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再世:超凡之路 > 第十四章 不行就上个电椅吧
    从地上被金蛇拔起的绿火团子一开始还有篮球那么大,不一会儿就被金蛇横冲直撞的打成了排球,等到王立军被裹成了木乃伊抬上担架,就变成了乒乓球,那火苗都奄奄一息的,看着就跟大号萤火虫类似。

    即便如此也没逃了厄运,呼噜呼噜的就像没了气儿的一次性打火机秃噜了几次火苗之后,乒乓球一下变成了蚕豆,冒了一股青烟就熄了——那股烟儿让人看着就感到一股子绝望,仿佛有人在耳边喊:没啦~没啦~啥都没啦……

    其实还是有点灰儿留下的,不过被章晋阳收起金锏的动作带散了。

    王立军被抓捕归案,自然有人去窑洞里搜查,赵科长一直都在后边,章晋阳提着锏和史兰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若有所思的盯着江世插下的那九根幡子。

    虽然在高矮不同的山坡上,但是还能大约么的看出还是之前他画符时布下的北斗阵,不过那时候他站在北极星位,而这个时候,那个战斗的空地正被勺子扣着,而且看看地上,再看看天上,居然位置很相似。

    而这些幡布,从山魈出场的时候就有点发黑,现在更像是被火烤了一样,都开始皱皱巴巴的变脆了——那黄绫子是化纤的。

    江世一直在北极星位站着,手里举着一面黑旗——也是出发前现做的,这会儿正蹲在那喘气呢,崔秀正一脸崇拜的给他擦汗。

    剩下就没有什么事了——或者说没有章晋阳什么事了,他和史兰打算现在就回去,崔秀两口子还要在等一等,赵科长和他们还有话说,看那眼神儿,估摸着是在打这套幡阵的主意。

    对于任何势力,无论是国家还是宗门,只要能量产,使用要求又低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尤其现在十三科方兴未艾,恐怕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功用不小。

    不过章晋阳的金装锏就不太可能了,使用要求太高,赵科长也拎过,那东西一根就有四十九斤,抡几下还行,想要使得明白不但要下苦功,恐怕还得名师教导。

    赶山鞭已经被立连市体育局武术协会收录,佟老爷子也被请走了,现在十三科也已经人开始研究修炼,也找了民间的萨满们做顾问,不过时间太短,练出名堂的还没有,好歹是门武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呀。

    不过有人录下了辫子响的声波,也找人看了,按录音根本不灵,非得是人打出来,才有用。

    这些东西不用章晋阳操心,他自己那儿还有一堆事没弄干净呢,大半夜的还是赶紧回去睡觉才是正经。

    第二天上午刚过了间操,赵科长就摸到学校来了,不知道他是怎么和班主任说的,年纪一大把的老班笑盈盈的给他放了假,到了校门口一看,史兰也在那等着了。

    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是让他们两个在中午的时候坐镇一下,江世在十三科提供的院子里已经摆好了阵势,王立军也捆那了,只等午时一到,就要把这小子的修为废掉。

    这个活儿不要说是十三科,就是江世都头一回干,崔秀那意思老仙儿也是头一回干,在理论上是可行的,所以先不要管手上有没有深浅,先把防护做好了再说。

    章晋阳一肚子的不以为然,到了地儿还在和赵科长念叨:这有什么好防备的?弄一个通了电的笼子给他扣上,地下捆在电椅上不就完了么,还劳师动众的。

    赵科长笑的不尴不尬,他们是十三科,说大了也是灵异事件处理局,又不是什么集中营,要是敢把电椅摆上去,最先枪毙的就得是他。

    他们选的地方也有意思,章晋阳对这里也隐约地有印象——也是周围住的都是这些唠神念鬼的大神儿的缘故——这里原来是会江县的文庙,后来就给扒了,江世摆阵的地儿,正是文庙门前的小广场,原来用来祭祀时站人行礼的地方。

    王立军整个人瘫在那儿萎靡的不行,赵科长很好心的为他准备了一个轮椅,琵琶骨锁骨也打好了石膏,手上被套了一副古怪的手套,让他十个手指都茶开着合不拢。

    本来挺精神的小伙儿,一夜过后如同雹打荷塘留下的残花碎叶,又顶着个大太阳——春天的节气过的大半了,天儿可已经开始上温度了。

    一看章晋阳来了,王立军一脸的愤恨,还带着点恐惧,他都不知道怎么输的,赵科长也没让他睡觉,一晚上就熬着提审来着,他也问过几回了,可是除了赵科长,谁也不知道这黄脸大汉是怎么回事儿,那些当兵的都是外地人呐,又成天在兵营里头,谁能知道这个?

    想告诉他都没什么说的,就知道这是十三科的高人。

    和昨晚上见面一样,史兰依然是顶着两个包子,王立军眯着眼怎么用力,也看不清这两位长什么样,越使劲眼越花,最后那大汉横过眼来一瞥,隐约的就觉着一位金甲将军满含杀气的瞪了他一样,如同被人闷了一砖,眼前一黑金星儿缭绕,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

    这自然是史兰包子头上裹着的幻心帕的功劳,章晋阳不担心自己,就怕给家里惹麻烦,这些玩儿尸骨的基本都会点儿诅咒和毒,真要是牵连了家里,那准就是大事儿了——天元酒厂可是食品加工。

    那边儿赵科长对这些事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先是和一直在做准备的崔秀两口子打了招呼,又检查了一遍布置,这才又回到章晋阳的面前闲聊。

    没什么事了啊,就等着时间了,这会儿十点刚过,还得等一个多小时呢,仪式午时十一点开始,午时三刻过十二点才见分晓呢。

    章晋阳还特意为了江世一嘴,得知确实午时三刻十二点,不是午正三刻十二点四十五,这才放心——起码中午饿的时间短点。

    过去的时候对一个时辰有两种说法,都是一个时辰六刻钟,古老一点儿的,就是从一刻到六刻,所谓的午时三刻,三更三点,都是这个说法里的。

    再后来还有分为初、正,初三刻正三刻,这里面午时三刻指的一般是午正三刻,那就是十二点四十五左右了,前一种说法儿里的午时六刻,不过一般都称呼为午末未初。

    本来都没什么,不过放在法术里,这个时间上讲究就大了,一般北方,也就是长江以北,午时三刻指的多数都是午正三刻,十二点四十五左右,有个专门的词语这段时间叫“伏枕”,人开始浑浑噩噩要睡午觉的时候,此时阳气最胜。

    长江以南就是十二点正,这会儿也是人影最短,阳气最胜的时候,这大概是古人规避时区差距的一个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