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十四
    王崇年纪虽幼,身兼正邪两家真传,眼光自是极高。

    这小女孩身怀异气,天生的妖物,最合道魔两家的几种特殊心法,王崇手上就有两三门心法适合她修行。

    其一自然是七二炼形术,七二炼形术跟这个小女孩的天生异气极为契合,若是修行,进境之,必然倍于常人,再有就是“天蛇王经”了。

    天蛇真法本来就是人身修成妖物的法门,比七二炼形术更合这个小女孩修行。

    王崇心底没什么正邪之见,他自己就是魔门的小魔头,隐姓埋名,投师峨眉失败,好容易拜入了丐王令苏尔门下,哪里会真把自己当成正道弟子?

    若是他还在天心观,早就把这个小女孩儿收了,转手推荐给门中长老,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功劳。

    此时王崇已经拜师了令苏尔,自然不会随便把师门心法传人,更不可能暴露身份,传小女孩魔门心法。

    王崇思忖一会儿,含笑摇头,说道:“若是我师父回来,我可求他老人家帮你把女儿身上的恶气化去!虽然少了一桩机缘,从此可做个寻常女孩,再无什么异状。”

    王崇知道燕金铃这个女孩子,是个修道的好苗子,也知道燕北人这个父亲,更想带着女儿过寻常人的生活,故而提了一个颇中肯的建议。

    燕北人惊喜交加,匍匐拜倒,哽咽道:“若是能让小女恢复平常人模样,便是天大恩德,燕北人粉身碎骨,无以为报。”

    王崇摇了摇头,说道:“也不须报答,此事不过顺手为之。”

    燕北人感激涕零,他女儿却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吃吃艾艾的说了几句话,但却含糊不清。

    燕北人急忙说道:“小女心思也还灵巧,就是天生无法说话,刚才是在感谢恩公!”

    王崇有天魔五识在身,不要说一个小女孩的哑哑之语,就算天魔巨妖说的什么话,他都能听得分明,禽言兽语更是不在话下。

    他微微一笑,问道:“你不愿意化去体内异气吗?”

    小女孩很坚定的点了点头,小脸上都是认真的神色。

    燕北人正要呵斥,王崇却伸手阻止,思忖了一会儿,他不知道这个燕金铃这个小女孩,为什么拒绝化去体内异气,却绝不会强迫她,说道:“我虽然知道帮你的办法,却没有帮你的本事。我这里有一篇心法,你且拿去修炼一番,或可收拢身外的黑气,但最多也就是治标,不能治本。”

    王崇所给的这篇心法,得自东方鸣白,名为——五色梅花罡煞!

    五色梅花罡煞和桃花罡煞一般,都是云台山别传的十二花神罡煞之一。

    桃花罡煞带有甜沁心肺的剧毒,五色梅花罡煞却有一股寒彻人心的霜雪之气,清幽淡雅,冰寒彻骨。修炼此法须得收集天地间傲雪霜寒的梅花香气,融汇到自身真气之中,举手抬足之间,可把敌人冻成冰碴。

    王崇传授此法,并不怕露出马脚,就算被令苏尔知道,也可以推说,当初翻看秦旭旧物,偶尔所得。

    反正都是云台山的心法,谁能说得清,是来自东方鸣白还是红线公子秦旭?

    燕北人惊喜交加,欲待感激,却不知说什么好了。

    王崇让胡苏儿去取来笔墨,把五色梅花罡煞默写了一遍。

    这头小狐狸在旁边,一边给自家公子磨墨,一边心底默默念诵,只想要偷偷尽数背下来,却哪里能够?她可没有王崇过目不忘的本事,焦急的抓耳挠腮,却是越背的凌乱。

    王崇书写的奇快,文不加点,一气呵成!

    他把写下的心法交给燕北人,说道:“此法乃天大之秘!你和女儿可以一起修行,可若是说给第三人知道,便有杀身之祸,父女皆不能免。”

    燕北人急忙答道:“燕某父女必然不敢说与旁人。”

    王崇又复叮嘱了一句:“若非是生死关头,不可用此法却敌,切记切记!”他说的严肃,并不是怕这对父女不知高低,胡乱显露本事,只是竭尽全力表现此法珍贵罢了。

    这个女孩子天生不凡,又有演天珠的提示,王崇也是乐得顺手结个善缘。

    说不定数十年后,就是一桩大大的恩情,能让对方舍命来还。

    魔门中人做事只看利益,能够让人心甘情愿舍命献上好处,才是第一等的大魔头。

    那等做尽坏事,人人喊打喊杀,却不见得能得几分好处的货色,不过是脑子颇有贵恙的蠢物,魔门遍地都是此等废货,王崇根本瞧之不上。

    燕北人指天誓:“燕某绝不敢胡乱炫耀此法,若有违背,天地厌之!”

    王崇摆了摆手,让两父女不须多礼,也微微露出逐客之意。

    燕北人不敢叨扰,急忙跟王崇拜别,带了女儿一脸欢喜的去了。

    燕北人父女刚走,胡苏儿就按耐不住,小狐狸娇滴滴的伏在王崇的身边,柔声说道:“公子都能传他们父女法术,为何不传我一些?我跟公子的关系,怎是他们父女能比,胡苏儿可是公子的身边人呢!”

    小狐狸一脸的撒娇,王崇却冷笑一声,说道:“此法乃是云台山秘传,你真敢学吗?你修炼此法,只要出手一次,就要等着天下第一等的大派,倾尽全力追杀。”

    小狐狸吃了一惊,她虽然不过是野家仙,但云台山这等天下间最顶尖的大门派,又如何能不知道?

    她期期艾艾了良久,才颓然说道:“我不敢学!公子教我些别的吧?”

    王崇又复冷笑一声,说道:“我还有一门飞火击雷大法,你又能学吗?”

    胡苏儿听到雷法两字,全身汗毛都炸了,哪里敢接话?她妖族出身,最畏惧雷劫,如何还敢去修炼雷法?

    王崇见她不语,补了一句狠的,说道:“你这也不学,那也不学,还能学什么?难不成要学我的看家本领,师门嫡传?”

    胡苏儿再有小心思,也知道王崇绝不会传她师门正法,灰溜溜再不敢多言。

    王崇是半点功夫都不肯浪费的,呵斥了小狐狸,又复一捏法诀,开始了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