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八一千花岛,水冰月
    “这破珠子,真不可爱!”

    演天珠从容的送出一道凉意,回了一个:呸!

    王崇悻悻的放弃了,对演天珠的“骚扰”,他随手拍了一拍,腰间的黄皮葫芦,眼睛顿时就睁大了,绝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他这口黄皮葫芦内,隐然也开了数里的空间,原本恶枭的七八间房舍,孤零零的在一旁,颇为可怜,中央是一座高有十九丈,分有七重,每一层都有数百步见方,能容纳数千人,斗檐勾瓦的大阁!

    阁楼前被法力禁制了数百人,都躺在地上,摆了三四排,一个面红耳赤,不断的抖动身躯,但就是没法挣脱禁制。

    王崇瞧了一眼,最前头摆的几个男人,为的两个居然是金丹境界。

    面目如赤火炭的徐盛,一张大脸几乎都黑了,他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自己驾驭了丹流飞阁,按照天镜指示,漫天巡游,搜找王崇的下落,却忽然一道光芒飞来,就神智昏然,再醒过来,就被禁制在这里了。

    他恨的牙龈都咬的嘣嘣作响,拼命想要催动真气,却半点也催动不得。

    卢照霖也是如此,他一脸的绝望,不住的尝试聚起真气,但却一丝的真气也聚不起来。

    孙绿意更是被禁制的四仰八叉,连连吼叫,其余逍遥府的门人,都不敢出响动,生怕自己引得徐盛和卢照霖注意。

    两位掌旗使被人禁制的丑态,绝不会想被人看到,他们若是乱出动静,万一大家还能脱困,只怕就要给徐盛和卢照霖“百般照顾”,下场一定很惨。

    王崇倒也知道,逍遥府派了两位掌旗使,来追捕自己,却没想到这两位掌旗使,才找到自己,就被西风山雨图的仙灵给顺手拿下。

    他还不知道,其实若不是十四岛的人阻拦,又有极光夫人出手,逍遥府的人会是第一个追上来。

    王崇虽然过誓,再也不轻易用人妖相化之术,祭炼人族修士,但是活生生的摆着两个金丹宗师,他还能怎样?

    难道还能放生了不成?

    反正也要弄死,如何也不好“暴殄天物”。

    至于其余的人……

    王崇忽奇想,暗暗忖道:“除了西风山雨图的仙灵,我那位便宜老师,就连邀月夫人也都不知,逍遥府的人居然被一次成擒!我若是变作其中一人的模样,再把其他人放了,岂不是能混入逍遥府?”

    王崇深深觉得,此计策大妙,心头盘算,如何才能施展的天衣无缝,就听得邀月夫人轻声呼唤道:“小夫君!”

    王崇腾的一下子,脸就红透了,却见邀月似笑非笑,破有些戏谑的望着他,更加不好意思。

    邀月见他如此害羞,也不过继续调戏,微微一笑,说道:“我有个手帕交,乃是千花岛岛主,水冰月!我们可去她的地头做客,顺带让姐姐闭关数月,炼成玄玄炼遁术。”

    王崇大声叫好,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生潜牙伏爪,熬过被各派追杀的时日。

    邀月如此提议,甚合他的心思。

    邀月见他欢呼雀跃的模样,天真烂漫,但却忽然又想起,在西风山雨图内,被迫唤他“夫婿”的可羞可恼,一时间,芳心都有些不可自持。

    “虽然也不怪他,但总是瞧他,有些怪怪,似乎总想要揍他一顿,咬他一口,方才心头畅快。”

    王崇捏了法诀,仍旧把十二枚太元珠飞出,结成金光把邀月夫人也笼罩在内,邀月夫人对这般连遁光,比翼齐飞的亲昵,已经有些习惯,也不说什么,自己捧了那口黄皮葫芦,催动的玄玄炼遁术,开始修炼法术。

    王崇的浮游天海妖术,度极快,千花岛也不算太遥远,不过三五个时辰,飞了七八千里,已经看到无数零碎的岛屿,遍布在海面上,宛如一朵异样美艳的花朵。

    他这才知道,千花岛原来是因此得名,非是盛产鲜花。

    千花岛共有一千零七座岛屿,在海面上组成一朵奇花,千花岛的门人弟子,各自择了一座岛屿潜修,故而除了几座最小的岛屿,倒是处处都有人烟,看起来颇为繁华,不类海外荒僻之地。

    两人遁光距离千花岛还有百里,就有数道遁光应了上来,叫道:“何方来客?经过我千花岛作甚?”

