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最强宝树 > 第二十七章 牛逼的新人
    这群人是游离在各大城区里的通缉犯团体组织,杀人放火,拦路抢宝,无恶不作。

    被多个地区和人类城池通缉,但没有一次将他们彻底覆灭。

    他们行动前都会做缜密的计划和探查,确保行动的成功。

    这次直接在城内抢劫一个正在举办的拍卖会所,可以说是他们出道以来做过的最疯狂的一次行动。

    “哈哈,也不知道这次之后,咱们的悬赏金额会高达多少!”一名壮汉大笑道。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冰冷的喝声迅传来。

    “你们好大的胆子!”

    只见城门外,一大群士兵身着统一的战斗服,迅朝着城门迫近。

    为的不是别人正是元明江所率领直属部队,没人胸口都有一枚星印,代表其下士军衔。

    “糟了,军队来了!”头领心头一跳,元明江的度远在队伍之上,没一会儿就来到了破损的城门处,挡在这群人身前。

    仅一人所散出来的气势,就令这群刚才还肆无忌惮的家伙感到憷。

    “这人好强!”头领心中忌惮,一时间有些不敢上。

    但他知道越是在这里拖延,逃脱的机会就越渺茫。

    没办法了,只能拼了。

    “杀出去!”头领咬牙低吼一声。

    二十余名通缉犯顿时面露凶光,低吼着就朝着元明江所在的城门冲去。

    面对这么多名武者,元明江却丝毫不惧,身形一动,化作一道疾风,瞬息间就来到了那名头领身前。

    将对将,两人均是出拳,完成了一次刚猛的碰撞。

    砰!

    随着一声闷响,那名头领踉跄着脚步不断后退开去,刚交手他就落了下风。

    “支援队长!”何烈大喝一声,一马当先。

    队伍跟进,与想要逃离城内的这群通缉犯短兵相接。

    “滚开!小鬼!”一名留着散乱头的高瘦男子,见一名面容还有些许稚嫩的青年朝他冲来,顿时低吼道。

    以往他会选择好好虐杀一顿这种自以为是的小菜鸡,但现在他只想尽快离开这里,不想浪费时间。

    当即挥刀,不留余力的斩向眼前不断逼近他的那名青年。

    林泽在奔跑途中,看准时机身体突然压低前倾,脚下迸出巨大力道,地面甚至被他踩出几道裂隙来。

    整个人突然间提,好似一枚出膛的子弹,径直射向这名高瘦的通缉犯。

    通缉犯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名青年能够突然迸出如此度。

    手中刚扬起的刀甚至来不及落下,林泽就已经贴近到了身前。

    他具备炼体五阶的修为,自问并不算弱,但这次却要阴沟里翻船了。

    林泽手中的匕在他胸口一划而过,前胸连带着他的心脏都被割裂。

    临死前,他只能见到那张稚嫩的脸上,那双平静澄澈的眼眸,好似波澜不惊的湖面,未曾泛起过一丝涟漪。

    “达到登峰造极境界的豹形蹬步,还是第一次运用到实战中,度提升确实可观。”率先斩杀一人,林泽却在心中做着总结。

    他认为修炼到登峰造极境界的豹形蹬步,绝不比寻常凡品高阶的步法差,甚至还要强上一点。

    “去死!”

    就在他刚解决掉眼前的通缉犯时,背后一人已经悄然无息的靠了过来,手中同样握着一把与他类似的匕,猛然刺向他的后颈。

    关键时刻,在那人以为要得手时,林泽好似背后长眼一般,脚下一动,及时避开了背后的刺击。

    这次是他的基础呼吸法挥了作用,令他清楚的感知到背后的危险。

    手腕一抖,匕顿时向那人刺去。

    叮

    两把匕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这名通缉犯同样具备炼体五阶的修为,且更加谨慎,一击不中也做好了之后招架的准备。

    林泽毕竟在修为上弱了一阶,同样一击不中后,两人展开了一番拼刺。

    双方的出手度都非常快,只能听到两把匕在空中不断出清脆的摩擦碰撞声。

    “这小鬼竟然这么强!”那人惊异不已。

    事实上,林泽平日里至少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做着匕的训练。

    他觉得武器中,还是匕用的习惯。

    当然也有之前的林泽一直是使用匕的原因,本就有匕使用经验在。

    这名通缉犯同样掌握着一套自己的功法,仗着比林泽强上一筹的体魄,愣是对林泽形成了压制。

    但可惜他做不到完全的碾压,所以两人之间的胜负只在一瞬间。

    林泽仗着过人的反应能力扭转身躯,灵活的避开对方匕的一次穿刺,脚面刚落地,豹形蹬步瞬间启动。

    虽然在如此仓促之下,豹形蹬步并不能挥出最大威力,但胜在启动突然。

    那名通缉犯一样是没有反应过来,被林泽抓到机会就这么一击毙命。

    当一门功法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其作用和威力往往会是出人意料的。

    加入元明江的直系部队后,第一次执行任务,就干净利落的迅斩杀两名实力不俗的通缉犯,他的表现可谓是非常抢眼。

    队伍中的一些下士看在眼里,都是对这名刚加入的新人刮目相看。

    另一边,何烈也在干掉两名通缉犯之后,终于碰到了对手。

    一名身材比较瘦小的光头,具备炼体六阶的修为,与何烈修为相同,但他的度却远胜何烈,相当难缠。

    刚一交手,何烈甚至都没办法触碰到这个光头,而光头却用手中的刀片在他身上留下了道道血痕。

    任凭何烈如何怒吼,就是没办法阻止光头如迅雷般的攻势。

    “这个家伙必然掌握了高阶身法,且功法境界还不低,否则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何烈只感觉头疼无比,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对付这种度型选手。

    “嘎嘎,去死吧!”光头出怪笑,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何烈的身后,手中的刀片带着寒芒就这么要划过他的后颈要害。

    何烈嗅到了死亡的味道,有些惊慌的朝着扑去,算是躲过了对方的这一击。

    “切。”光头一击不中觉得有些扫兴,但也没打算追着何烈砍,他可没忘记眼下的局势,既然路被让开,他转身就准备朝着大门方向逃去。

    这时,一道身影突然爆冲而过。

    这人心头一跳,当即侧身避开那刺来的匕。

    “是他!”何烈趴在地上喘着粗气,狼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