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最强宝树 > 第三十七章 一人二兽
    随着时间的推演,火海外的一些凶兽终于还是抵不住树上果子的诱惑,嘶吼着直接跳入火海中,试图直接失了智一般冲进去。

    大部分凶兽都被烧成十二分熟,唯有一些抗火能力强的凶兽,在付出一定灼伤的代价后,还真的成功进入大树生长着的那片药田之中。

    上方的火焰鸟仿佛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顿时炸毛般振翅鸣叫。

    然而冲进来的那些凶兽,在见到那五颗红艳艳的果子之后,哪还有其他顾虑,口水都已经流了一地来不及收拾,都是直接嚎叫着冲向果树,没有片刻的犹豫。

    这时,几道剑气加上大片火焰席卷而至,瞬间肃清了这些冒出来的凶兽。

    林泽看在眼里,惊叹于杜明朗的那些剑气威力,但他更加关注的是上方飞舞着的那只火焰鸟。

    周身缠绕着熊熊烈火,对于火焰的操纵非常娴熟自如,就好似与生俱来的一般。

    他翻查记忆,确实听说过一些更为强大的凶兽,本身都具备凡的力量,且都拥有高等的智慧,甚至达到了不逊色于人类的地步。

    毫无意义,不管是这只火焰鸟还是那头巨猿,都是高阶凡的凶兽。

    “听说人类也能够通过功法秘术掌握自然玄异的力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林泽心道。

    外界一直都有流传着各式各样的传说故事,但他从未亲眼见到过有谁能够具备类似操纵火焰这般的自然力量。

    转念想想,就连仙宗圣城都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又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呢。

    正当他趴在楼顶思绪飘飞时,南面墙外突然出一声巨响,吸引了他的注意。

    南面的金属墙头上,那只巨猿不知何时已经跳到了上方。

    林泽见到巨猿后,忍不住出一声轻咦。

    此时的巨猿看上去已经不再是金刚不坏的无敌模样了,胸口四肢上都好几道贯穿伤,不断往外冒着滚烫的血。

    而在它的脑袋额头位置,同样有着一个非常显眼的血洞,这搁在其他人或兽身上,多半都是一道致命伤了,但它依然行动自如,还再度蹦上了高墙。

    林泽目光一番寻找,却只看到了巨猿,没有看到他的军团长楚天踪影。

    心中不由得升起不祥的预感。

    元明江曾说楚天未必能够胜过这头巨猿,而如今他只见巨猿出现,却不见楚天出现。

    这似乎也印证了元明江之前的担忧,让他忍不住多想,军团长该不会就这么扑街了吧。

    “不能够啊。”林泽喃喃道,在军中的那些日子里,他整日听人诉说,楚天怎么怎么强大,无敌,天赋无双。

    理论上,像这样的人物,都不应该如此轻易的在一场战役中身亡。

    事实上也确实如他所想,楚天并未挂掉。

    当然,现在他的状态也确实不是特别好。

    整个人被巨猿一拳砸入远处的一座山丘内,深深的陷入岩石缝隙当中,面色苍白如纸,咳血不断。

    勉强睁开眼睛,看向那头已经立在金属墙头的巨猿身影,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谁又能想到在赤铜城花费如此多军力,出动两名军团长的情况下,依然无法守住这座药草基地。

    巨猿那双澄澈的双眸此刻也略显疲态,但当它望见那棵果树时,顿时又重新绽放出精光来。

    看得出它十分渴望得到那几枚红果子,否则也不会这么不留余力,哪怕为此需要付出重伤的代价。

    巨猿仰天咆哮,震耳聩。

    底下的众多凶兽都是动作一滞,想要疯狂挤入火海的势头停了下来,有些畏惧的看向那只巨猿。

    唯有火海上空飞行着的火焰鸟,同样出一声尖利的鸟鸣,与巨猿颇有针锋相对的意思。

    两只同等级的凶兽在灵物面前,显然不能够和平相处。

    这对于基地和军队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至少这两个恐怖的存在并非一伙的。

    巨猿直接从三十余米的墙头高高跃下,全然不顾的将一栋高楼给直接撞的支离破碎,化成一片废墟。

    而巨猿却相安无事,迅的起身就朝着那片火海而去。

    火海中,杜明朗在没有见到楚天出现时,同样有一丝担忧,但很快他就没时间多想了。

    巨猿几个蹦跳,就如同巨型的推土机一般,扫平路上一切阻碍,直接踏入了火海之中。

    那些火焰像是对它造成不了什么影响,甚至因为它的到来还扑灭了不少区域的火焰。

    见又来了一个对手,火焰鸟当即对它扇出一片火焰冲势。

    但巨猿在跑的过程中双脚用力一跺,猛地从地面蹦起十余米高,长长的大手如摘星揽月一般,狠狠的呼向了还在飞着的火焰鸟。

    咚!

    那火焰鸟似乎也没想到巨猿能够这么猛的直接跳到它这个高度,一时不察被扇了个正着,好似一颗彗星坠落般,朝着远处划去。

    落地后,巨猿一脸的彪悍,鼻息喷出两道白气。

    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剑气迅疾无比的斩向巨猿的后颈位置。

    巨猿虽然反应不慢,但奈何块头摆在那里,又不像火焰鸟那边能够飞行。

    脑袋避开几分,可惜依然被这道剑气斩中。

    后颈顿时被割出一道深长的伤口,血液汩汩流出。

    吼!

    再一次受创,且差点整颗脑袋就被削了下来,巨猿出一声痛嚎。

    “可惜。”杜明朗喘着气,心中暗道就差一点就能结果了这头巨猿。

    奈何他自身与火焰鸟纠缠了这么久,也消耗颇大,即使尽全力斩出的剑气,在威力上也有所不如了。

    巨猿不顾脖颈的伤口还在飙血,回身就是又一巴掌,想要碾死杜明朗。

    好在杜明朗早有预料及时避开。

    另一边,火焰鸟重新飞回,一人二兽就在那棵树附近乱战一起。

    他们每个都拥有极大的破坏力,但相同的是他们三个打归打,都是十分自觉的保护着那棵树以及上面的五颗生成的红果子。

    “这可是其他人这辈子都很难见着的大战啊。”林泽趴在房顶视角最空旷的贵宾席上,望着前方的一切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