    邀月提气喝道:“我乃吞海玄宗邀月,来拜访你们岛主!”

    遁光之中,顿时就有人惊喜交加的叫道:“原来是邀月姑姑,你这遁光,怎么跟原来不一样,我们都没有认出来。”

    邀月分开了王崇的遁光,莲步款款,凌空蹈虚,走出了太元珠的金光,笑道:“我只是去看望,别处修行的弟弟,顺带就让他用遁光载我一程!”

    男女修士,同乘遁光,乃是极亲昵的事儿,邀月也不好意思,毕竟千花岛这么多人看着,就撒了个小谎,还暗暗以先天之术颠倒了阴阳,好让人算不出来。

    王崇换回了本来面目,这才撤了金光,笑呵呵的,做出了一副“我果然是个弟弟”的模样。

    虽然他真身不过才天罡境,但有太元珠在手,勉强也能支持浮空。

    邀月夫人见他恢复了原身,随手一挥,送出了一道法力,让王崇顿时支持的轻松了些。

    千花岛的弟子,都跟邀月相熟,簇拥着这位女修,直落在岛主水冰月所居的月季花岛上。

    千花岛主水冰月,已经迎了出来,脸上笑道:“邀月美人儿,怎么有空来瞧看姐姐?”

    邀月有些嫌弃的叫道:“你这浪蹄子,莫要呼我美人儿!”她伸手一招,让王崇过来,说道:“这我是弟弟,别派学道,这位是你水姐姐,千花岛主,修为还在我之上!”

    王崇乖乖的叫了一声水姐姐,水冰月瞧了一眼,啧啧称奇道:“结识数百年,也没听说你还有个弟弟!这位小弟,一身道力纯正,出身哪家名门正派?”

    邀月夫人叹息道:“我这个弟弟,早年夭折,后来转世,才拜师学艺没得几年,身世颇为凄苦。”

    王崇本来听得结识数百年,暗道一声:“可要糟糕,我才十几岁,如何能够有这般大的姐姐?”却没想到邀月一句转劫重修,就遮掩了过去。

    水冰月也是一个极出色的美人儿,比邀月还要高上几寸,一身素纨冰丝,轻盈若无,赤了双足,露了半边玉臂,体态风流。

    这般打扮,人间的妇人,绝不敢做,就算在私室里,也除了自家夫君,再不敢给第二人看。

    水冰月却满不在乎,就这般待客,根本不拘俗礼。

    王崇谨记自家身份,也不左右看顾,一派老实头的模样,听得邀月夫人和水冰月岛主,要去叙旧,正思忖是该跟上去,还是找个地方呆着,就听得水岛主喝道:“虹儿,带了你小师叔,去别处玩耍,帮他安顿居住,我要和你邀月姑姑,多多亲近,一时半会不得空闲。”

    一个十七八岁,背后插着一双短剑的少女,欸了一声,捂着小嘴,似有笑意,走过来轻轻一拉王崇,说道:“小师叔,快跟我来。”

    王崇见这少女背后,有一双短剑,虽然未有出鞘,但剑气盈盈,显然非是凡物,就猜到这位“虹儿”,只怕身份颇不凡。

    能够有飞剑在手,还是成对的一套,不是水冰月岛主最宠爱的徒儿,也必然有些来历。

    要知道,就算峨眉三代弟子,也不是人手一口飞剑,海外的这些修士,就算金丹之境,都未必有飞剑在手,斗法的时候,还要以各种法术来拼命。

    王崇讪笑一声,答道:“我修道才没几年,如何敢做人长辈,你还是叫我弟弟吧!”

    虹儿吃吃一笑,说道:“如何敢错乱了辈分。”

    王崇见她也不是很拒绝,也就笑道:“修道的人,都是各交各的,除非师门有交情,才按班辈序列!若非如此,那些苦修千年的前辈和数百年苦修的前辈,岂不是要差了十多辈,早就错乱了不知多少辈分,也不差我们这一对。我就叫你虹儿姐姐吧,你可以叫我明弟弟!”

