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三国之王侯的荣耀 > 第114章 新家新地盘
    并州一共有太原、上党、西河、云中、定襄、雁门、朔方、五原、上郡等九郡,李轨这个并州牧所能控制的只有太原、上党两郡,其余地方仍然游离在外。

    太原郡初设于秦,下辖二十一个县,东汉后改辖十六个县,分别是晋阳、榆次、阳曲、狼孟、盂县、大陵、平陶、京陵、兹氏、界休、邬县、中都、祁县、阳邑、虑虒、于离。

    郡治与州治同城,都在晋阳。

    上党郡治所在长子县,下辖长子、泫氏、高都、阳阿、陭氏、潞县、壶关、屯留、谷远、铜鞮、襄垣、涅县、沾县等十三县。

    河内郡,领县十八个,分别是汲县、共县、林虑县、获嘉县、修武县、野王县、州县、怀县(郡治)、平皋县、河阳县、沁水县、轵县、山阳县、温县、朝歌县、武德县。

    短短一年时间李轨就占据了三郡五十二县,势力飙升之快连他自己也始料未及。

    更为难得的是李轨还由郡守做了州牧,虽然这个州牧来的名不正言不顺,还有很多人不服气,但有了就是有了,这跟没有是有本质区别的。

    袁绍连哄带骗弄了冀州牧干,从此草鸡变凤凰,成为河北一霸。

    由此可见这牧守的含金量还是很高的,李轨很珍惜眼下的一切。

    当即宣布将施政重心迁入太原郡,一方面太原是并州的首郡,他这个牧守理当在此办公,二来也是向各路群雄释放一个信号,我李某人野心不大,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大伙要争霸天下,请自便,没事别来打搅老子。

    还有一个不方便说出口的原因就是,李轨藉此避开河北之争。

    他现在实力还很弱,没资本跟那些大佬哄,安安静静的埋头发展实力才是正道。

    就在李轨谋夺太原郡的时候,河北的磐河之战已经结束。

    结果是两败俱伤,袁绍布置麴义狙杀公孙瓒的企图因为李轨的提醒而破产,但公孙瓒也没有占到好处,两千白马义从损失殆尽,实力大损。

    战后公孙瓒向北撤退,袁绍向南收缩兵力,两家大致以巨鹿、安平两郡为界,各据一方,谁也吞不掉谁,谁也不服谁。

    这场大战李轨虽然没有出一兵一卒,却让公孙瓒感恩戴德,若非李轨最后关头的提醒,公孙瓒一定会栽在麴义的手里,到时候不要说饮马黄河,争霸中原,只怕小命都没了。

    任你豪情万丈,小命没了,也是枉然。

    作为回报,公孙瓒第一个承认李轨并州牧的地位,遣使道贺。

    并把匡宁、郭毅的三千强弩军作为礼物送给了李轨——其实他也知道,李轨压根就没打算还,就算不送给李轨,他也讨不回去了,与其如此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大家都敞亮。

    李轨的使者旋即也到了公孙瓒的营中,表示支持公孙瓒做幽州牧。

    既然争夺冀州失利,公孙瓒也只好把重心转回幽州,在幽州多想想办法。刘虞是一定要搞掉的,幽州牧也是一定要弄到手的。李轨支不支持其实无关紧要,公开表示支持只是一种态度罢了。

    此时,袁绍忙着巩固在河北的半壁江山,也无暇北顾,其他诸侯八仙过海各展所能都在抢夺自己的地盘。

    李轨决定抓住这难得的战略机遇期,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地盘、

    首当其冲的是要拿下西河郡,西河郡在太原以西,领离石、中阳、平周、蔺县、圜阳、圜阴、平定、广衍、美稷九县,地理位置大概在今天的山西西部和陕西东部,境内的黄河,自北向南,河水滔滔,形势迅猛,是太原以西极重要的一道屏障。

