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六清风纳晚凉
    一条白蟒,鳞甲栩栩,宛如生灵,在天地元气之中夭矫飞舞。

    它忽然尖啸一声,撞破了天地元气之海,落与现实。

    王崇冥目打坐,本我意识归为,身外一条白气缭绕。

    虽然再无天地元气潮汐中,白鳞大蟒的灵动如仙,但却别有一种轻翔如意。

    王崇微微睁开双眼,也自觉满意无比。

    他虽然学全了十二兽形诀,却把八九分的功夫,都用在了白蛇吐信掌上。

    十二兽形诀每一路拳法,深浅高低都有不同,比如白蛇吐信掌共有一十二层。

    王崇多日苦修,进境迅,刚刚已经突破了第九层,隐约摸到了观相之境的门槛。

    王崇轻叱一声,散了白蛇劲,把元气收回丹田气海,暗暗忖道:“待我把白蛇吐信掌修炼圆满,必然可以踏破观相,破妄两境。我胎元境大成,再去修炼其余十一门拳法,高屋建瓴,一蹴而就,不知能节省多少精力。”

    王崇双掌一摆,两道白气吐出,在腰身兜转一圈,穿窗而出,击在窗外的一株枯树上,顿时将树干生生打折。

    王崇心头满意至极,收了功夫,起身去看望,已经恢复了神智的王相和杨尧。

    他在成都府已经逗留了接近十日,得了他灵丹之助,又有燕北人和尚文礼每日灌注真气,王相和杨尧都度过了生死危机,只是两个少年遭逢如此大难,都沉默寡言,暮气沉沉。

    王崇前几日,都忙于修行,故而也未曾开解。

    几个小乞儿,如今也都收拾齐整,把这间旧宅又复清扫干净。王相和杨尧所有的伤口,都寻了大夫重新开了伤药,裹敷的无微不至,两人躺在床上,都不言不语,只是脸上还有些激愤。

    王崇走了进来,王相和杨尧终究还是敬畏他,一起低声叫了:“公子!”

    王崇摆了摆手,说道:“不过就是失了双腿和一支左臂,能算得什么?江湖上身子残疾,却武功强横的奇人异士,哪里就少了?何况……虽然我没得本事,但日后求我师父,也未必就不能炼得灵药,让你们重新生长肢体。”

    燕北人和尚文礼,亦一起劝说道:“公子已经拜师当世有名的剑仙,指日便可修成出入青冥,飞腾万里的手段。你们虽然小有挫折,但放着唐公子在此,还能让你们如此沉沦不成?快些振作起来,莫要如此颓废,少年人怎能如此消沉。”

    王相咬了咬牙,忽然叫道:“公子,我们还能报仇吗?”

    王崇笑了一声,叫道:“怎么不能?”

    “秦旭不过就是一个天罡境的角色,你们若是努力,二十年内,也不是没有希望追上他。”

    杨尧身子微微一动,猛然就滚落在地,放声大哭,叫道:“若是公子肯传我们炼罡之法,我和王相一定要报此大仇!我们被打的残废了,倒也罢了,只怨我们学艺不精,那些兄弟又何其无辜?为何他们就不能放过……”

    王相也挣扎要起来,王崇随手一按,一道凌空劲,把他按在床上,喝道:“莫要乱动,我给你们疗伤,用的丹药可珍贵,再弄裂了伤口,我也没地方再讨要去。”

    他伸手一抓,把杨尧也凭空提起,对燕北人说道:“烦请燕先生,把这小子的伤口重新包扎一番。”

    杨尧刚才挣扎下地,早就把伤口挣裂,此时又有鲜血渗出。

    王崇瞧了两人一眼,说道:“你们从明日起,就跟燕尚两位先生一起,学习飞火击雷大法吧!此法有雷霆震之妙,能促进生机,也可以让你们恢复的快些。”

    王相和杨尧都感激的无以复加,热泪盈眶。

    燕北人和尚文礼互相望了一眼,一起说道:“若是你们两个不嫌弃,我们两人一身的凡俗武功,也可以倾囊相授,绝不吝啬。”

    王相杨尧不过是普通的乞儿,得王崇传授拳法,已经是莫大奇遇,如今得两位侠客答允,传授毕生武功,几乎是翻天覆地的人生改观。

    尤其是两人有机会学习飞火击雷大法,虽然未必仙道有望,但做一个纵横人间的剑侠,终究有了三分指望。

    王相和杨尧,此时终于恢复了几分朝气,两人经此磨砺,心性大为沉稳。

    燕北人第二日,帮王相寻了两根竹杖,并且传授了他一路杖法。平日以双臂挟着竹杖,倒也勉强可行动自如,对敌的时候,一支竹杖点地,一支竹杖对敌,若是杖法纯熟,也能进退如飘风。

    王相本来修习降龙真气,已经颇有根底,学习这路杖法,入门极快。

    待得数月之后,伤势养复,虽然双足残废了,却也不至于只能卧床。

    杨尧断了左臂,情况比表哥王相好些,所以先跟尚文礼学习飞火击雷大法,同时也学了尚文礼的九牛二虎一条龙的独门硬气功。

    王崇在成都府呆的半月有余,他知道王相和杨尧,没有数月功夫,不能长途跋涉,本想等待两人养好了伤,再一起上路。

    只是,他也没想到,这一日早上,他刚刚从入定中醒来,演天珠就送出了一道凉意:此时去扬州,路上或有奇遇。

    “这……”

    王崇暗忖道:“只好先行一步了。”

    他也惦记自己藏在扬州府的元阳剑和两条冥蛇,就留了纸条给燕北人,尚文礼和小狐狸,让他们日后去扬州须晴园汇合,就孤身一人启程,连道别都没有,前去扬州。

    王崇一个人上路,无牵无挂,昼行夜伏,脚程极快,一日能赶三百余里。

    王崇如此赶路,让一直跟在他后面的天心观某位弟子叫苦不迭,他的修为还不如王崇,哪里吃的住这般辛苦?

    这位天心观弟子跟着王崇,走了四天,就把王崇给跟丢了。

    他也不知道王崇要去扬州,胡乱走了一天,就把路走岔,奔着太行山就追下去了。

    王崇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甩脱了一条尾巴。

    他这一日,赶路到了天色傍晚,见左右都没人家,正要寻了一处北风的地方修习,演天珠却忽然动了,送出了一道凉意:前行三二里,有一座破庙可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