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五十
    王崇虽然也疲倦,但却睡不着,他本拟师父三个月之后回来,自己必然打通了奇经八脉,十二正经,却没想到令苏尔提早把他叫回了毒龙寺,如今还差了一些火候,没能把十二正经打通。

    “也不知道师父闭关要多久!我争取在面见师父的时候,彻底炼气大成。”

    王崇催动了七二炼形术,以打坐代替休息,修炼了三四个时辰,这才恢复得神采奕奕。

    他恢复了精力,也微微生出了几分好奇之心,抬眼从所居洞室的小洞口往外望去。

    此时夜色颇深,见到那条毒龙一动不动,王崇忽然生出了几分童趣,暗暗忖道:“这条毒龙道行必然不浅,更是守山门的神兽,不知道有多少秘辛,我何妨去跟它攀谈一番?”

    王崇也不走洞门,用手里的令牌,开了小洞口的禁制,一跃跳了出去,就直奔东边的石壁。

    他所居的山壁在最西,毒龙占据的山壁在最东,故而要横穿整座山谷。

    来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此时趁夜步行,王崇才现,这座山谷也太阔敞了一些。

    这座山谷就叫做毒龙谷。

    山谷中还有些秃丘,林木,甚至还有两条水源和一处水潭,东西略短,有十二三里,南北稍长,也就二三十里。

    饶是王崇轻功也算不俗,一炷香了功夫,也刚刚从西边的山壁,走到了通天殿下。

    他再次眺望这座大殿,不由得暗暗生出了渺小之慨。

    这座大殿每一层都有十余丈高,九层叠加,愈百丈,凡俗间,就算雄关大城,也没有如此高大,就算皇城王府,也没有这般雄伟。

    人在通天殿下,宛如蝼蚁。

    王崇知道自己进不去,也不想去通天殿切近转悠,正要继续前行,忽然听得有人招呼,喝道:“可是新来的唐惊羽?”

    王崇循声望去,却见四五个年轻人,为的一个衣衫华丽,手持一把折扇,若非相貌着实不堪,倒也颇有几分风流倜傥。

    王崇听得来人语气不善,又复见他们从南边过来,就轻笑一声,说道:“不知哪位师兄门下的师侄儿,叫小师叔作甚?”

    王崇虽然没见过自己几位师兄,但排名第七的清月大师,也有几十岁了,这几个年轻人,绝无可能是红叶禅师和葵花道人门下弟子,只能是再传,又或者徒孙一辈。

    他这般称呼,还是高瞧了一眼。

    为的年轻公子脸色不由得就是一滞,片刻后,才冷笑着说道:“令苏尔多年不曾收徒,如今却收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徒弟,也不知是眼睛瞎了,还是将养在外的私生孩儿,所以不得不收入门来。”

    “你也配做掌教弟子?”

    王崇未料到,这家伙语气这般不善,完全不留情面,也是冷笑一声,态度强硬的说道:“难道我师父处罚不得你们?居然如此放肆?”

    几个年轻人一起哈哈大笑,一个灰袍年轻人略有嘲笑的说道:“令苏尔虽然得了老祖偏爱,执掌本门,但他哪里管得到我们红叶一脉?”

    王崇出身魔门,对这种门派争斗的事儿,并不陌生。

    他在峨眉不过是顶着一个前邪修徒弟名头的少年,根本轮不到跟峨眉弟子明争暗斗,但是在天心观,王崇可是跟同门师兄弟们惯熟勾心斗角。

    虽然此时元阳剑,冥蛇都不在身边,王崇也不怕这几个年轻人,论口舌锋利,他也是颇有磨炼,当下也回以一句:“我师父非是不能管,是觉得尔等废柴,根本不值得管教。”

    衣衫华丽,手持一把折扇的年轻人,被王崇这句话气的七窍生烟,手中折扇一摆,生出层层云雾,就有几分动手的意思。

    他身边的几个人,却急忙拉住华衫公子,小声的劝阻起来。

    这几个人倒也不怕,跟王崇口舌争端,但真个动起手来,可就非是门规所许。

    令苏尔可就在通天殿中闭关,若是觉察到他们欺负自己徒弟,,这些人可就要倒了霉。

    衣衫华丽,手持折扇的年轻人,狠狠的盯着王崇,手中折扇越挥越急,随着他折扇挥动,身外渐渐笼罩了一层云雾。

    他冷冷说道:“今日就这么算了,待得年底三脉斗剑,我倒要见识一番,令苏尔教下的徒弟,究竟有几分本事。”

    这几个人连名字也未交待,转身就走,王崇目送他们离开,心头暗暗思忖道:“难道毒龙寺也跟峨眉一般,红叶禅师不服师弟接掌门户?”

    当年阴定休把掌教传给了二十二弟子玄德,让玄叶真人愤而脱离峨眉,带了五位师弟另创门户。

    若是毒龙寺也是这般,因为铁犁老祖把掌教传给了令苏尔,就让红叶门下不服,可就是有趣儿了。

    王崇暗暗忖道:“红叶禅师有八个徒弟,也不知道徒孙有多少,重徒孙又有多少,更不知葵花道人那一脉,除了两个弟子,又有多少再传……”

    他把红叶和葵花两位师伯的门下,都视作了竞争对手,同门仇眦。

    这少年忍不住自言自语道:“还以为大师兄又不肯出家,令师门下只有我一个,不会有甚同门争斗,却没想到两位师伯的门下还有这么多心思。”

    王崇倒是不担心什么“三脉斗剑”,他如今才是炼气级数,莫不成还未学有剑术,同门还能逼他斗剑不成?

    他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师父究竟撑不撑的住。

    若是令苏尔也不成,他这个做徒弟的,也必然不成,若是令苏尔不惧两位师兄,他这个做徒弟的必然可安然无恙。

    王崇也不知道,令苏尔什么时候,才能出关,他思及此番趁夜出游的目的,不由得哈哈一笑,把这些俗事抛在脑后,仍旧举步前行。

    过不得多时,他站在东山壁下,仰望蛰伏在上头的那条毒龙,此时凑近了看,更觉得这条毒龙巨大绝伦,果然不愧是毒龙寺的镇派神兽。

    王崇双臂张开,喝了一声道:“前辈,不知道您如何称呼?”

    这条毒龙眼皮也不张,浑然不理会这个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