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帝秦霸世 > 第192章 齐地七十二城,以我田荣为尊!(第四更)

第192章 齐地七十二城,以我田荣为尊!(第四更)

    济北大军已陷入重重包围眼见必死张勋长剑一举大喝:“保卫大王死战——”

    “保卫大王死战——”济北大军纷纷怒吼他们双眸赤红刀剑长戈之上有血液滴落在地。

    滴答——

    血腥味冲天而起在烈日炎炎之下这种气味更为严重。随着战争的进行逐渐变成了浓郁的腥臭。

    只是杀红了眼的两支大军仿佛感受不到纷纷叫喊着冲杀。

    “杀——!”

    济北骑兵在张勋的率领下死命拼杀从清晨时杀到午时博阳城前的战场上被箭雨击杀者尸骨累累战场中央被田荣铁骑杀得尸体遍布。

    紧靠博阳城前的滚滚汶水被鲜血染成了红河。逐渐的田荣大军的铁骑方阵变成了散骑冲杀战鼓震天动地。

    尸横遍野鲜血汩汩。

    此刻大战落幕济北大军只剩下不到三千残兵。他们的斗志被彻底击垮丢下长剑一齐跪倒在地放声大哭。

    “杀——”田荣皱了皱眉头一摆手:“凡与我军作对负隅顽抗者一个不留!”

    “唯——”

    “噗……”

    长剑一举一阵剑光闪烁一道血色长幕染红了众人的眼帘。

    ……

    “王上快走——”田木心惊胆战他被博阳城下的杀戮吓破了胆。

    正午太阳最烈尸体一具一具。鲜血从每一具尸体裂口中流淌而出形成一条长长的血流。

    太阳光下这一条长长的血流散发出血钻一般夺目璀璨的颜色。甚至有一丝氤氲鲜红而迷人。

    如若不是令人作呕的腥臭这一幕绝对是天地间最美的风景。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公平的。有道是临死之前多善言生死之际同样有极致的美丽。

    那一份惊世的美丽就在死亡的那一瞬间。长剑割破喉咙的声音最悦耳鲜血落下的瞬间最夺目。

    当田荣下令斩杀博阳城外的战场上到处弥漫着绝望痛苦的嘶吼以及撕心裂肺的大哭。

    田木从震惊中回神一把拉着田安向着城下跑去。主力大军全军覆没眼看博阳就要陷落。此时不走恐怕将走不了了。

    田安看到济北大军全军覆没的一幕时震惊愤怒的说不出话来甚至于一时间愣怔了。

    多少年来无论遇到多么难堪的困境田安都从来没有失态过这次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清楚这一次大军全军覆没以及这个济北王算是完蛋了。这是大乱之世讲究有兵者王此际大军全军覆没失去了立足齐地的资本。

    田安任由田木拉着狂奔他明白再迟一步就只有死路一条。等到田荣一鼓作气拿下博阳并大军进城他只有步田都田市的下场。

    ……

    “驾——”

    田安骑在马上田木轮起剑身狠狠地抽了一下马背。这一刻田木眼底只有一往无前的坚决。

    他清楚一个人逃出去远比两个人容易。他必须要留在博阳为田安断后。

    ……

    “田木——”感受到胯下战马疾驰飞奔田安大惊之下连忙喊道。

    “王上快走——”

    ……

    十里之处。

    在博阳以东却是汶水在漫长岁月中灌溉而成的千亩良田极其的肥沃。只是如今已是秋收之后显得有些清冷。

    一眼望去两岸高大的柳木并排杳无人烟在一长行柳木的最中央有一座古朴雄峻的石亭在时隐时现。

    石亭下不远处是一个小小渡口此际一只小船横在当做码头的大石旁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焦急的乱转。

    就在这个时候惊慌失措的战马疾驰而来直入石亭之中。这便是田木的安排也是田安最后的生路。

    这个渡口叫做博水渡由于博阳地处平原之上道路四通八达。且汶水起于济北注入巨野泽水运并无大用。

    故而博水渡口虽在繁华的博阳却有些荒凉破败但这距离博阳城最近渡口。对于仓促逃离博阳的田安而言此乃绝佳之地。

    博水渡直入汶水南下不过数十里便是薛郡。只要进入薛郡田安也就不这样担忧了至少生命得到了保障。

    翻身下马入石亭田安急声道:“老伯赶紧开船——!”

    “王上快上船!”老亭长没有多礼跳上船划了起来。

    田安搭着老亭长的手跳上船来由于仓促奔逃。此刻的田安狼狈不堪浑身上下热气腾腾显然是湿透了。

    老亭长从怀中掏出一方粗布汗巾递过来:“王上擦擦汗。船上有一身庶民的衣服王上换上!”

    田安深深的看了一眼老亭长心头有一丝凝云他不知道是田木想的如此周全还是老亭长思谋。

    这一刻田安明显也顾不了那么多。三下五除二脱掉身上的常服随手扔进了浩荡汶水之中。

    然后在老亭长的指点下找到了穿上提前藏好的庶民服饰七手八脚的穿了起来。不消片刻田安便已穿戴好了。

    这是一种生平从未体验过的奇异感受这一刻田安就像是一个行走在大江南北的庶民。

    寒碜的粗布短衫将田安身上的贵族气质尽数隐藏。特别是由于身色狼狈长发散乱更像了一些。

    良久小船行至河中央。田安方才眺望着太阳照耀下的滔滔汶水道:“老伯此去需多久才能赶到薛郡?。”

    老亭长手中长篙一顿:“三个时辰天黑之前王上便可进入楚国境内。”

    “王上称呼老朽名字石正便可老伯之称愧不敢当!”

    田安大笑一阵:“老伯不必如此丢国辱军孤身一人田安还算什么王!”

    “田安不过一介在逃的落难客罢了若非老伯搭救也许明年今日就是田安的祭日!”

    对于老亭长田安却是发自肺腑的感激。因为他清楚今日的险境若是没有老亭长他只能走大道。

    然而田荣入王城不见自己必然会派遣铁骑追杀。田安有自知之明他可不认为自己的马术远超精锐铁骑。

    只要他走大道不出半个时辰就会被田荣的大军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