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花都之无敌鬼王 > 第343章 中奖电话,暹罗宗【第二更】

第343章 中奖电话,暹罗宗【第二更】

    一天课程很快就结束。

    让白小凤没想到的是陈灵儿居然一整天都没来学校。

    这可是稀奇事。

    不过想到昨天陈灵儿的态度他也没过问。

    本大爷也是有脾气的蛮不讲理的乱甩锅真当本大爷是四川耙耳朵么?

    最后一堂课结束。

    白小凤收拾好东西正要和马夏风往外走呢。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白小凤皱了皱眉下山后知道他电话号码的人并不多。

    想着他接通电话。

    “喂你是不是白小凤?恭喜你中奖了。”

    中奖?

    白小凤不屑地笑了笑娘希匹的欺负我山里来的没看过新闻呢?

    “中你七舅老爷!”

    白小凤直接挂断了电话。

    一旁的马夏风疑惑道:“师父接个电话你咋还问候别人亲戚了?”

    “中奖电话。”白小凤瘪了瘪嘴。

    马夏风登时反应过来:“我勒个去这年头骗子都骗到我师父这来了呢。”

    话音刚落白小凤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他一看无奈地说:“这骗子也真够敬业的又打来了。”

    马夏风咧嘴一笑接过了手机:“师父看我的。”

    说着马夏风就接通了电话还按下了免提键。

    “喂你怎么挂我电话啊?”电话里那个男人的声音有些愤怒。

    马夏风嗤笑了一声:“说吧我中啥奖了?是中了秦始皇陵还是中了万里长城?”

    “……”电话那头沉默下来。

    一旁的白小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马夏风这家伙够损的。

    张口就是秦始皇陵、万里长城估计是把对面的行骗套路给打乱了。

    顿了几秒钟电话那头果然响起男人的怒吼:“槽特娘的这年头第一次见到这么嚣张的人咧把老子的台词都给整乱套了。”

    “……”白小凤。

    “……”马夏风。

    好尴尬!

    真的好尴尬!

    紧跟着电话那头的男人怒吼道:“白小凤你确实中奖了你……”

    “中你姥姥个腿儿!信不信你家马爷把你们信号来源调出来把你们抓进局子里捡肥皂?”

    不等那边说完马夏风就直接破口大骂起来然后挂掉了电话。

    马夏风把手机递还给白小凤满脸不屑道:“切……师父这家伙要是敢再打电话来直接跟我说我教他做人真当滨海第一少只知道看讲座么?”

    白小凤一阵无语这年头有钱确实了不起啊。

    不过奇怪一个诈骗电话而已马夏风为啥要牵扯到教授讲座上去?

    ……

    另一边。

    滨海城郊的一处破旧旧楼里此时聚集着七个人。

    这些人年龄不一最大的估摸着有六七十岁的样子最小的也有二十多三十岁的样子。

    其中那个年龄最大的人穿着一身白色道袍白须白发头顶还立着一顶道冠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此时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三十岁大汉放下手机一脸愤怒地骂道:“妈的这家伙头要不要这么铁?”

    “夙超柔电话打得怎么样了?通知了姓白的了吗?”这时一直闭目打坐的老道睁开眼睛看向络腮胡大汉。

    大汉挠挠头一脸愤怒地说:“长老那小子够狠的啊我打过去说他中奖了他把我当骗子骂了我一顿就直接给挂了还说要是再打的话就调查我们的信号来源把我们送进局子里捡肥皂。”

    “……”老道身躯一震眼中精芒一闪猛地圆瞪起来。

    几乎同时其余五个人也纷纷看了过来一脸黑人问号???

    紧跟着老道咬牙道:“谁让你通知那家伙中奖了啊?”

