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三十八
    “这个唐公子,本来就来历古怪,跟我师弟结识的时候,还是孤身一人,现在不但多了个武功高强的老仆,还多了两个侍女,如今又出现了两祖孙……”

    “若说此人没有问题,哪里来的如此多巧合?”

    雄天齐是各把细的人,虽然满肚皮的疑问,却也不会跟王崇等人恶语相向,反而越显得亲近,想要讨问几个人的底细。

    尚文礼倒是没什么可隐瞒,雄天齐问起,他就说了自己的身份。

    雄天齐听得四宝大侠尚文礼的名讳,心头不由得去了几分怀疑。

    尚文礼和他师父金元宗乃是同辈,也略有交情,更是江湖上威名卓著的前辈,雄天齐急忙执了弟子礼数,问起来尚文礼为何出现在此。

    尚文礼随口答了,雄天齐倒是相信他们祖孙并非跟王崇有什么瓜葛,只是更为不解“唐惊羽”身上的诸般蹊跷。

    曹貔等人现了怪物尸身,又现了一锅自家亲人朋友的血肉,哪里还肯善罢甘休?

    一众人上马的上马,引路的引路,这一群人里多了一个雄天齐的至交好友,三眼神捕邱兴林,此人惯善追踪,带了众人就一路追了下去。

    雄天齐虽然还是觉得,王崇身上巧合太多,但不放心师弟等人,还是跟随大队人马追了下去。

    燕北人和尚文礼知道王崇不凡,以他马是瞻,燕金铃,尚红云,小狐狸胡苏儿,都做不得主。

    王崇目送曹貔和大队人马向南,微微一笑,说道:“我们也跟上去吧!”

    王崇亲手镇压了两头魔物,知道胡九归和种崖都已经不在人世,并不想继续追索,只是他就自回转,也实在太过不合常理,只好勉为其难,做做样子。

    当然,他也不会跟曹貔等人说出真相。

    毕竟说出真相,不说出自己的诸般秘密,也不好取信于人,为了取信一群凡俗,就暴露自己的秘密,王崇也绝不肯干。

    至于杨家的惨案,王崇也算是替杨家人报了仇,他也不需要这些人的感激,放任这些人多费些力气,对他来说,便也不算什么事儿。

    他们几个人都没有马匹,王崇又没太过热心,一行人便也没有施展轻功,只是安步当车,缓缓而行。

    走出没多远,王崇就看到司徒有道牵了一匹马,在道左相候。

    王崇含笑招呼道:“有道兄,怎么不跟上他们,却等候我们作甚?”

    司徒有道脸色复杂,幽幽问了一声道:“唐小兄弟可是道术之士?”

    王崇脸色古怪,反问道:“有道兄怎会做如此想?”

    司徒有道长叹一声,说道:“若是这也看不出来,我司徒有道也未免太呆愚了。”

    王崇呵呵一笑,不做言语。

    司徒有道满脸希翼,问道:“不知惊羽小弟,能否传我道法?”

    王崇微微一笑,反问道:“德沛兄能抛家舍业,从我去修行吗?”

    司徒有道有些不舍的问道:“难道不能一边读书,一边修行?惊羽小弟传我道法,我在家里修行与出家修行有什么区别?何须一定要抛家舍业,瓦弃功名?”

    王崇想了一回,忽然笑道:“说的也是!我这里有一篇飞火击雷大法,可以传与德沛兄!”

    司徒有道顿时欢喜起来,连声道谢。

    尚文礼和燕北人,两人互相望了一眼,忽然都有了一个决断,态度都做了微妙的改变。

    之前尚文礼还以年龄自矜,毕竟他也是武林的前辈,名头极之响亮,对王崇也是平等视之,并不自轻,此时却学了燕北人。

    王崇虽然对外称燕北人是家中老仆,但却颇为尊敬,并不轻慢。

    燕北人也只是以恩公待之,也没真的自居家仆,此时却微微变了姿态,心中已经认定,王崇就是自家公子。

    王崇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深意”,与他想来,若是司徒有道愿意跟他入山去修行,才是大大的麻烦。

    司徒有道又不是李禅,他渡了此人,师父令苏尔可未必会收,他也并不觉得,司徒有道贪恋红尘,是错过了什么“仙缘”,王崇自己也不见得有什么仙缘,如何能够给司徒有道?

    至于飞火击雷大法,反正清月老和尚都断了缘法,自然尽随他处置,也不差多传一二人。

    至于尚文礼和燕北人,就此改观了看法,他更是不放在心上,等令苏尔归来,带他入山去修炼,这些人……他也没什么本事收留。

    何况尚红云和燕金铃命里注定是峨眉弟子,两个小妞的亲爷爷和亲爹怎能没有去处?

    至于小狐狸,到时候撵回家去就是了。

    司徒有道颇热忱,王崇也只好在道边暂留,他也不避开燕北人和尚文礼,甚至把小狐狸都叫了过来,一并传授了飞火击雷大法。

    飞火击雷大法,乃是修行初步,可从炼气,胎元,一路修行到天罡境,就此潜力垂尽,前去无路,但是对燕北人,尚文礼来说,却已经是无上妙法,能够让他们突破人间武道,臻至另外一个层次。

    司徒有道,燕北人和燕金铃父女,尚文礼和尚红云祖孙,五个都欢喜不尽,小狐狸胡苏儿却大大的悲催。

    她讨了口封,能够变化人身,但却并不通什么道行法术,虽然从燕北人父女手里,骗了大葵花神罡和五色梅花罡煞,却没有炼气的法诀,只能看着眼馋,无法修行。

    飞火击雷大法,其他人修行没有问题,小狐狸却偏偏练不得,她是畜类出身,最怕雷火,哪里敢作死去强练?

    小狐狸眼睛眨呀眨,只觉得当初,自己抛家舍业,从了这位唐公子,乃是平生最聪明的决定。

    只是……也不知道自家公子,何时才会给她一点点的好处。

    王崇教授几人先把飞火击雷大法的口诀背熟,又复指点缺疑,前后花了两三个时辰,南边的大路上,马蹄特特,曹貔等人早就归来。

    王崇见曹杨两家和江湖豪杰迤逦归来,便住口不在讲述。

    燕北人,尚文礼,司徒有道都知道此事乃是秘中之秘,须万分谨慎,不可给外人知晓,也都心满意足,只觉得今次收获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