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2180 犯规
    战场中三方算是中场休息。

    灰白社的人气喘吁吁抓紧时间恢复魔力。

    而对面的阿尔卑斯联盟同样不好过战斗中不但消耗了大量的体能和魔力。

    而且他们还损失了两个人以及两个重伤这导致他们的团队几乎崩溃。

    眼前的这只阿努比斯构造体实在是太强大了。

    他们先前成功的融合并且击杀了两只八次融合的阿努比斯构造体。

    并且整个过程还挺轻松的。

    所以他们以为以他们的实力可以对付一头就此融合的阿努比斯构造体。

    可是结果却出乎他们的意料。

    就此融合的阿努比斯构造体远超他们的意料。

    再加上灰白社的乱入偷袭让他们的团队直接产生了混乱。

    最后反而被作为猎物的阿努比斯构造体得手。

    杀了他们两个人还重伤了两个。

    当然了对面的灰白社也不好受一死一伤。

    阿尔卑斯联盟的带队队长菲尔德托皱眉四下看了一眼。

    “奥黛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的感觉?”菲尔德托低声说道。

    “队长你是不是也察觉到了一个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奥黛问道。

    “你果然也察觉到了!?”

    “嗯在我们和灰白社发生冲突不久我就感觉到了。”奥黛说道。

    “知道那个窥觑我们的人藏在哪里吗?”

    “就在旁边这栋大厦顶端不要抬头不要引起他的注意就当做不知道。”奥黛压低声音提醒道。

    “是灰白社隐藏在暗中的后手?”

    “不是灰白社的人并不知道那个人而且他们出现的时候就是十个人哪里还能多一个隐藏的人?所以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性还是第三个团队或者是闲散的参与者。”

    “那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

    “先不用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目的还有来历。”

    阿努比斯构造体在短暂的重整旗鼓后又重新对两个团队虎视眈眈起来。

    陈曌坐在天台的边缘因为这栋建筑大概有一百米高度。

    所以如果没有很好的视力还真没办法在这种灰蒙蒙的空间里看到陈曌。

    陈曌听到下面每个人的对话包括奥黛和菲尔德托的对话。

    当然了奥黛之所以能够发现他。

    主要还是因为陈曌并没有故意去隐藏。

    还有一点则是因为陈曌并不是很擅长隐藏。

    除非陈曌直接躲到死角。

    不过陈曌自持身份所以肯定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突然陈曌的注意力从下面的战场转开了。

    陈曌看到不远处较矮的建筑屋顶有个身影在楼层之间跳跃。

    独行者吗?陈曌看着那个身影。

    那个人也发现了陈曌的视线不由得停下脚步抬头看向陈曌的方向。

    胡鲁斯磨了磨尖锐的牙齿一个纵身跳出数十米然后落在广场上。

    此刻在广场上的人全都楞了一下。

    这什么情况?

    这人是谁?

    全身毛茸茸的看起来像是野兽德鲁伊。

    或者是某种野兽血统的混血?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借用了某个荒野神的神力。

    胡鲁斯并不是一个很擅于言辞与交流的人。

    他更擅长的就是战斗。

    不过这次主动动手的并不是他。

    而是阿努比斯构造体。

    这头阿努比斯构造体显然对突然到访的胡鲁斯非常的不喜欢。

    阿努比斯构造体直接张嘴朝着胡鲁斯喷射出一道黑色火焰。

    胡鲁斯提起右臂爪子凌空扫了下去。

    嘶——

    刹那间黑色火焰冲击直接被胡鲁斯的爪子死开化作五条细小的黑色洪流。

    胡鲁斯的爪子划破空气阿努比斯构造体的脑袋直接被斩开。

    灰白社和阿尔卑斯联盟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秒杀?这个野兽人一爪子将就此融合的阿努比斯构造体秒杀了?

    胡鲁斯漫步的走到阿努比斯构造体的尸体旁捡起了色彩斑斓的妖珠。

    “嘿嘿今天的第二个战利品。”

    胡鲁斯的指头又开始摩擦起来他扫了眼周围的灰白社以及阿尔卑斯联盟的成员。

    他有点克制不住想要撕碎他们的冲动。

    不过理智又告诉他在这里杀人很可能会曝光。

    到时候他要么被驱逐要么被追捕。

    这都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只是心底的狂兽又开始不断的催动着他的疯狂。

    好想杀人好想将这些蝼蚁全部捏碎……

    胡鲁斯突然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你们将各自的战利品交出来全部。”胡鲁斯带着傲慢无礼的语气说道。

    灰白社和阿尔卑斯联盟的人全都摆出戒备的姿态。

    “交出来!”胡鲁斯突然提高音量身上同时爆发出恐怖的压迫感。

    一个女巫被胡鲁斯这么一吓直接一个魔法射在胡鲁斯的身上。

    胡鲁斯的脸上浮现出残忍的笑容。

    猛然扑向那个女巫。

    “啊……”

    惨叫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那个女巫已经被胡鲁斯撕扯的面目全非。

    坐在天台边缘的陈曌眉头一挑。

    他原本没想过那个野兽会杀人的。

    拥有反击权限的只有他这样的参观者。

    当参观者在荒土集内遭遇到恶意的攻击的时候才允许反击杀人。

    而圣耀者之战的参与者彼此之间是不允许杀人的。

    也就是说这头野兽也是参观嘉宾之一。

    不过刚才这头野兽杀死那个女巫的行径如果细究起来其实是属于违规行为。

    因为女巫的攻击其实算是被动反击的。

    是那头野兽主动恫吓对方。

    不过从胡鲁斯身上散发出来浓浓的杀机。

    陈曌还是分辨的出来这是一头被兽...性支配的疯狗。

    陈曌突然脱离天台边缘从高空上坠落下来。

    轰——

    众人扭头看向陈曌。

    奥黛和菲尔德托眉头都是一挑。

    这个家伙和这头野兽是一起的?

    他们现在打算对他们两队人进行绞杀了吗?

    陈曌从地上刚砸出的坑中走出来。

    不过当陈曌看到胡鲁斯脖子上挂着的一颗牙齿的时候脸颊微微抽了抽。

    “你那颗牙齿似乎是龙齿似乎还带着血能告诉我是哪里来的吗?”

    龙族的下颚有一对上犬齿这对犬齿就相当于是龙族的指纹每一个龙族的上犬齿都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