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七初听寒蝉凄切
    安夫人犹如疾风暴雨般,连下杀手,却奈何不得这个少年。

    王崇拳法精妙,功力也不在她之下,安夫人心头也自惊骇。听得王崇这句话,这位夫人愣了一下,猛然撤身,带了老家人和健仆们,缓缓退出了破庙。

    王崇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安巡右离开的时候,还把他用元阳真气点燃的破旧供桌给踢飞,如今火头散乱,把破庙好些地方都点着了火头。

    就算是他有本事,把火头灭了,这间破庙,显然也还是不能再住了。

    真真个个,是没由来,无妄之灾。

    王崇为了图个省事儿,一拍腰间的翠玉小葫芦,星斗离烟剑飞出,在破庙里兜转一圈,把火头尽数灭了。

    他连续两次想要出剑杀人,结果却只能用来灭火。

    王崇出了破庙,望了一眼天色。

    闹了这一场,天色已经微微见得鱼肚白,再有半个时辰,就能见得天色放明,他也懒得继续休息了,把脚就走,继续赶路。

    他为了早日到扬州,又仗着轻功了得,身怀异术,一路走的都是荒郊野岭,故而继续前行了两个多时辰,也没见到人家。

    王崇微觉有些疲倦,正要找个地方,稍作休息,忽然听得蝉鸣之声。

    他算计日子,心头奇怪,暗暗忖道:“这个季节不对,哪里来的蝉鸣?”

    “黑空山妖王座下八大妖将来了!”

    “他们来了,干我屁事儿?”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就再也不声不响,弄得王崇满腹牢骚,却无人可吐。

    他也想不明白,黑空山妖王座下八大妖将追杀的是安氏夫妇,自己跟安氏夫妇就没瓜葛,这几个毛妖追他作甚?

    王崇身怀宝物,虽然修为也不过才胎元境界,却也不惧寻常妖怪。

    妖怪比诸人身,周身窍穴不全,先天上有所残缺,故而非得化为人形,才能开始修炼。

    又因为大有道行之辈,明了道德之徒尽在人族,并无几个得传大法之妖,几乎从无大妖开道场传授大法,九成以上的妖怪都是自行琢磨,如何修行。

    妖怪们往往修行百年,也不如得了真传的道家魔门子弟。

    比如胡三娘,就算再给她百年光阴,只怕也不如峨眉的莫银铃,一个月的修为进境,此种差别,实有天地。

    炼形化人是一关,没有道法又是一关。

    故而妖族虽然天生体魄强横,远胜于人,道法却都粗浅。

    妖怪中有数的几家大族,得一两手法术之秘,已经算是难得,大多数妖怪修行,都是一半吐纳炼气,一半淬炼筋骨,更近武家,骁勇善战,甚少出什么道术精深之辈。

    黑空山的妖王毒菩提,王崇也不知道修为如何,但他按照常理揣度,这位妖王座下的八大妖将,只怕也都是胎元而已,有星斗离烟剑在手,都是一剑了账的货色。

    王崇虽然瞧不起,黑空山的毛妖,但却也不会疏忽大意,他轻轻盘旋坐下,缓缓吐纳精气,务求尽可能多恢复几分体力。

    几乎所有正邪门派,都知道大战来临,蕴养真气,务求战力保持在巅峰的道理。

    王崇的七二炼形术才运转了三个周天,就听得轻笑一声,然后寒蝉凄切的鸣叫,越的响亮起来。

    他也不做理会,这等小手段,寻常人遇到,或者会新生惊惧,魔门弟子哪里怕这个?

    当初王崇就听说,魔门有前辈,豢养百万魔兵,一出手就是铺天盖地,凶残万状的妖魔,根本不需要玩弄这等小手段,直扑上去,把敌人撕了吃掉。

    那才是魔门的盖代大魔头风采,这等小道,不值一提。

    也许是见王崇淡定,玩弄蝉鸣的妖怪,忽然又复一声轻笑,叫道:“好个俊俏小郎君,不知可有婚配,愿否跟姐姐玩耍。”

    一个翠衣女子,杏眼桃腮,巧笑倩兮,忽然出现在一株大树的枝头,玉足轻点梢头,身姿随风飘摆,绰约如仙子。

    王崇哪里有废话的心思?

    他一拍腰间的翠玉小葫芦,就想要杀了这头女妖怪,忽然心头生出了警兆,急忙一招灵豹十八翻,斜刺里扑了出去,在地上打了个一个滚,探身而起。

    在王崇刚才打坐的地方,一只巨口忽然浮现,白齿交错,狠狠一咬,却咬在了空处。

    “天赋妖术!”

    王崇不觉得瞳孔微微收缩,妖怪很难得到法术传承,但却有些妖怪天赋异种,修行到了某个境界,就会自然通晓一两种天赋妖术。

    这些天赋妖术,无法传授其他妖怪,也没什么持咒念法,就如呼吸一般,天生而成,有些上不得台面,有些却诡异莫名。

    这只大口在妖怪的天赋妖术中,算得极常见的一种,叫做:吞食天地!

    只是名字虽然好听,却并不曾听说,哪位绝世大妖,曾吞食天地。

    这个潜伏了偷袭的妖怪,虽然妖术精奇,但最多也就吞噬几头牛罢了。

    王崇一拍腰间,刚要出剑,演天珠就送出一道凉意:会吞食天地的妖怪,胃袋乃是天生的乾坤袋,那边一头碧玉清音蝉,也是祭炼法宝的上好材料,你用剑砍碎了,可就什么都没得。”

    王崇手儿一缓,巨口又复在他背后张开。

    “杀了也就杀了,也不见得非要贪图两头妖怪的身子!不过,这两头妖怪,实力也就一般,我能应付,收下来也好。就是不知道,翠玉清音蝉能炼什么宝物?”

    王崇稍作思忖,没有继续动用翠玉小葫芦,阴阳窍一开,放了两头黑魂鸦出来。

    王崇此时身无长物,除了翠玉小葫芦,也就是阴阳窍里藏有的一十三头黑魂鸦了。

    九鸦魇神术也不是什么高深的道法,只要炼就黑魂鸦,就能运使,王崇给两头偷袭自己的妖怪,一人送了一头。

    两头黑魂鸦,扑入了两头黑空山妖将的识海,翠衣美人儿和一头浑身漆黑的雄峻大马,就分别从树梢头上和树丛里滚了出来。

    两头妖怪眼睛紧闭,浑身乱颤,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怪梦,反应极是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