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63 在外面玩记得做好安全措施(第一位堂主出现,加更)

0063 在外面玩记得做好安全措施(第一位堂主出现,加更)

    第二天陈曌被伊森叫醒的。

    陈曌并没有喝多少不过却玩的太迟了所以一直睡到中午。

    “陈下次如果还要这种派对记得叫上我。”伊森的脸上还带着几分潮红不知道是不是宿醉还没过去。

    伊森也参加过很多派对可是从来没参加过这种有钱人的派对。

    那种玩法简直就是颠覆他的想象。

    伊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上过几个女人。

    “伊森你昨天玩过的女人都带套了吧?”

    “额……那些女人看起来不像是有病需要吗?”

    陈曌翻了翻白眼:“女人有没有病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哪怕是我都要带套更何况是你记住了除非是你的老婆你和其他的女人上床必须带。”

    “好吧我会注意。”伊森看起来是没把陈曌的话听进去。

    这时候李清捧着食物进来:“伊森先生、陈先生。”

    “东西就放桌子上一个小时后把这个房间收拾一下。”

    “好的伊森先生。”

    “我该回去了如果今天有生意别联系我我要休息一天。”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搬走住我这里不好吗这样就不用那么麻烦两边跑了。”

    “因为你这里要钱。”

    “可是你租房子也要钱而且比我这里更贵还要装修和买家具。”

    “至少家具是属于我的。”

    “好吧你高兴就好。”

    “那个女人怎么样?”

    “谁?你说李吗?很勤快如果我没有结过婚的话我都想娶她当老婆了。”

    “你现在有妻子吗?”

    “就因为结过婚所以我不再想结婚。”

    就在这时候陈曌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哪位。”

    “陈是我雅芬我身子不舒服你有时间吗?”

    “当然你在家吗我这就过去……好的半小时后见。”

    “你不是说今天不接客户吗?”

    “那是个女客户而且是个漂亮的女演员。”

    “该死你的运气真好。”伊森咒骂道。

    “保罗把你的车子送回来了吧?送我过去一趟吧。”

    “混蛋我不是你的专职司机。”

    ……

    最终伊森还是开车送陈曌去比弗利山庄。

    陈曌进了雅芬的家依然是在泳池旁。

    雅芬赤裸着上身带着墨镜躺在太阳椅上。

    “雅芬你哪里不舒服吗?”

    雅芬摘下墨镜舔着嘴唇看着陈曌:“我今天是你的陈……来吧。”

    雅芬这算是报恩吧她今天早晨前去试镜了而且已经成功的获得了那个角色。

    虽然只是女三号可是那是超a级商业电影每年也就那么几部哪怕是一个有台词的角色在她们这种级别的演员中都是抢破头。

    这已经是她所出演的角色里最有分量的角色了。

    一场战斗结束后两人都泡在泳池中小歇片刻。

    “陈你和史蒂文先生很熟吗?”

    “还好吧他也是我的客户其实我并没有帮你太多。”

    “已经足够了。”

    搂着雅芬的水蛇腰她的奔放与热情让陈曌欲罢不能。

    “我们去屋里躺一会吧。”两人转移了战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伐。

    喘息中雅芬呢喃着:“陈你好棒……”

    女人对男人说什么最能满足男人的虚荣心?就是这句话……

    不过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陈曌现在就处于这种情况中几番大战下来再加上昨天的一场接着一场的大战今天也没有完全的恢复所以陈曌现在有点挺不直腰。

    “今晚留下来吧?”

    “不了我真的该走了晚上还有一个病人和我约好了时间。”陈曌脸色苍白的说道。

    再留一个晚上我真要成干尸了啊陈曌心中想着。

    “好吧路上小心点。”

    陈曌已经叫了文森特来接自己不多时车子就到了门口。

    “陈那个女人真是极品你是怎么勾搭上的?”文森特看了眼站在门口的雅芬。

    “开你的车。”

    “看起来你快被那个女人榨干了。”

    陈曌不理会文森特的嘲笑静静的仰靠在后座上。

    因为别西卜等恶魔现在都还在旅馆所以陈曌必须先去旅馆把他们接回来。

    ……

    在一个普通的社区里克丽丝刚从礼服店下班回来却看到自己的男友正从家里出来。

    “南斯你要出去吗?”

    “嗯是的。”南斯点点头。

    “南斯你的工作很累了在家里好好的休息不好吗?”克丽丝看到自己的男友双眼有着明显的黑眼圈不禁有些心疼。

    “有事。”南斯的回应显得有些冷漠。

    “好吧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不用了。”南斯头也不回直接上了自己的车子。

    克丽丝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眉头紧紧的锁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南斯似乎变了。

    自从他们订婚后不是从他们搬到这里后南斯的行为就变的怪怪的。

    过去南斯是个非常有朝气的人克丽丝正是因为南斯的乐观开朗所以才决定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他。

    可是自从搬到这里后南斯就变的有些阴沉。

    而且她接到南斯公司里的同时打来的电话询问南斯在生活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南斯好几次在公司里无缘无故的暴走甚至是与人动手。

    最让克丽丝感觉毛骨悚然的是南斯最近的行为越来越怪异。

    有的时候晚上她莫名其妙的醒来看到南斯一个人坐在窗边拿着一面镜子像是在对谁说话。

    而南斯看起来也是越来越阴沉性情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无缘无故的发火对她却越来越阴冷。

    这让她觉得非常的不安她不是没想过给南斯找一个心理医生可是南斯根本就不接受说克丽丝是在胡闹。

    克丽丝突然觉得必须弄清楚南斯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也回头上了自己的车子追着南斯的后面而去。

    克丽丝想了很多很多她怀疑南斯是不是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又想他是不是染上了什么不良习惯或者是惹了什么麻烦。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必须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