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最强宝树 > 第三章 一滴灵液
    “开始挥作用了么!”

    林泽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心中暗道。

    先是全身毛孔喷张,大量汗液不断的排出体外。

    随后肌肉酸胀,皮肤表层出现了轻微的麻痒感。

    数分钟后。

    肌肉开始出现刺痛感,甚至伴随着一阵阵的痉挛,汗液这时排出的度更加快了,迅浸湿了他身上穿着的衣服。

    他对于身体的变化并没有感到太过慌乱,这都是他刚才所吞服的那滴露珠导致的。

    露珠内蕴含着蓬勃的能量以及养分,吞服能够对其身体进行洗炼并强化。

    而孕育出这露珠的正是那棵带有银光纹络的枯树,这就是它的能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棵枯树能够不断的吸收吞噬外界的能量,从而凝聚出露珠。

    这露珠是一滴精纯的灵液!

    没一会儿,林泽的身体筋骨开始噼里啪啦的作响,就仿佛在放炮竹一般。

    有点疼,也有点爽......

    林泽自认不是受虐狂,但此刻他确实感觉到了来自生理上的畅快感觉,就仿佛在不断挣脱束缚着他的锁链一般。

    痛,但并快乐着。

    吞服这滴灵液所带来的反应整整持续了十分钟左右方才停歇。

    酸胀感与刺痛感随之消失,换来的是一股全新澎湃的力量。

    林泽从床板上爬了起来,望着自己被汗水浸湿的身体,喃喃自语起来。

    “这滴灵液的效果竟然这么好,直接让我突破到了炼体二阶层次!”

    原本他以为这枯树诞生下来的灵液虽好,但毕竟只有一滴而已,即便有淬体的效果也不可能太好。

    没想到竟然直接让他的肉身强度上升了整整一个台阶,完全出了他最初的预想。

    一滴灵液尚且如此,今后这棵枯树上若能开花结果,这些花瓣果子的效果只会更强。

    而另外两棵枯树同样具备了非凡的功能,甚至比这棵还要离谱一些。

    只不过那两棵枯树想要开启功能,需要他支付一些代价才行。

    这时,宿舍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阿泽,你终于回来了。”宁罕推开门,在见到站着的林泽后,当即说道。

    “嗯,刚回来。”林泽点点头,道。

    三棵宝树的事情他不准备向任何人透露,哪怕是与他交情甚好的宁罕也不例外。

    毕竟这种事他就是想解释也解释不清楚,谁会相信有人体内藏个一个空间和三棵大树的。

    “你怎么了,刚回来就出这么多汗?”宁罕有些疑惑道。

    “哦,刚刚锻炼了一下身体,住院这些天,许久没锻炼了。”林泽一边解释一边进了洗浴间。

    “嗯,刚出院感觉怎么样?”宁罕倒是没觉得什么。

    “还不错。”林泽随口道。

    可不还不错么,刚出院实力就突破到了炼体二阶,战斗力比没受伤之前的自己还要强。

    “看来是恢复的很好呢,这我就放心了。”宁罕笑了笑说道。

    林泽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性格沉闷的小老弟,平日里相处他会经常照顾一二,就像是一个大哥。

    只不过在住院这段时间里,他觉昔日里比较沉闷孤僻的小老弟,性情好像有些转变了,比以前开朗了不少。

    经常能够看到林泽笑容满面的样子,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以前别说笑容满面了,就是一个月能见到一次笑脸都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这种转变在他看来是一件好事。

    他曾经有听说过一些林泽的过往,知道他的父母在他九岁那年离世,之后就一直在孤儿院生活,性格孤僻沉闷多半就是那时候的生活所留下的阴影。

    现在出现转变,可能是经历了生死危机后,终于对儿时的一切给看开了。

    林泽没说,但他已经脑补了一切。

    在见到林泽洗完澡出来,宁罕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开口问道:“阿泽,只听你说起过父母,就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了么?”

    “嗯?”林泽拿着毛巾正擦拭着湿漉漉的一头短,听到宁罕突然的问起,不由一愣。

    事实上,在他的记忆中是有的。

    “有啊。”

    林泽的回答让宁罕顿时来了精神,他本来就是这么一问,没想到林泽竟然真的还有兄弟姐妹。

    过去的一年里,可从没有听他提起过。

    “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妹妹,他们跟我一样,在父母离世后,一起进了一家孤儿院。”林泽神色平静的说道。

    一些早已尘封许久的童年记忆不断浮现出来,他们家确实有三个孩子,大哥比他大三岁,妹妹比他小一岁。

    “那后来呢,怎么也没见你提起过呢?”宁罕问道。

    “你不也没问过我么。”林泽理所当然道。

    “后来,妹妹被一对老夫妻给收留走了,至于大哥......”

    “大哥怎么了?”宁罕见林泽在说到大哥时突然卡顿住了,当即下意识的继续追问道。

    他没注意到林泽在提到自己大哥时,被毛巾所遮盖的眼神出现了波动。

    “不会是?”宁罕似乎猜到了什么,有些后悔如此冒失的追问了。

    “大哥后来被一位大人物给看中带走了。”林泽打断了宁罕的想象,说道。

    “呼,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哥也出现意外了呢,被人领养不是好事么,而且还是被一位大人物领养。”宁罕松了一口气说道。

    “是呢,确实是好事。”林泽轻声道,像是在自语,面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那你?”

    “嗯,没办法,只有我因为种种原因在孤儿院待了五年。”

    林泽此时说起过往,口气像是在追忆,更像是在感慨曾经的经历以及所遭受的一切。

    “你也真是不容易呢,你的大哥与妹妹,难道就这么把你给忘了么,都不来见你一面,帮衬你一下么。”宁罕叹了口气,林泽现在说的轻松,但他却能听出林泽小时候的经历必然非常艰难。

    对于林泽的那位大哥和妹妹,宁罕觉得非常不满。

    林泽对此只是笑笑,没再多说什么。

    事实上,自从他们被带走后,林泽这八年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宁罕见林泽好似不愿多说他的那两位兄妹,当下也不再追问下去。

    “阿泽,明天我要跟着队伍去执行任务了,你自己小心一点那个方浩山,这次你没死,说不定他还会找你麻烦。”宁罕换了个话题,说道。

    “嗯,我知道,这次你的任务是什么?”林泽点点头。

    “城里前段时间不是在野外新建了一处药草基地么,听说那里的凶兽群闹的非常厉害,需要派部队去支援,所以这次我可能要在那里待一段时间了。”宁罕摊摊手,无奈的说道。

    对于这种驻扎任务,他是打心底里不喜欢,不但危险,而且还限制了你平时的活动时间。

    去了短时间里就别想着回城了。

    “行了,等这座药草基地彻底建造完成后,你不也能拿到一份功绩么。”林泽宽慰道。

    对于有上进心的士兵来说,功绩是他们最渴望得到的。

    毕竟想要升官升军衔都离不开它。

    “嗯,也是,得多捞功绩才行,一想到那个卑劣的家伙现在已经是下士了,我就不爽,军衔必须要过他才行。”宁罕想到方浩山,顿时燃起了斗志。

    “林泽,你也一样!”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