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二一朝收宝货,骑牛下扬州十七

二一朝收宝货,骑牛下扬州十七

    混天猴鲁猛和入水蛟齐雷,也是没想到杨银承和莫虎人矮腿短,却跑的甚快,开始并没有追上。他们瞧见莫虎儿和杨银承跑进了王崇的住处,这两个大贼也不知道,这家旧宅子有什么蹊跷,仍旧如前一般谨慎,守在了外面,果然又把两个孩子给等了出来。

    混天猴鲁猛呵呵一笑,叫道:“两个小宝宝,莫要乱跑,叔叔带你们去买糖吃。”

    入水蛟齐雷也知道自己两个满脸凶相,寻常孩童如何会信任他们?故而一声不吭,张开一双蒲扇般大的巴掌,就探向了两个孩子的衣领子。他有十成自信,自己一把就能拎起来两孩子,由不得他们挣扎。

    杨银承也学了些武艺,急忙后挫一步,正要施展师传的武艺,旁边的莫虎儿却不耐烦了,他自忖是峨眉弟子,反手就是一招,并指代剑,直刺齐雷的劳宫穴。

    两个孩子反应都算机敏,但却有一宗东西,比他们两个动的尤快,附身在莫虎儿身上的三条冥蛇化为滚滚黑烟暴起,三条大蛇巨口张开,顿时把入水蛟齐雷各自咬中,奋力一扯就撕做了三块。

    一条冥蛇吞了半块齐雷,就盯上了混天猴鲁猛,它乃是那头白娘娘化生,格外强猛,远胜其余两条冥蛇,吞了东方鸣白的尸身,犹不满足,更惦记血食。

    混天猴鲁猛一脸骇然,他哪里料到莫虎儿身上,居然有如此厉害的“妖物”?正待施展轻功逃走,“白娘娘”就大口一张,喷出了一团惨绿毒雾,罩住了这个江洋大盗。

    混天猴鲁猛惨叫一声,就如扬汤沸雪,全身融化了一般,这个江洋大盗骇然的高举双手,见到自己的手掌,胳膊,身躯……都有黄水淌落,心头惨然,脑子里忖道:“我一生做事凶狠,这是糟报应了吗?”

    一个念头未有转完,身躯就被毒雾所化,也作一团雾气,混入了毒雾之中,又复被白娘娘一口吞吸了回去。

    这两个大贼手底下有过百条人命,死在妖物之口,也算是恶贯满盈了。

    这条冥蛇连得血食,露出了满意的神态,身躯夭矫一盘,就要缩回莫虎儿身上。

    便在此时,一声娇叱,喝道:“妖人胆敢当街害人!”三点寒星就直奔莫虎儿的咽喉要害。

    莫虎儿正惊讶自己得到的“宝贝”威力如此惊人,他才不会觉得冥蛇性子残忍,非是正经路数,只觉得自己是峨眉弟子,用什么宝贝都是应该。忽然见得三点寒星飞来,急忙一个懒驴打滚,就躲避了开去。

    偷袭的红衣少女见得他躲过,一扬手又是一口飞刀,直奔莫虎儿的左眼。

    莫虎儿好歹也是修仙出身,对这种江湖暗器,没得防备也就罢了,有了准备,哪里还会被伤到?一探手就抓住了射来的飞刀,骂道:“哪里来的小贱婢,敢偷袭你莫小爷!”

    红衣少女眼见莫虎儿背后黑气,似乎又要威,二话不说撒腿就跑,她可比两个江洋大盗聪明多了,出手用的是暗器,距离莫虎儿还远,故而逃的时候也便利。

    莫虎儿欲待放出三头冥蛇,但是他哪里有本事催动?捏了法诀,做了半天的姿势,三条冥蛇都睬也不睬。

    莫虎儿还以为是自己学法不够纯熟,跺了跺脚,骂道:“下次让我遇上,必然用这三条大蛇吞你了。”

    红衣少女跑的匆忙,小脸红扑扑的,转过了街角,一头撞在一个老者怀里,老者忍不住骂道:“鬼丫头,亏你跑得快,不然我们爷孙俩今儿就要交代了。你都瞧见了人家懂得法术,居然还敢抵爪子,没给那人驾驭的妖物吞了,算你命里还有几年阳间饭吃!”

    红衣少女吐了吐小舌头,娇憨的搂住了老者的胳膊,说道:“我也是看那两个小子,居然用那般残忍的手段,当街就使动凶物吃人,才气愤不过。”

    老者叹息一声,摸了摸自家孙女的额头,说道:“那两个又不是什么好人!一个叫做混天猴鲁猛,一个叫做入水蛟齐雷,做的是山水两道的买卖!别家做强盗,还惦记上天有好生之德,只抢掠财货,少肯伤生害命,他们两个平日里最为心狠手黑,从来都是杀人越货,只要出手,必然要死人,不会放客人走活口,手底下有过百条人命,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是恶贯满盈了。”

    红衣少女似有不服,嘟囔道:“就算是两个恶人,杀了他们也罢,何苦还要驱使妖物去活吃?”

    老者自从独子跟人比武落败,重伤去世,眼前就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孙女,平时也宠爱的紧,闻言笑道:“仙家斗法,各处手段,哪里就是我们凡人能窥测?你这次可是胆大包天,修行的人也是可以得罪?”

    红衣少女嘟囔道:“我算计只要杀了那驾驭妖物的小子,妖物失去了主使,必然也就没什么威力了,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还算机敏。”

    老者叹息道:“若是如你想的容易,人家何苦还去修道。你焉知那妖物失去了主人,不会狂食人?若是被妖物狂,吃了附近的住户,岂不是都算你作孽?”

    红衣少女这才不辩解了,她一双眼睛放光,长长的睫毛扑愣愣的忽闪了两下,问道:“爷爷!你能看出来那小子是什么路数不?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修行的人,你说我也有机会拜师学仙吗?”

    爷爷呵呵一笑,说道:“学仙哪里有这般容易?当年你爷爷我也走遍了三山五岳,四野八荒,却不曾遇到真正的仙缘。虽然也碰到几个懂得法术的人,却都不是正经路数,不敢去跟他们学了法术害人。”红衣少女和老者祖孙俩人,说说谈谈,便回到了下处,他们也是在来福客栈落脚。

    这祖孙俩,爷爷行走江湖经验丰富,知道来福客栈有厉害人物投宿,这几日多了好些江湖豪客进进出出,故而也不再大堂饮食,吩咐客栈的伙计把饭菜送到房中。

    他一个年迈老者,一看便是精通武艺,还带了个孙女,本来就扎眼,并不想再多招人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