    这叫夙超柔的大汉一脸无奈地说:“电视里反派就是这样的套路啊你看我打过去说他中奖了然后告诉他正事是不是很有落差感?从狂喜到绝望绝对能让他慌了手脚的。”

    说到这这大汉的神情越发的沮丧无奈地摊了摊手:“可谁知道这臭小子头这么铁张口就问我他是中了秦始皇陵还是万里长城把我的台词都给打乱了。”

    轰!

    话音刚落盘坐在地上的老道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罡风。

    刹那间一股恐怖的威压席卷在场的每个人让所有人感觉双肩上扛着大岳似的。

    所有人脸色一变心跳嘭嘭加速起来他们都知道长老是怒了!

    “混账东西!我暹罗宗什么时候成了反派了?”老道怒视着大汉咬牙骂道:“我们此行是来给孟岳报仇夺回重宝的姓白的杀我暹罗宗天才弟子抢我宗重宝他才是反派我们才是正派我们是在替天行道。”

    然而。

    这大汉一脸茫然地挠挠头:“不对啊长老我们报仇夺宝的话干嘛要绑里屋的那个小姑娘?咱们这么干怎么看都像是反派嘞。”

    说着他还指了指旧楼的另一个房间。

    老道身躯一震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贫道信了你的邪啊!

    其余的五人此时也是一脸愤怒地瞪着大汉纷纷嚷嚷了起来。

    “夙超柔你特么三观要不要这么正?”

    “混蛋啊!简直丢我们暹罗宗的脸啊我们是正派那小子才是反派。”

    “你这脑子当初是怎么进的咱暹罗宗啊?”

    ……

    听到同门的责怪大汉神情越发的幽怨了起来委屈地眼泪汪汪的。

    旋即他一跺脚狠狠地道:“你们再这样说人家生气了。”

    静。

    旧楼里戛然死静的落针可闻。

    所有人全都哆嗦了起来好恶心恶心的想吐啊!

    三十多岁的络腮胡大汉突然这么娇滴滴的真的好辣眼睛啊!

    要不是看在同门的份上这五个家伙甚至都想直接弄死这大汉了。

    正愤怒的要吐血的老道腾地一下站起来宛若择人而噬的凶兽一样狠狠地怒视着大汉:“要不是看在你天赋过人又是掌门亲传弟子的份上本座恨不得一掌毙了你个妖孽!”

    说着老道大手一挥:“把手机拿来贫道让你看看什么叫正道的说辞。”

    大汉委屈的眼泪汪汪的把手机递给了老道旋即幽怨的看向其余五个同门委屈巴巴的问:“真是我错了?”

    五个同门狠狠一点头然后同时转身不看大汉。

    没办法太辣眼睛了好想吐的。

    接过手机后老道直接拨通了白小凤的电话旋即他得意地看了一眼在场的几个后辈然后打开了免提键。

    其实他们昨晚就到了滨海只不过没有立刻出手先是对白小凤进行了一番调查。

    然后才决定用现在这法子来问白小凤索要重宝的。

    毕竟白小凤镇杀孟岳的场面实在太耸人听闻了大长老又是谨慎之人还没想过直接找白小凤火拼。

    很快电话接通。

    老道冷笑了一声正要说话呢。

    电话那头突然就骂了起来:“你个缺德屁股带冒烟的大保健被泰山压顶的货你家马爷给你脸了是不?菊花痒得很是不?想捡肥皂了是不?甘霖娘!”

    骂完后电话猛地挂断旧楼里回响着一阵盲音。

    空气仿佛突然安静了下来。

    老道脸色铁青不敢置信地看着回响着盲音的手机身体颤抖了起来。

    而其余五人也纷纷一脸惊愕显然没料到对面的人竟然这么横!

    下一秒。

    老道如同野兽一样扭头对着大汉怒吼道:“夙超柔你……”

    没等老道说完大汉狠狠地一跺脚委屈地喊道:“不是人家的锅了啦是他们头铁啦!”

    老道身躯一晃脸色一阵涨红强压下吐血的冲动。

    旋即他大手一挥:“给本座把那个姓陈的丫头带出来这电话让她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