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强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清算
    听了阿四的这句话以后张念祖反而没那么紧张了。

    阿四说得严重,张念祖还以为雷婷婷出了危险,人要有了不好的预期结果并没有那么坏之后反倒会有赚了的感觉——不管因为什么,既然蚁族有招募雷婷婷的想法,至少她暂时是安全的。

    张念祖安慰阿四道:“这事儿不怪你,婷婷是为了救大家才这么做的。”他稳了稳心神,觉得现在去找雷婷婷还不是时机,于是问阿四,“你怎么来了?”

    阿四道:“小芹派了一个同事去找我,说什么让我去见三叔最后一面。”

    阿三道:“那你是不是被吓死了?”

    阿四想了想道:“那倒没有,因为我问过那个警察具体情况了,他说三叔没缺胳膊没少腿,头也没掉,我就知道你们八成不会死,倒是念祖哥让我忧心了半天。”

    张念祖道:“这么说你是从小芹他们那里过来的?”

    “是的。”阿四道,“虽然没见着你们,不过我看到彭队长了。”

    众人一起问:“他怎么样?”

    阿四道:“说是脱离危险了,麻醉劲儿还没过,中间睁了会眼睛,第一句话就是问抓住贾霸没有。”

    张念祖叹气道:“等他醒了以后恐怕是要失望了。”

    阿三道:“只要有命在,抓贾霸算什么大事?”他讷讷地补了一句,“就是千万要小心那个老变态的血,我这辈子再也不想体会那种感觉了。”

    张念祖道:“杜恒的血里到底有什么鬼只怕得等徐大夫做完手术问他了。”

    阿三道:“也不知道里边什么情况了?”

    这时张舒信和老吴夫妇又守在手术室门口,三个人来回交错地走来走去,张舒信虽然自己经历了生死,可这并不能让他看淡别人的生死,尤其里面躺的是两家人的希望。

    张念祖看着他们,忽然开始剧烈地思念雷婷婷,以她活泼调皮的性格这种时候一定会开个玩笑,甚至连会说什么张念祖都替她想好了——她一定会笑着说:

    “你看老张和老吴像不像两个老东家在等孙子出生?”

    手术室的门开了,徐赢东乍着双手走出来,径直走向张念祖。他带着口罩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张念祖道:“我尽力了。”

    张念祖一惊,徐赢东接着道:“所以手术很成功。”

    张念祖无语凝噎,他发现这位徐大夫不开玩笑的时候还挺酷的,一幽默起来简直又冷又丧,这可能和他搞的专业有关……

    徐赢东皮了一下之后冲张念祖摊了摊手道:“有些玩笑只敢跟你们开,因为你们心大。”

    张念祖咬牙道:“劝你下次不要了,我万一要是个暴脾气不等你说完后面的话就动手,你现在已经死了。”

    徐赢东恢复了一贯的漠然神情,冲身后的三个家长一指道:“手术结果你去告诉他们好了,该注意什么护士会转达的——”

    张念祖点点头,他看出徐赢东是真累了,医生这个职业,一天要面对一百个问题,三百句废话,一万句喋喋不休,日复一日下来,不崩溃的都是真爱。

    张念祖道:“我们也有些问题要问你。”

    徐赢东道:“我知道,去办公室等。”

    徐赢东走后,张念祖和护士一起向两个孩子的家长通报了好消息,手术确实非常顺利,骨髓移植最大的难点在于寻找配对的骨髓,一旦万事俱备,对徐赢东这种技术大拿来说可谓毫无难度。

    两个孩子还要留在监护室里观察,三个大人都情不自禁地抱在了一起。老吴偷看看向张念祖,神色复杂。移植了张晓亮的骨髓的副作用他是清楚的,那就是摆脱不了四十五岁的诅咒,不过他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目前豆豆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张念祖的心情更难以说清,他不但欠老吴一个说法,同样也欠张舒信的,从血统和种族的意义来说,他是张晓亮先天的监护人。

    ……

    徐赢东的办公室里,徐赢东已经换下了无菌服穿上了白大褂,这时是深夜,屋里只有他们四个,徐赢东进门后靠在墙上道:“你们有什么问题,问吧。”

    张念祖直奔主题道:“白天我们和人打了一架,要不是各种巧合,我们几乎打输了。”

    徐赢东道:“嗯,然后呢?”

    阿三瞪着眼睛道:“你就不奇怪什么人能把我们干躺下吗?本来我们稳赢的,有个叫杜恒的老家伙从自己身体抽出一管血给我们扎进去了,然后……”

    徐赢东道:“我知道。”

    李长贵诧异道:“你知道?”

    徐赢东道:“你们在手术室门口的话我都听见了。”大家这才想起他是强人族的斥候,有千里眼顺风耳的本事。

    张念祖无奈道:“你做手术的时候还有心思听别人聊天?”

    “怎么了?这也是为了配合治疗嘛,从闲聊中推断出一个家庭的经济条件、家长受教育程度、对病情是持消极还是积极态度,也好安调整术后康复的思路,有什么不对吗?”

    张念祖半天说不出话,最后放弃争辩道:“你是大夫你有理。”

    徐赢东道:“况且这个手术又没什么难度,我听你们说得勾人,就听了一会……”

    阿三道:“这才是主要原因吧?”

    张念祖道:“那我们就不重复了,来找你就是想请你帮我们分析分析这个杜恒的血有什么古怪?”

    阿三道:“说细点,就是为什么会让我和三叔又绵又疼,不行你一会帮我们抽个血查一查,不会是老变态真有艾滋病吧?”

    徐赢东道:“以你们身体的排斥能力,就算对方真有艾滋病,病毒在你们体内也存活不了。”

    李长贵道:“姓杜的血里的毒比艾滋病还厉害?这是什么道理?”

    “道理很简单。”徐赢东缓缓道,“因为杜恒是一个强人族的战士,他今年已经四十五岁整了。”

    张念祖等人一起迷茫地看着徐赢东。

    徐赢东道:“战士逃不脱四十五岁的诅咒,从科学意义来说我给不出解释,但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天意,战士之所以强大,主要是因为痛觉迟钝和再生能力卓绝,概括成一点,就是身体构造异于常人,到了四十五岁这年,这些特征都会突然消失,而且会对你这一辈子享受过的优待进行清算。”