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四十三
    玄鹤道人下了峨眉山,一直都颇无奈。

    他下山前,去催动了回仙镜,想要找出无形剑的下落,本拟有回仙镜指示,自己轻易就可以完成这件任务,将功折罪。

    但是玄鹤道人怎么也没想到,回仙镜忽然就神物自晦,他拼着耗损功力,都展示不出来无形剑的下落。

    甚至白云大师都亲自出手了一回,凭了阳真大修士的功力,也仍旧无法让回仙镜显示出来,无形剑究竟飞走去了哪里。

    白云大师当时就有些难看,她让玄鹤去寻无形剑,并不是为难这位师兄,而是特意维护。

    毕竟峨眉有回仙镜,可以照彻过去,无形剑又是通灵至宝,外人根本收不走。

    玄鹤出门一趟,找回三口无形剑,将功补过,丢失无形剑的大错,就能轻轻揭过。

    结果回仙镜忽然就出了问题,不管是玄鹤,还是白云,又或者李虚中,王野灵和玄霞都有些呆闷。

    白云话已经出口,不好反悔,玄鹤也只能带了莫虎儿下山,准备寻访几位精通先天神算的朋友,帮自己推算师门无形剑的下落。

    玄鹤道人连续访友几次,不是没遇到,就是所访道友也推算不明,至今仍旧茫无头绪。

    这却也须怪不得玄鹤和他的道友,天下又有谁人的先天神算,能比得上回仙镜?

    玄鹤在成都府碰到了令苏尔和王崇,倒还真是凑巧,过来扬州府,却是因为令苏尔飞剑传书,让他帮忙,把自己的徒弟带回山。

    令苏尔本想三个月后来接王崇,但是他图谋的那件事,因为一位好友的帮忙,进行的格外顺利,须得尽快回山闭关,好能突破境界,故而要提前把徒弟接回去。

    令苏尔无暇分身,就转托给了自己的好友玄鹤道人,他知道玄鹤最近都是四处游荡,没什么事儿。

    玄鹤道人前脚赶到扬州,就看到这边妖气横空,哪里能不过来瞧一眼?

    雄天齐和三眼神捕邱兴林,面对玄鹤老道,一起生出了警惕,各自拔出了兵刃。

    雄天齐跟曹貔师出同门,也精擅金元宗的金石剑法,三眼神捕邱兴林却是掏出了一对护手钩,双钩并举,树立在胸前。

    也须怪他们不得,两人都不认识玄鹤,杨家庄院又出了这么大的惨案,这案子还跟邪修有关,两人哪里敢掉以轻心?

    玄鹤微微一笑,正要让两人不必担心,莫虎儿却一撇嘴,叫道:“我师父乃是前辈剑仙,随便出一根手指,也能把你们连带兵刃一起打碎,做这些姿态作甚?”

    雄天齐哪里肯信?

    金元宗授徒甚严,从不会让徒弟没规矩,雄天齐出身这种师门,天经地义的认为师徒之间必有规矩。

    莫虎儿这熊宝宝一开口,就透漏出一种没家教的嘴脸。

    雄天齐几乎就认定了,这个老道士要么是骗子,要么就是邪派道人,说不定跟杨家的惨案也有关系。

    三眼神捕邱兴林的师门,也是武林有名的大派,规矩也是严峻,故而跟雄天齐一般,都认定了玄鹤和莫虎儿师徒,颇有些问题。

    三眼神捕邱兴林比雄天齐要稳重一些,喝道:“此地乃是我好友私家所有,非是随意游玩之所,不知道长来此何干?”

    玄鹤一抬手,禁住了莫虎儿,免得这小熊孩子继续多嘴,他做了几天师父,已经琢磨了一些管教徒弟的手段,然后才一笑说道:“贫道见此地妖气纵横,故而过来一观。此地妖气如此弥漫,令友可是家中有了不忍言之祸,这才举族离开?”

    玄鹤道人毕竟出身大派,气度风流,也还是不俗,他又禁制了徒儿,没有了莫虎儿这个熊宝宝,开口乱说话,雄天齐和三眼神捕邱兴林,瞧他也略顺眼一些。

    雄天齐犹豫片刻,就原原本本把杨家的事情说了,只是他和三眼神捕邱兴林都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只能说起自己所见所闻,以及推断。

    玄鹤道人忍不住惊讶,他听得“唐惊羽”也被卷裹了其中,不由得微微担心,生怕老友这个徒儿受了牵连。

    杨家庄院的事儿,虽然凶险,但一时半会也不有什么变化,他袖袍一抖,卷了自家徒儿,化为一道赤光冲霄。

    雄天齐和三眼神捕邱兴林被丢在了原地,两人目瞪口呆,这才知道,自己两个居然错过了一场“仙缘”。

    雄天齐后悔的叫道:“早知道是位剑仙,我就去求肯渡化了,怎么刚才眼拙,没能认出来?”

    三眼神捕邱兴林也忍不住说道:“道长身边的小仙童,应该是试探我等的道心,我们都凡夫俗子,没有体会其中奥妙,以至于错过了这一场机缘。”

    两人都是武林人士,并不似扬州八秀那种读书人,以考取功名为最高,毕生志向,乃是替朝廷教化万民,雄天齐和三眼神捕邱兴林,可是更愿意跟了玄鹤道人去学仙。

    尤其是玄鹤化为赤光,一飞冲霄,乃是正经的仙家手段,两人如何不羡慕?

    雄天齐和三眼神捕邱兴林,也无心再探查杨家的庄院,两人离开之后,雄天齐忍不住说道:“今日烦闷,不如去吃酒?”

    三眼神捕邱兴林也应道:“同去,同去,我也不想回去须晴园,那里人太多,反而憋闷。”

    两人是都不知道,玄鹤此时已到了须晴园,成为王崇的座上宾,若不然绝不会去吃这一场,要后悔到肝肠寸断的酒。

    王崇也没料到,玄鹤道人忽然来访,他执弟子礼,把玄鹤道人和莫虎儿迎到了小意怜星楼,立刻就吩咐小狐狸,安排酒宴,还特意点明,让厨子都准备素菜。

    莫虎儿坐在那里,嘟囔道:“我可不是吃素的,咱们峨眉就没吃素的规矩,莫不是要饿着我?就晓得你不是修道的心性,才来扬州多久,就弄了一座如此华美的园子,自己贪图享乐,却在我们师徒面前装乔……”

    玄鹤道人脸上笑意盈盈,却随手就一个禁制,把自己徒弟的嘴给封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