年古妖内丹,也不见得就胜过了九天真淬,但对成九姑来说,恰好此物合她所用,就算是肉身没有被玄霜黑潮冻死,此物对她也颇有大用。

    韩嫣言笑晏晏,说道:“姐姐说哪里话来?莫不成结拜是假的?若不是为了姐姐,妹妹这礼物,可也舍不得送呢。”

    成九姑本来就喜欢,容貌俊秀的少年男女,此时听得韩嫣这般说,心底更是欢喜,拉着韩嫣说道:“果然是我的好妹妹。”

    两女正在互相感动,王崇天魔识微微一动,捏了法诀,出来黑魂鸦去查看一番。

    他自从法力大进,黑魂鸦已经久不动用。

    这种妖物对王崇来说,如今除了侦查,也没了用处,等闲之辈,黑魂鸦能够对付,但对小贼魔来说,也不过就是一道法术过去就能了账,用不着如此麻烦。

    厉害的人物,黑魂鸦就跟废物差不多,所以很多时候,王崇都快忘记了这手段。

    黑魂鸦飞出,不多时,便把图影传回。

    两个形貌狰狞的大汉,催动黄云,正滚滚飞来,只看两人来势汹汹,就可以知道,绝非是良善,此来必然是要逞凶。

    王崇叫道:“两位仙子,外面来了恶客,还是先莫叙友情,退敌为先。”

    成九姑柳眉倒竖,叫道:“必然是我那仇家,只是我如今法力未有恢复,想要先去祭炼元珠,修炼第二元神。韩嫣妹妹可跟季观鹰道友一起,替我执掌阵法,暂时抵挡住这两人。”

    成九姑如今肉身被毁,法力大大退减,还真不敢出去跟仇家争斗。

    她得了韩嫣所赠的八千年古妖金丹,正好去修炼第二元神,待得第二元神炼成,便不惧两位仇人了。

    韩嫣答应道:“姐姐且去放心炼法,我和季观鹰替姐姐退敌。”

    成九姑还不放心,叫道:“这两人也都是阳真境,当年若非他们两人联手,我也不至于被逼得转世投生。没想到才恢复了功力,就又被他们找上门来。你们不要出去动手,在我的大阵护持之下,谅他们也冲不进来,等我闭关一月,炼成第二元神,必然给他们好看。”

    韩嫣答应了一声,成九姑就递来一件法器,形如手帕,但上面有无数细纹,无穷符箓,乃是她护身大阵的中枢。

    王崇暗暗忖道:“如是韩嫣有些坏心,到了此物,只要稍稍使用手段,就能让成九姑生不如死。”

    王崇跟成九姑也没仇,也不想去害人,他就是出身魔门,总会把人先往坏处想,先做好最坏的打算,预备防了人家一手,就算有什么变化,也有应对之法。

    王崇也不是从不肯相信人,只是出身让他习惯使然。

    韩嫣笑道:“有了这阵法,姐姐尽可去放心修炼。”

    成九姑这才匆匆而去,要修炼第二元神。

    韩嫣送走了成九姑,似笑非笑的瞧了王崇一眼,说道:“天射仙子,当年可是有名的美貌,你莫不是惦记了我这位姐姐?”

    王崇急忙叫道:“这是哪里的话说?难道我不是个正经人?”

    韩嫣问道:“你若是正经人,怎么跟齐冰云兜搭上?她可还叫你师叔哩!”

    王崇辩驳道:“那是阴定休的柬贴,我哪里有甚办法?”

    韩嫣不屑的说道:“阴定休还能管到吞海玄宗头上?何况,你还能不知道,齐冰云那小妮子弄了假?阴定休留下的柬贴,十之八九,不是季观鹰的季!”

    王崇实在没得辩驳,他心底也不是没数,但齐冰云如此美貌的一个女仙,他又如何拒绝的了?

    若是只有美貌,王崇也不在乎,比如小狐狸胡苏儿,比如人鱼三公主,但齐冰云秀外慧中,可不是只有美貌,人品温柔,聪明通达,端庄秀雅,又是第一等的剑道天才。

    无一处不好!

    这才是难以拒绝。

    韩嫣见王崇忽然不说话了,知道他心底还不服气,却没有乘胜追击,嫣然一笑,说道:“你若是想要得成姐姐好感,不若想办法退去外面的两个大敌。”

    王崇叫苦道:“我若是金丹境,也有胆气,去跟他们斗一斗,我只是大衍境而已,哪里有本事去跟阳真境的大修斗剑?”

    韩嫣若不经意的说道:“季观鹰不成,小霹雳白胜还能不成么?”

    王崇心头一惊,沉吟片刻,问道:“你如何知道?”

    他和“小霹雳白胜”,颇有许多破绽,韩嫣能猜到,也不足为奇。王崇此问,倒有八九分是想问韩嫣:“除了这件事,究竟还知道了什么。”

    韩嫣抿嘴一笑,说道:“大约还知道,你是魔门的智慧子,就是猜不着,你师父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