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崩坏纪元 > 第八十六章 故人
    塞卡又喝醉了,有一说一,八重霁真的挺佩服他的膀胱,到现在为止,他一次厕所都没去。

    任由这个情敌拉着他的手,跟他大吐苦水。

    其实八重霁对这个“情敌”其实没有什么感觉,估计就连“情敌”这个名称,都是塞卡自封的。

    在他口中,他和卡莲成为青梅竹马......

    八重霁无奈,这孩子一喝醉,连胡话都开始说起来了。

    塞卡又不是阿波卡利斯家族的嫡系成员,几乎不会有多少机会见到卡莲。

    卡莲自己也说了,要不是她那名叔叔,估计她连塞卡是谁都不知道......

    就算你是青梅竹马,我还是天降系来着。

    没听说过青梅敌不过天降吗?

    塞卡好像真的在宣泄压力,将他从小到大的事情都简要说了一遍,说着说着,眼眶通红,竟然还有要哭出来地趋势。

    一旁的女侍听得心惊胆战,她也不知道故事是真是假,是不是这位小少爷编出来博取那位粉牧师的同情心。

    常年在酒馆工作,她见多了这种人。

    只不过......这位小少爷看起来是真的喝醉了,她偷听到这么多隐秘......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想到这里,在旁边倒酒的女侍整个人都不好了。

    八重霁示意女侍离去,女侍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赶忙走开。

    周围酒桌的客人看到这种场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急忙结账后匆匆离去。

    “呜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兄弟,你、你比我有本事,卡、卡莲真的就拜托你了,一、一定要给她幸福啊!”

    八重霁拍了拍塞卡的手腕,安慰道:“没关系,反倒是你,承受这么多压力,要坚强。”

    “是的,我要坚强。”

    塞卡用手背抹掉眼泪,还想再去抓八重霁的手,八重霁连忙避开。

    他倒是没有洁癖,不过塞卡一个大老爷们,哭完还想把眼泪蹭他手上,这种恶心的行为绝对不行!

    预估了一下时间,示意身后的护卫去结账。

    不一小会,结账的护卫重新返回,在八重霁耳边小声低语了几句。

    大概的意思,就是塞卡在这里办理了“年卡”一类的东西,所有消费都免了。

    八重霁也无所,又示意塞卡的那两名护卫扶起塞卡,准备离去。

    他晚上还有事,可不能耽误了。

    八重霁刚起身,酒馆老板那边就跟着过来,笑眯眯地一直将两位贵客送到门口。

    夜风一吹,醉酒的塞卡打了个寒颤。

    八重霁指了指一旁塞卡的马车,说道:“扶他上去,到家给他喝些解酒的东西。”

    架着塞卡的护卫对视一眼,无奈道:“大人,小殿下他每次喝完酒都不愿意坐马车,想要吹着夜风走回去。”

    八重霁微愣,他也没有插手别人爱好的行为,于是摆摆手道:“那走吧。”

    另一名护卫说道:“大人,先让马车送您回去?”

    “我?我也走回去。”八重霁笑呵呵道:“吹吹夜风挺好的。”

    。。。

    几杯麦酒下肚,观月隆却难得冷静下来。

    他看到八重霁吩咐护卫,以及护卫的表现,看起来其地位在天命教廷并不是很低。

    而且那位阿波卡利斯家族的成员,看起来......只是想拉着八重借酒消愁?

    观月隆不敢肯定,他听父亲讲述过天命这边的套路,一个比一个深,兴许是八重有一定地位,那位不好用强,反而说起自己的悲惨故事,想要借此激八重的母性光环。

    忽然,观月隆小腹一紧,他想去上个厕所。

    ......等观月隆回来的时候,现那桌的人已经走了,武士说了几句,三人付账后也赶紧离去。

    夜风一吹,观月隆也打了个寒颤,左右观察,现八重与那几人正朝伊斯区的方向走去,旁边还跟着一辆马车。

    “大人。”那位求学武士开口道:“我们身份敏感,且佩戴武器,不如走另一条路?”

    观月隆斜了他一眼,说道:“我们正好也走这条路,兴许还能结交一番,身正不怕影子斜。”

    “是!”

    。。。

    冷风拂过,塞卡清醒了不少,干脆又跟八重霁闲聊起法兰来。

    快到伊斯区的时候,八重霁就一直感觉背后有三个人一直跟着他们。

    ‘顺路能顺道这个程度?’

    八重霁暗中皱眉,也没多说。

    伊斯区。

    他和塞卡分别,塞卡虽然是阿波卡利斯家族的成员,却是分支,为了避免和嫡系起到纷争,往往不住在一起。

    而八重霁住的庭院,是属于阿波卡利斯家族嫡系成员居住的地方。

    塞卡的护卫再次询问是否需要马车,被八重霁拒绝后,也不强求,架着塞卡离去。

    往前又走了会,他能感到后面的三人远离了点,不过还是在远远跟着他。

    ‘伊斯区内还敢跟着我?有点意思。’

    八重霁干脆停下脚步,对方也顿了一下,然后他现对方又加而来。

    这种变化,让八重霁摸不着头脑。

    护卫拔出腰间的十字剑,不需要多久,这片区域就会有巡逻队按时巡查。

    “八重!”

    护卫看向“敌人”,小声向八重霁询问:“大人?”

    八重霁示意他们收回武器,好奇地看向来人。

    黑黑眸,长相俊郎,腰间还挎着一把武士刀。

    总感觉在哪见过,一时间却又想不出来。

    “哦~是你啊,隆。”八重霁看清对方容颜,确实想起来对方,只是望了姓什么。

    村外的大城叫“隆”,他依稀记得故人的名字应该也叫这个。

    观月隆听八重霁叫他的名字,眼睛一亮,激动起来,上前与之交谈。

    两人寒暄片刻,八重霁也逐渐想起了观月隆的名字。

    “刚刚在酒馆那边就看到你,只是变化太大,有点不大敢认。”寒暄之后,观月隆明显放松不少。

    八重霁:“那边人太多,我倒是没有看见你,你变化才大。”

    “哈哈~”观月隆瞅向八重霁的那身牧师袍,稍微顿了顿,问道:“不当女武神了?”

    “退役了。”

    “退役......”观月隆立马紧张起来,这么年轻的女武神退役,估摸着只能是身上有暗伤。

    但具体是什么,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害怕触及敏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