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崩坏纪元 > 第六十七章 灭杀意识
    绯玉丸曾告诉他,他曾在意识空间中斩断铃和侵蚀律者的意识连接。

    以太虚剑法的玄妙,光凭借剑术击杀律者,可能性还是极高的。

    想到这里,八重霁毫不犹豫地开口道:“能。”

    短少女眼中一喜,刚想继续询问,却听八重霁说道:“下一个问题,你。”

    寸头男生直视八重霁,问道:“老师,那种剑术是这次集训的教学目标吗?”

    “不是。”八重霁摇头,又环视了一圈,眼中倒映出各类学员,脑海中分析着他们各自的性格。

    “若是有资质足够的学员,我肯定会传下去。也许过不了多久,在对抗律者的时候,我身边就会多出一个伙伴,对于能够减少压力的事情,我还是很上心的。”

    “老师!如何判定资质?”

    三十人的集训队伍在悄无声息中达成了一致,抛弃掉自己原本想问的问题,逐个抛出疑惑。

    “能够被组织选中参加集训的,除了少部分特殊人员,我相信你们在剑道上的天赋都不会差。然而,此剑术非彼剑术,能够杀死律者的剑术,靠这。”

    八重霁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老师你是说要靠聪明才智吗?这在小学的时候就有老师跟我们说过!我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成功作弊,考取了第一名!”

    队伍中哄笑出声,八重霁也面带笑意。

    这种刺头不算什么,他也不想一本正经地教导完这群学生。

    好在纪律还算不错,三五秒后,也就重归安静。

    “刚才怪我没讲清,让那位‘聪明绝顶’的同学误会。”八重霁双手背负,在队伍面前来回渡步。

    队伍中有人强憋着笑意,不时有人朝那名刺头头上看去,稀疏的型不愧是聪明绝顶。

    “好了!玩笑开到这里。”八重霁的脸色稍微认真,“律者,掌控各种能力,空间、雷电、风、生死···每一个律者,都有属于她自身的绝对优势,也有属于她自身的绝对劣势。

    找到缺点加以针对,这是我们人类最常用的方法,实在不行那就先丢裂变弹嘛,毕竟大家都这样干。

    除此之外,律者还有一个共通点。”

    立马有人举起手,在八重霁点头之后,开口道:“选择的都是女性宿体?”

    八重霁:“···可以,观点清奇,却对我们的课题没什么用处。”

    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律者和人一样,都有自我意识存在,经过组织研究多年证明,律者的意识并不是宿体原主人的意识,可能是分裂,也有可能是凭空所产生。

    其中,第二种的可能性最高。”

    又有人举手。

    “所以我们要研究针对神经的生化武器?”

    八重霁噎了一下,问道:“你们是不是连最基础的崩坏介绍都没有看完?扰乱律者的神经,不怕她神经错乱,直接爆?”

    “咳咳~说回正题,植物人的存在大家都懂,也有直接意识死亡的个体存在,虽然很少,但他确实存在。这就给灭杀、封印律者意识带来参考。

    就像一台全身武装的动力甲,里面的程序都没了,你上哪能操控它?”

    八重霁还在和集训学员侃侃而谈,那些抽出时间观看第一次集训的大佬们纷纷皱眉。

    “我们有没有有关灭杀律者意识的计划?实验呢?有哪所研究所是研究这玩意的?科研部的人呢?”

    “死之律者被完全灭杀,是因为杀死了意识?”

    “辰一刀流里有这类剑法吗?”

    “真是玄乎···感觉自己不像是活在现实世界。”

    有关八重霁提出的“灭杀意识”,立刻牵动上层神经,数所有关“意识”的研究所被光重视,资金大量涌入···

    大型训练室内。

    八重霁停下脚步,“凝聚意识成剑,灭杀相对脆弱的律者意识,从理论上而言,也能杀死律者。”

    还有些情况八重霁没有讲,比如疑似能够连接律者意识的“崩坏意识”。

    这些他也不是很懂,干脆没说。

    “老师!”有人举手。

    “您击杀死之律者的时候,是灭杀她的意识吗?众所周知,死之律者拥有的能力十分特殊,传闻有逆转生死的能力,这也让她在数裂变弹下保证存活,也只有灭杀意识,才能杀死这种律者吧?”

    “这倒不是,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差不多已经力竭,能量可不是凭空产生的,我充其只算是捡个漏。”八重霁耸肩,毫不在意的讲着大实话。

    至于有几个人信,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老师!就连你也做不到灭杀律者意识?”

    八重霁摇头,“至少现在做不到。”

    队伍中有不少人的心态生转变。

    你都做不到,还瞎扯一大堆,这不闹着玩吗?

    “不过!”八重霁脸上露出和蔼的微笑。

    精气神高度集中在一点,美瞳下遮掩的妖异眸子展现出美轮美奂的崩坏色彩。

    来自意识的压迫让在场的每一位学员脸色难看,就好像脑袋被银针疯狂穿刺。

    其中几个意志力较差的脸色苍白,眼白已经开始往上翻动,只差一丝就要昏迷过去。

    “不过···对付你们还是挺有用的。”

    八重霁声音刚落,意识冲击也收回,队伍中十来人下意识拽住身边同伴的手臂,以此来支撑身体。

    一个个脸上再无血色,甚至还有几个人连站都站不稳。

    八重霁瞅了华一眼,现对方只是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这种状态放在队伍中还算不错。

    “这算是第一课,回去休息,下午两点,我希望你们都能恢复过来。”

    八重霁说完,转身就朝训练室门外走去。

    等到合金门关闭,不少学员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眼睛瞪大,额头上的虚汗一滴接着一滴冒出。

    “太、太可怕了!我好像在直面一头帝王级的崩坏兽!”

    “帝王级?”旁边的人苦笑,“你算好的了,我感觉自己差点就要去见天国的母亲了。”

    “呼~呼~”

    拉风箱般的喘息声维持半晌,另一人脚步虚浮地走了过来。

    脸上挂有疲色,眼睛却亮的吓人。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刚才老师没有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