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最强宝树 > 第二十五章 战队直系
    收到通知的第二天,林泽前去了元明江的直属队伍那里报道。

    一栋楼内,林泽见报道的人还没有过来,便开始等待。

    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

    “你就是那个林泽。”

    一道冷淡的声音传近,林泽目光看去。

    一名军官推门而入,朝着他走来。

    这人身材粗壮,身高近两名,犹如一个小巨人。

    林泽认识这人。

    名为何烈,上士军衔,是元明江身边的得力干事,经常跟随着出入军区各大场地。

    见到他,林泽并不感到意外,只是令他有些奇怪的是这人刚才的问话语气很是生硬,好像看他有些不爽的样子。

    自己有得罪过他么?没有吧?

    该不会是失恋导致心态爆炸了?

    “是我。”不管怎样,林泽还是先点头应下。

    何烈视线上下扫了一圈林泽。

    “跟我来。”简单的撂下这么一句话后,便转身就走。

    “不会真的失恋了吧。”林泽摇摇头,跟了上去。

    路上,两人都一言不,空气都仿佛被凝固住了一般。

    何烈没有理睬林泽,林泽自然也不会凑上去,热脸贴冷屁股。

    就在这时,路上几名军官正好路过。

    “东明,过来。”何烈对着其中一名经过的军官招了招手。

    那名军官一见是何烈,也不敢对他的呼喝无视,当即走了过来。

    “带这个菜鸟去见战队长,我临时有事就先走了。”何烈对着那名中士吩咐道。

    “哦,好,那您去忙吧。”中士愣了一下,随后立即应道。

    何烈瞥了一眼林泽,也不再废话,就这么大步离去。

    中士见何烈走远,这才无奈的摇摇头,对着林泽道:“走吧,你应该就是林泽吧。”

    “嗯。”林泽点点头,这人对他的态度倒是还可以,至少没有那个大块头那么恶劣。

    “那个,他是不是最近失恋了?”林泽询问道。

    “噗......”中士笑出了声,“我说老弟,你敢当着他的面这么问么。”

    “问问也没什么吧,只是出于战友之间的关心而已。”林泽随口道。

    听到林泽所说,中士心中一阵无语,想着这小子怎么感觉有点愣头。

    “他虽然一直脾气都不算好,但也不会如此露骨的表现出来,今天他之所以如此,没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要针对你而已。”中士也是十分耿直道。

    “针对我?”林泽虽然早就察觉到了,但还是不解道:“我跟他都没什么交集,他为什么要针对我?”

    “嗯,你虽然在之前跟他没什么交集,不过由于你被战队长选中,导致了他那位刚晋升下士的老弟被刷下去了,他之前为他老弟所做的一切准备与铺路都相当于白费力气,这才要针对你。”

    中士倒是了解一些情况,给林泽解释道。

    “不是吧,他老弟自己不给力,还能怪在我头上么?”林泽皱眉不已。

    同时心中也明白,那个何烈显然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有些麻烦就算你不主动招惹,但也会自己找上门来。

    “以我对他的了解,今后肯定还会继续针对你,另外提一句,他现在差不多算是战队长的左右手,也是我们的头,你看着办吧。”

    中士的意思是让林泽主动去赔礼谢罪,尽量跟何烈的关系弄的好一些,省的到时候被穿小鞋徒受罪。

    林泽笑笑不说话。

    开玩笑呢,为这种扯淡的事情赔礼道歉,他可做不出来。

    一个上士,还能上天不成。

    中士见此,也就没有继续相劝。

    对于这个新来的,他已经算是好心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至于林泽要怎么做,就不关他的事了。

    “好了,前面那个房间就是战队长平时处理文案的地方,你直接过去就可以了。”中士指了指军官大楼里的一道走廊,说完施施然的离去。

    林泽道了声谢,朝内行去。

    这栋大楼里出入的人,几乎都是军官,最低也是和他一样的下士军衔。

    一些从他身边经过的军官,都会顺带着打量一下他。

    毕竟如此年轻的一个下士,在这里还是比较少见的。

    走到中士所指的地方,现门是半掩着。

    透过门隙,正好能够看到元明江的身影。

    当即敲了敲门,得到回应后走了进去。

    “你可没说过你还具备这么高的悟性天赋。”元明江示意林泽坐下后,便率先说道。

    “您也没有问过我呢。”林泽见气氛还好,便也没有那么拘束,笑道。

    “之前看报告时,我还有些不信,现在亲眼所见却是不得不信了。”元明江也是微微一笑,看着林泽缓缓说道。

    在林泽进来的那一刻,他就现了林泽的每一个呼吸间,都带有那套基础呼吸法特有的规律节奏。

    十分自如,甚至都不用林泽刻意分神控制,呼吸法自行就在运转,每时每刻都不停歇。

    能够运用的如此纯熟,好似本能一般,这可不是刚掌握这套呼吸法的人所能够做到的。

    功法境界少说也已经达到了登堂入室的程度,这才过了几天而已啊。

    元明江心中也是暗暗咂舌,若真如此,林泽的悟性天赋比众人所想的还要高出不少。

    而事实上,林泽如今的这套呼吸法,早已经被他给参透了。

    有宝树的级状态,别说登堂入室了,他早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一呼一吸间自带功法精妙,每时每刻都能纳入空气中无序的灵气来滋润己身,哪怕是在晚上睡觉无意识的情况下也不例外。

    而且对周围的感知能力,他也获得了一定的增幅。

    尤其是周身数米范围内,他的感知最为敏锐,能够通过空气的波动察觉到四方危机。

    登峰造极的境界确实要比一开始的粗通掌握厉害太多。

    刚掌握那会儿他哪能做到如此自如,且具备这么强大的作用效果。

    “还行,也许是这套功法本身就契合我。”林泽故作小白卖萌,天赋需要展现,让自己具备价值。

    但他也不会将自己老底都暴露出来,不管是吹嘘时还是谦逊时,都会有所保留。

    “嗯,倒也有可能。”元明江没说什么。

    有些人适合这套功法,学习掌握起来确实要比寻常人快上不少,但像林泽这样半天就掌握的,可就不是简单一句功法契合就能抵消的,没有高的悟性天赋,肯定是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