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最强宝树 > 第一章 被大树砸死
    雪白的病床上,一名面色有些苍白的青年正半靠墙壁躺着,手臂和脑袋均缠绕着厚厚的绷带。

    目光涣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一名型地中海的医生推门进来,出了声响。

    青年涣散的眼神这才开始聚焦起来。

    “今天你感觉怎么样?”地中海医生走到青年身旁,开口询问道。

    “还不错。”林泽回道。

    地中海医生点点头,随后道:“今天复查最后一遍,如果没什么问题,过两天你就可以出院了。”

    “嗯,好的。”林泽摸了摸自己还缠着绷带的手臂,已经不怎么痛了。

    “那你好好休息,复查我会给你安排的。”医生说完就又走出了病房。

    房间里再次恢复安静。

    林泽看向窗外,阳光透射进来,给房间增添了不少的暖意。

    “已经来了多久了......”他出轻声呢喃。

    他本是地球上的一名实习园丁,但第一次在师傅的指点下给大树翻土时,竟直接将大树给挖倒了。

    原本瘸了一条腿的师傅在这个时候反应很快,好似一个武林高手般,一个加蹦出好几米远躲过一劫。

    而低头翻土的他被砸个正着,两眼一黑就没了之后的感觉。

    正当林泽以为自己就这么挂了的时候,他却穿越了。

    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任何防备的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在一百年前与他所生活的地球环境差不多。

    各国林立,科技展,和谐社会,两个世界的历史轨迹十分相似。

    但在之后的一百年里,出现了巨大的转变。

    当老鼠变成了狮子般大小,不仅要啃你家大米,还要啃你时,一切都变了。

    麻雀变成了大鹏鸟,遮天蔽日,能硬刚战斗机。

    熟悉的狗子多了几个脑袋,甚至长出翅膀能够上天。

    更有巨型生物降临于世,轻而易举就能够摧毁村镇。

    很显然,在这些异变的凶兽来袭时,人类安稳的生活已经不复存在了。

    它们进攻人类城市的第一年,人类还能用手中的枪械,热武器做抵挡。

    但在第二年,普通的子弹就很难再威胁到大批量的凶兽,即便动用导弹进行轰炸,也无法阻止凶兽狂潮。

    于是,核武启用,当时虽然灭杀了无数凶兽,但无奈的是它们就像野草一般,永远灭不光斩不尽。

    好在第三年,转机出现。

    十位凡生灵突然降临,在6地上成立了十座仙宗,并建立了十座圣城。

    他们宣称灵气时代降临,并传播了修炼的功法,人类中的武者修炼者随之出现,成为了抵抗凶兽危机的中坚力量。

    如今百年过去,人类重新在大6上站稳了脚跟,凶兽虽然依旧横行,但已经对人类形成不了灭顶灾难了。

    这些记忆都是林泽穿越到这具身体时所了解的,身体的前主人也名为林泽。

    是一名士兵,不过可惜在他穿越来之前就已经在一场实战演练中丢掉了性命。

    因为他的出现,这具身体才能够起死回生。

    当他躺在病床上,突然掀起盖在身上的白布时,房间里的医生全都被他吓趴在地。

    他人生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用恐惧的目光盯着,想想还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之后在经过全方面的检查后,那些医生不得不承认林泽活了。

    他的身体除了有些虚弱外,并没有什么异常,最后只能归结于他们的诊断失误。

    也只有林泽自己知道真相,但他不可能告诉任何人。

    在病床上休养的这段时间,正好可以让他梳理那些陌生的记忆,也让他能够冷静后接受这个穿越的事实。

    不管怎么样,在地球上他多半也已经死了,现在能够多活一秒都是赚的,他应该知足。

    唯一比较担心的就是这个世界非常危险,想要长久的活下去远比在地球时要困难的多。

    好在这个世界的人类可以修炼,强大己身成为一名武者。

    而林泽就是一名武者!

    炼体一阶是他目前的修为境界,他的肉体强度要比普通人强的多。

    三五个健壮的成年人跟他肉搏,绝对会被他轻松撂倒。

    这也是唯一让林泽庆幸的一点,至少他穿越过来,并非是一个毫无卵用的废柴。

    虽然修炼的天赋一般,但只要肯下功夫刻苦一些,他的修为境界就还能上升,实力也能够变得更强。

    而且他现在还年轻,只有十七岁,不应该悲观。

    如果能够再得到一些军功,今后当个军官,前途也是一片光明的。

    “只不过......”

    想到这里,林泽突然皱起了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

    与此同时,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来的不是医生,而是一名身着灰黑色作战服的男子。

    男子面容棱角分明,看上去比林泽年纪要大上一些。

    “阿泽,身体怎么样了?”宁罕进门后,就开口询问道。

    “嗯,医生说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林泽笑了笑,道。

    宁罕同样是一名城里的士兵,且与他住在一个宿舍里,两人既是战友也是舍友,关系自然不一般。

    在他住院的这段时间里,宁罕也来过几回,所以林泽对他并不陌生。

    “那就好。”宁罕一屁股坐在病床上,也没什么顾忌,随后说道:“说来当初都已经节哀了,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来个起死回生,真是吓死人了。”

    “喂,你好像对于我还活着的事情很失望啊?”林泽忍不住吐槽道。

    “我当然不会啦,不过有没有其他人会失望我就不清楚了。”宁罕瞥了林泽一眼,意有所指。

    见林泽没什么反应,不由接着道:“今天评测已经结束了,那个方浩山没有意外,晋升到下士了。”

    “嗯,我听说了。”林泽点点头,面上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变化,还是很平静的样子。

    不过一旁的宁罕却是有些忍不住,一拳砸在墙壁上,出一声闷响。

    “阿泽,你这次差点死掉,就是那方浩山搞的鬼,如果不是你受伤的话,这次晋升下士的人选肯定是你啊,你不气么?”

    宁罕说的咬牙切齿,仿佛受害者是自己一般。

    “算了,这次他做得很隐蔽,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想要指认他袭击我多半不太可能,他现在是下士军官已成事实,我再做过多纠缠,反而可能会惹上头不满。”林泽冷静的说道,语气中没有半分的愤怒之情。

    事实上,他之所以如此冷静,一部分是因为自己的性格使然,更大的一部分原因是他本就不是真正的受害者。

    虽然从那份记忆中得知了这起事件的经过,但心中却没有太大的感觉。

    “切!”宁罕也明白这个道理,没有证据的指认,尤其林泽之前还是晋升的竞争者身份,在其他人眼中他只会变成一个胡搅蛮缠的人。

    但明白归明白,心中的不甘心肯定会有的,他不相信林泽心中能够像面上如此平静。

    在之前的实战演练中,方浩山作为林泽的队友,却突然背后出手偷袭,以至于林泽从二十米高的大树上摔下去,这份憋屈作为当事人不可能忍得了,至少宁罕是这么认为的。

    他哪知道真正的当事人早已经挂了,此刻的林泽虽然也有点不爽,但最多是跟他一样属于一个旁观者的身份。

    “行了,宁哥,今后我会注意的,你放心吧。”林泽反倒成了安抚的一方,笑着劝说道。

    “嗯,相信你心里有数,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今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跟我说,明白么。”宁罕说这话时,眼神中带着一抹狠意,意思不言而喻。

    既然有人先使用了暗地里的卑劣手段,那他也不是什么大善之人,不介意还施彼身。

    “嗯,谢谢宁哥。”林泽点点头,也没拒绝宁罕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