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重生80医世学霸女神 > 第1732章 神医钓鱼等他上钩
    当初才遇上银狐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所以在用他后没多久,他就找到了势均力敌的阴魅,事实上,这两人一直相互牵制,他很满意这个结果,但是阴魅偏偏被他自己的贪心给害了,他推上一个重楼,也没想着重楼有多少的能力,主要是想让重楼坚持一段时间,让他找到合适的人。

    但是现在合适的人还没有找到,这重楼又失踪了,这说明银狐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难道真的要自己亲自出手对付银狐吗。

    教父微微沉吟,这么多年了,他最喜欢做的就是当一个渔翁,可他并不想成为鹬蚌相争中的其中一种动物。

    想了想,他去找药老,看见老药依旧很惬意的坐在摇椅上,摇啊摇,似乎日子过的很不错。

    当然如果能够忽略药老的头发已经开始全部白了,而且人也瘦了不少。

    “这段日子看样子你过的并不是很好。”教父看药老这样,微微皱眉。

    “人老了,这七病八灾的总也少不了。”药老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情况,只拿起一旁泡着的茶水喝了一口,然后看着教父:“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看样子又遇上困难了。”

    “如果你们药门出现叛徒,你会如何?”教父问道:“不对,应该说,你们药门若是有人的能力已经可以跟你势均力敌,你会如何。”

    “能如何,开心啊。”药老直接瞥了一眼教父:“有人的能力跟我势均力敌,表示他的医术跟我不相伯仲或者比我更高一筹,这样的情况下,我只有高兴,还能如何。”药老一脸淡然:“你不会是说我的小徒弟吧,放心吧,我早知道那丫头的医术比我高了,所以我只会高兴,不会有别的想法。”

    “你只会高兴,你怎么可以只会高兴。”教父差点怒了,随后一想,不对,自己的情况跟药老的情况又是不同的,应该说圣教的情况跟药门的情况是不同的,药门中,谁的医术高,就尊重谁,以前是药老,现在是诸颜奕,所以药门很团结,而且药门没有太多的利益纠纷,可是圣教不同,圣教中每一寸的地盘都涉及不少的利益。

    “我的意思是,比如你有两个手下,原本这两个手下是你的左右手,一直帮助着你料理事情,然后有一个出意外死了,你就让另外一个替代了一下全权处理事情,然后自己又找了一个手下去接收原本死亡的那个手下的东西,可是结果,那个全权负责的手下不愿意交出来了,那样的情况下你会如何?”教父问道。

    药老听了哈哈笑了起来:“原来你说的是阴魅和银狐的事情啊。”

    “你怎么知道?”教父看着药老。

    药老脸上泛起一丝淡然:“这种事情猜都不用猜,你能问的必然是你身边发生的事情,你看重银狐和阴魅,加上圣子做出头椽子,你一向安排的很好,但是你没想到圣子和阴魅会同时死亡,这死了也就算了,事情还留下一摊,所以你让银狐暂时接手,银狐的能力,我也看的出来,那是一个绝对的人才,而且银狐是属于那种他的东西谁也别想侵犯抢走的人,你给了他阴魅势力的管理权,他就有能耐变成自己的,结果你再推一个陌生人上去,银狐会鸟你才怪。”

    “好吧,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银狐和阴魅的事情,那要是你如何?”教父问道。

    “我?”药老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你忘记了,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所以我不会创建圣教,不创建圣教,就不会有阴魅和银狐的问题,所以你问我这个问题,根本就是不可能得到答案的,老伙计。”

    药老随后闭上眼睛:“银狐的势力已经成了,你已经老了,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将圣教的一切免费传给他,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找到一个继承者,如今有银狐继承未尝不是好事情。”

    “你说我如果将你的徒弟抓来,让她来继承如何?”教父看着药老。

    药老冷笑一声:“只要你有这个本事。”随后张开眼睛:

    “银狐的势力成了,还有一句,我徒弟的实力也已经成了,她已经长大了,如果是两年前你出手对付她,说不定你就赢了,但是如今,你已经失去了这个地位,你以为小神医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叫吗,当她第一次开始跟世界叫板的时候开始的时候,她已经开始长大成为了一个参天大树,你根本不可能控制的了她。”

    “你在我手上。”教父看着药老,直接说出了这话。

    药老哈哈笑了起来:“你可以试试用我去威胁她,有些事情,你做过后才会明白,得到的时候你不珍惜的,等到失去了,想要珍惜是不可能的事情。”

    教父看着药老,好一会才道:“这个世界上如果说,谁是最狡猾的老狐狸,我认为是你。”随后站了起来:“其实我有感觉,很快我们都会跟你徒弟再一次见面了。”

    药老听了这话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叹了口气:“我希望这样的日子不要来的太早,来的太早,只怕是这孩子已经做好的全面反攻的准备了。”

    药老了解自己的小徒弟,他知道,一旦诸颜奕出现在自己面前,就是已经做好了跟教父战斗的准备了,然而,药老看了一眼面前真正的教父,他并不是希望这样的日子来的太早,一旦来了,那么他不知道诸颜奕是否会承受的住那一个打击。

    教父听了药老的话,自然也明白药老的意思,他冷笑一声:“老药,这一点上你比不上,诸颜奕身为小神医,她的经历都比我们想象的还多,她若是真的提前出现在我们面前,那么就说明,她早已经做好了面对的准备,你真以为你的徒弟是那么笨的人吗?”

    药老一滞,苦笑一声:“我如今自身难保,却还想着这个丫头的事情,果然是老了,有些事情,还是让这丫头自己去经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