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138 印记
    这时候天色已经黯下来下着朦朦胧胧的雨。

    肯从对面走了过来他看起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陈刚才警察问了你什么?”

    “肯你先告诉我那个人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不是……”肯吓得更加脸色苍白了:“真的不是我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杀人。”

    “那在三个小时之前你在哪里?”

    “我……我……”肯的嘴唇开始发抖他是真的被吓到了:“我在戴普乐的房子里。”

    “你在他的房子里?做什么?”

    这时候陈曌都要怀疑到底是不是肯杀的人。

    “我……我……”肯突然掩着面:“陈人真的不是我杀的你要相信我。”

    “能告诉我实情吗?”

    “我……我之前一直在偷酒厂的东西我把东西转手给戴普乐。”肯痛苦的说道:“今天他来找我借钱他说如果不借钱给他的话他就把这件事公之于众他手上有证据所以我偷偷的潜入他的家中寻找证据。”

    这时候陈曌也不禁浮想连连是不是肯和戴普乐撞个正着然后人高马大的肯把戴普乐给杀了灭口。

    不过再一想如果肯真的这么做的话他也不会把事情说出来。

    “你和我说一句实话真的不是你杀的人?是吧?”

    “不是不是我我在二楼翻找证据然后听到楼下有声音就跑下楼了我看到了戴普乐的尸体我不知道戴普乐的尸体是怎么出现在房间里的我进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你是怎么进去的?”

    “我知道戴普乐的钥匙藏在门框上面。”

    “那么你有看到凶手吗?”

    “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从我听到声响到下楼可能就一分钟的时间我就看到血泊里的戴普乐。”

    陈曌皱着眉头:“那么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性戴普乐和凶手是一起回来的然后进门后把戴普乐杀了你下楼的时候凶手其实还在房间里?”

    肯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我……我不知道。”

    肯是真的被吓到了毕竟他是刚从一个凶案现场逃出来的。

    而他很可能会成为最大的嫌疑对象陈曌相信肯在现场肯定留了很多不利于他的证据比如说质问比如说毛发皮屑。

    肯又不是专业的罪犯他根本就没考虑过太多的问题。

    “我和警察什么都没说不过我需要去案发现场看一看。”陈曌说道:“你现在先回家里不要胡思乱想。”

    “好……”

    陈曌回屋去叫上法丽:“法丽开车送我去镇子上。”

    陈曌愿意相信肯不是凶手可是他不放心法丽一个人在家所以把法丽叫上。

    “你和肯在说什么?”

    “肯可能有麻烦而且是大麻烦。”

    “到底怎么回事?”

    “肯说凶手行凶的时候他在那个混混的家里。”

    法丽把车开到了案发现场这时候外围已经围上了一圈警戒线。

    陈曌站在外面莱昂纳多看到陈曌主动上前来:“陈、法丽你来做什么?”

    “我想看看有没有我们能帮上忙的地方。”

    “那你们进来吧。”

    戴普乐.拉斯的家就是一栋略显破旧的复式小洋房看起来有十几年没修缮过了。

    进入室内就闻到了一股霉味室内略显昏暗走道上只有一盏忽明忽暗的灯。

    很多警察在屋内走动寻找细微的证据。

    他的尸体就在门口的走道上地上一大摊血迹走道周围全部都是血迹看起来像是溅射到周围的。

    陈曌把法丽挡在身后:“你要不要出去透透气?”

    “不需要我没你以为的那么脆弱。”

    陈曌抬起头说道:“莱昂纳多法医到了吗?”

    “还没有。”

    “那我能检查一下尸体吗?”

    “尽量保持原样。”

    “明白给我弄一双手套。”

    陈曌戴上手套后便蹲在尸体前。

    拉开戴普乐.拉斯的衣服陈曌看到了胸口的两个窟窿。

    一个窟窿是从背后穿透的另外一个则是心口的位置。

    应该是被人从背后穿透然后失去了行动力。

    “莱昂纳多法医来后最好给死者的血液做检查。”

    “为什么?”

    “死者的这个伤口应该是从背后袭来的可是这个伤口不足以让死者失去行动力和呼救的能力所以凶器上很可能有一种高效的麻醉药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产生麻痹效果。”

    陈曌继续说道:“还有死者流的血太少了要么是被凶手抽走要么这里就不是第一凶案现场。”

    这时候梅尔森走了过来:“陈你应该来给我们警局当法医。”

    “如果你能给我提高一点待遇的话我会考虑的。”陈曌笑着说道梅尔森则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法医的待遇实在是太低了陈曌可没兴趣牺牲自己的利益为美国人民服务。

    当然了法医是可以兼职的美国大部分的法医都是兼职。

    “可是周围这些血迹怎么解释?”莱昂纳多说道。

    “凶手有可能是为了避免被发现第一案发现场所以故意把血迹洒的到处都是周围的血迹看起来很多实际上只需要很少的血就能够做到。”陈曌说道:“所以我觉得你们可以调查一下死者在死之前去过哪里见过什么人。”

    “死者的心脏握在手中凶手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知道调查清楚这个应该是你们警方的责任吧。”

    陈曌话说一半戴普乐.拉斯手上血淋淋的心脏滑落了这时候陈曌看到了一个印记。

    陈曌记得这个印记似乎是在魔法书上看到过只是一时没想起来这个印记代表着什么。

    “这个印记是什么意思?”莱昂纳多也看到了这个印记。

    “上次那个死者身上也有类似的印记。”梅尔森说道。

    “上次的死者?”

    “就是那次那个上吊自杀的通缉犯。”梅尔森说道。

    法丽看了眼陈曌现在她更怀疑这个混混的死和陈曌有关了。

    陈曌来这个凶案现场主要是为了确认肯到底是不是凶手。

    现在大致可以确定肯不是凶手不过这依然不能洗脱肯的嫌疑。

    陈曌当然不希望肯是凶手因为他喜欢班特和玛丽夫妇。

    还有陈曌在现场发现的那个印记这让陈曌想起了那个地狱之门的事情。

    陈曌怀疑戴普乐.拉斯的死很可能与那个地狱之门有关。

    回去的路上——

    “陈你告诉我那个混蛋的死和你无关。”

    “拜托如果真是我干的我有必要向你隐瞒吗?”

    “那个人手上的印记是怎么回事?”

    “我还不确定我需要回去翻一下书。”陈曌说道:“对了我觉得镇子上可能不怎么安全你去和西耶娜住几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