    得西河郡,拥有了黄河天险,太原郡就是易守难攻的天下福地。

    西河郡太守张齐,自持兵多将广,并不买李轨的账,所以这仗是必须要打的。

    李轨以太史慈为前军主帅,赵云为右军主帅,管亥为左军主帅,自为中军主帅,令凌嵘断后,出兵两万进军西河郡。

    仗打的并不顺利,太原刚平,改编的几千并州军并不肯卖力,加之西河军骁勇善战,又占据地利优势,所以开始几仗李轨都吃了瘪。

    前军主将太史慈又中了埋伏,身中三箭,险些丧命。

    李轨于是大胆启用文丑,令其代替太史慈为前军主将。

    文丑急于建功,猛冲猛打,很快就陷入了张齐布下的圈套。但文丑战斗力爆棚,像一头蛮牛掉进了陷坑,奋力挣扎,根本就不服输。

    张齐想诛此蛮牛震慑敌胆,却发现根本无处下手。

    反而将自己陷了进来。

    这一耽搁,赵云就攻破了西河郡要塞西茨,直接威胁张齐的后路。

    张齐大惊,丢下文丑急忙回援。

    文丑从泥潭里挣扎了出来,又得到李轨的补充,转身朝张齐扑去。

    与赵云会师于城下,二将争功,各自猛攻猛打。张齐暗自叫苦,渐渐抵挡不住,无奈只得弃城向河西逃窜,却被预先埋伏在此的管亥拦腰截断,一通猛砍,张齐大败,狼狈乘小船渡河,船到河中央,风云突变,波涛汹涌,一个恶浪打过来,小船沉没,张齐葬身河底。

    张齐虽死,他的堂弟张坤却在河西站稳了脚跟,从此西河郡一分为二,黄河东岸各县被李轨控制,河西岸在张坤手里。

    李轨讨伐西河郡的目的是为了把黄河天险拿在手中,以拱卫太原腹地的安全,现在目的已经达到,所以并不急着抢夺河西地盘。

    西部防线稳固之后,他就把目光投向了下一个地方:

    雁门郡。

    雁门郡辖内的雁门关乃是太原北方的第一险关,此关掌控在别人手里,如同后院大门钥匙让人拿走了,李轨是寝食难安。

    这一次李轨没有亲征,他以赵云为主将、胡轸为副将,率一万两千人北伐。

    雁门郡太守迟浩没有主动跟李轨决战,而是据险而守,用了一个“拖”字诀。

    赵云也不急着攻打,并州北面几个郡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且驻守的边军战力十分凶悍,但这几个郡也有致命弱点,那就是财政经济不能自给,军需粮草,甚至官吏的俸禄都仰赖南方供给,在并州主要是太原郡。

    李轨也不担心他们会向外面伸手,离雁门郡最近的外州是幽州,刘虞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公孙瓒现在亟需得到李轨的支持实现梦想,都不会给雁门郡足够的支持,所以李轨只需坐等迟浩崩溃即可。

    赵云率领的这一万多人不是去打仗的,而是去驻防的,防备北面几个郡因财政破产而铤而走险南下武装讨饭。

    果然不出李轨所料,僵持了两个月后,弹尽粮绝的迟浩主动向李轨示好,表示愿意承认李轨并州牧的地位,并向李轨效忠。

    见雁门郡服软,其他几个边郡云中、定襄、朔方、五原、上郡也纷纷表示效忠李轨,承认他牧守的地位。

    李轨遣凌嵘、周兴代己巡视,安抚各郡。

    边郡之设本是为国立藩篱,边军常年驻守边地,是拱卫大汉的第一道防线,是真正的国防军。既然他们肯归顺,那就尊重他们的现有地位。

    除了雁门郡做了一些调整,其他几个郡仍然保留原班人马,李轨所能做的就是向各郡派遣监军,监督刑赏,争一个名分而已。

    州作为地方一级行政单位,附属机构众多,官僚机构庞大,而李轨眼下武将多谋士少,若将辽东谋士调来太原,辽东势必不保。

    辽东是他的发祥之地,根基深厚,感情很深,突然放弃实在有些舍不得。

    就在他左右为难之际,贾诩却带着他的家小到了太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