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二一九十九弟子火勿海
    当初在峨眉,莫虎儿仗着姐姐莫银铃得宠,飞扬跋扈,肆无忌惮。

    白云大师虽然觉得,自己一个修道的人,没法跟一个孩子置气,何况莫银铃是她的爱徒,怎么都要爱屋及乌,就法外开恩,给了莫虎儿一个机缘。

    但从那以后,白云大师生怕这个小子带坏了自己的徒儿,就再也没让莫虎儿回过峨眉。

    就连玄鹤道人回去峨眉,白云大师都特意让他把徒弟留在山脚下,而且也没有通知自己的女徒弟,反正莫银铃跟着掌教夫人,还在东海呢,叫回来一趟多么麻烦?

    如今莫虎儿跟着玄鹤,寻找无形剑,行走天下,也算是颠沛流离,自己天赋不好,又不肯努力,也不过凡俗武者的级数,一手少阳剑诀,着实不堪入目。

    王崇那时候,被白云大师撵下峨眉,迭逢奇遇,如今却已经是大衍境的剑仙,甚至隐隐还压了齐冰云一头,远胜当初的应扬,许旌阳,刘灵吉等需要仰视的峨眉弟子。

    至于莫银铃什么,就更不必说了,莫银铃还未有道入大衍,早就被王崇给甩在后面。

    王崇虽然观察玄鹤的时候,也扫了一眼刘灵吉和泡在海水里的莫虎儿,但却连关注都懒得,毕竟以他的修为,就算玄鹤也不会太放在眼里,更何况刘灵吉和莫虎儿了。

    甚至莫虎儿现在,与他的眼里,简直连垃圾都不如。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有人十年如王崇,入道大衍,风光霁月,有人如莫虎儿,浑浑噩噩,还是个凡俗。

    半日后,雷孤竹便亲自来通知王崇,距离纯阳大圣的九焰岛,已经不过千余里路程。

    潜鱼舟虽然度太慢,也不过七八个时辰。

    王崇趁着这七八个时辰,又复闭关,苦修了一回,待得雷孤竹再来告知,已经能够看到九焰岛的时候,这才过来跟大家一起。

    就连虞南翼都露出了振奋之色,道门修士除非铸就金丹,方有资格遨游四海。

    寻常大衍境的修士,一个时辰不过飞行百余里,只能飞行半个时辰,道行高深的剑仙,也不过就是一个时辰飞行二三百里,支撑多几个时辰,短途飞遁赶路尚可,长途却根本不可能。

    6地上,还能飞上一阵,就落地休息,茫茫大海,若没有渡海的法宝,大衍境的剑仙轻易不敢深入汪洋。

    如此长途跋涉,漂洋过海,对虞南翼这等初次离开师门的正宗修士,也是极新奇的一桩体验。

    雷孤竹和云纨袖,毕竟年纪大些,修道久些,也不值得跟虞南翼计较,也都言笑晏晏。

    齐冰云,韩嫣和安羽妙,也都跟裘仙儿,云纨袖一起,眺望远处的大海,更对海上的巨舟指指点点,瞧看有无熟悉的宗门。

    此番纯阳大圣的论剑大会,邀请了上百家各派势力。

    王崇本来以为,自己只有仇人,没什么熟悉的人,却不料到,居然还看到了千花岛的人。

    千花岛的巨舟别具特色,让人一望可知。

    王崇心头暗忖道:“也不知道虹儿可在。她有了九寒钩和九寒砂,未必还要来凑这个热闹。”

    王崇想起来自己的红玉双剑,不由得微微苦恼,就算虹儿来了,他也不敢去见,万一对方问他:“你的九寒钩,我已经祭炼得心应手,我的红玉双剑呢?”

    王崇总不能回答:“已经送人了罢?”

    红玉双剑在萧观音手里,他现在也要不回来了,萧观音把这对双剑宝贝的,比自己性命还要紧。

    王崇好歹也是做师父的,哪里好意思跟徒弟,要回来赐下去的东西?

    王崇现在模样也有些改变,又改了名字,还被演庆真君断了因果,他相信虹儿见到自己,也未必认得出,就暗暗决定,就算遇到这位旧友,也绝不说自己原来的身份。

    雷孤竹把潜鱼舟浮上了海面,此时也没必要,另外换云车了。

    只是为了让各路修士辨认,这头怪鱼不是妖物,几个人出了潜鱼舟,登上了这条怪鱼的后背。

    王崇还特别把自己的花篮扔出,化为一张花毯,免得这条怪鱼身上滑溜,坐着不舒服。

    距离九焰岛数十里的时候,有一道火光飞来,火光中一个蜂腰猿臂,面目俊秀的少年,冲着他们一拱手,说道:“晚辈纯阳大圣门下十九弟子火勿海!诸位请跟我来,停靠海兽。”

    九焰岛的一侧,有纯阳大圣以法力,开辟出来的港口,足以停下千余条大海船。

    如今已经有近半的码头,停靠了海船,颇为热闹。

    雷孤竹当然不想把潜鱼舟停靠过去,别人的大海船,不过是寻常之物,他的潜鱼舟可是法宝,当下笑道:“我的潜鱼舟,可以收入囊中,倒是不用停靠。道友指点哪里上岸,哪里休憩便可。”

    火勿海笑道:“既然如此,请诸位收了宝贝,且跟我来。”

    雷孤竹把潜鱼舟收了,王崇却把花毯抖开,让众人一起踏在其上,跟着诸位纯阳大圣的十九弟子,飞进了九焰岛。

    九焰岛方圆百余里,也不算大,纯阳大圣只有数百门人弟子,此番来的各派修士,却足有数万人。这位大圣干脆以法力,种下了数千株神树,并且以秘法催生,让其生长的数人合抱粗细,参天如云。

    并且在神树上,挖了许多树洞,盖了好些树巢,让各派修士入住。

    王崇他们来的已经算是颇晚,所以分的神树,就稍微偏远了一些。

    火勿海安置好了他们,就去迎接其他的客人了,这一次论剑大会来的人太多,纯阳大圣的徒子徒孙都忙不过来了,倒也不是怠慢他们。

    几个人才刚刚各自选了树巢,王崇挑了一处树洞,正要各自安歇一会儿,就有一道剑光飞来,玄鹤道人远远的喝道:“可是吞海玄宗的季观鹰道友吗?贫道玄鹤前来拜访。”

    王崇他们一伙人,以他的辈分最高,故而玄鹤虽然是来看师侄儿齐冰云的,也只能先招呼他了。

    王崇看着玄鹤道人,左手拎着刘灵吉,右手拎着莫虎儿,不由得暗生一股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