    王崇说的,乃是天下修士的惯例。

    比如阴定休开了峨眉一派,才一千三百年就飞升而去,修道之途,不乏曾指点过他的前辈,待得这位峨眉老祖,修为远远越,就不好意思以前辈自居,改为了平辈相交。

    他的长徒玄机,本来还跟阴定休为好友,后来见阴定休道法玄机,就带了门徒,拜入了峨眉,成为了阴定休的大弟子。

    故而王崇才说,道家的辈分,除非是同门,早就乱了,就算是同门,也未必没有乱的。

    虹儿咬着嘴唇,她其实也不大想叫“王崇”小师叔,毕竟王崇看起来,比她还要年纪小着几岁。

    她犹豫了还没一会儿,王崇已经乖顺的叫了几句虹姐姐,顺带问起了千花岛的风景。

    虹儿犹豫了一会儿,就笑孜孜的叫了一声弟弟,给他介绍起来千花岛各岛,两人借此一小节,顿时关系近了七八分。

    王崇出身天心观,看着忠厚老实,真底子乃是一个惯会拍马屁的货色,毕竟在魔门,若无这等伎俩,师长略作厌恶,同门再谗言几句,只怕就要被炼成什么阴魂髑髅之类的法器了。

    他有意的问了一句:“虹姐姐身配双剑,剑术想是极好了!我虽然也懂剑术,但可惜师长并未赐下一口飞剑,也不知什么年月,才能得一口飞剑在手,出入青冥,恣意畅快。”

    王崇做出了艳羡之色,果然让虹儿多了几分得意,一双明眸笑成了月牙一般,叫道:“我们千花岛,也只有五口飞剑,师尊的千月,还有两位师姐各有一口寒光和冰魄,再就是我背后这对红玉双剑了。”

    “其实你也不用羡慕,红玉双剑跟我千花岛的剑诀并不契合,我好多剑术都练不成,就是因为这对飞剑,可气人了。”

    虹儿一面说着,可气人了,但伸手轻拍背后双剑,却显得爱护非常,显然口不由心。

    王崇做出了安慰之色,叫道:“虹儿姐姐天资聪明,只要多下苦功,迟早能够把这对飞剑,修炼的乖乖听话,再不敢不契合。”

    虹儿听他说话有趣,扑哧一笑,只觉得这个弟弟,果然好玩的紧,她在千花岛主水冰月的门下,虽然是最小的弟子,但却最得看重,平日里功课甚紧,也没什么玩耍的时候,她作为岛主的亲传弟子,身份地位极尊贵,别人也不敢找她玩耍。

    如今多了王崇这么一个小伙伴,她心底开心的很,拉着王崇,就出了月季岛,上了一艘小船。

    虹儿还给王崇介绍道:“我们千花岛由一千零七座岛屿组成,好多才入门弟子,不通飞遁之术,就算水遁都不精熟,又要时常出海,故而人人都有一艘代步的法舟。”

    “这东西我们千花岛炼制的甚多,不是深海大鱼的尸骨,就是千年古树的枝干,我带你去也领一艘,这几日出门就方便了。”

    王崇不甚好意思的说道:“我又非是千花岛人,如何好意思领这个!”

    虹儿却拿出了豪气来,叫道:“你姐姐跟我们岛主,亲的宛如姐妹,你就算我们千花岛的自己人了。何况我还是师父最得宠的小徒儿,领一艘法舟算是么?”

    “你且跟我来,不要罗唣,姐姐帮你挑一艘最好的。”

    王崇却不过意,只能跟了虹儿,去另外一组海棠岛,两人等船靠岸,虹儿就亲手挽了王崇的小手,气昂昂的走上了岛。

    几个守护海棠岛的弟子,见到了虹儿,都躬身施礼,叫小师叔。

    王崇见虹儿一脸的得意,心底暗暗好笑,虹儿伸手一指,说道:“这是邀月仙子的亲弟弟,来我千花岛做客,我奉师命,给他领一艘法舟,你们且去,我亲自带了这位客人去挑选。”

    几个守护海棠岛的弟子,虽然修为不俗,但如何敢跟岛主的小徒儿犟嘴?何况在千花岛,法舟也不是什么师门重器,就都让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